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我的兄弟啊,你为何避而不见?  

2009-11-19 23:28:55|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兄弟啊,你为何避而不见?

插队这本经,永远也念不完!纷纷繁繁的往事,尽管发生在三,四十年前,常常会汹涌地向我袭来,让我躲不开,抹不去。记得工作后的二十年里,晚上经常做几乎同样的梦,梦里又回到了山寨,痛苦挣扎,反反复复在希望-绝望-希望-绝望的魔圈里碰撞,直至头破血流,最后是可怕的麻木。待到醒来,一身冷汗,方才明白,庆幸原来只是一梦。有一段时间,常常梦到我的一个兄弟,曾经共患难的插队兄弟,至今我们已有32年未见了。

40年前,他和我从同一个中学毕业,但他是初中,我是高中,然后一同来到贵州插队。我们落户在同一个寨子,但分属两个生产队。因为靠得近,走动得勤,关系相当密切。他小名叫“叮当”,瘦瘦的个子,明显营养不良,苍白的脸上有一双忧郁的大眼睛,只是在开玩笑时才会放出光彩,瘦弱的手常常神经质地轻轻抽动。他两耳有些招风,活像动画片里的小铃当,“叮当”的小名由此而来。他说话有一点口吃,越是着急就越说不出话来,直憋得面红耳赤。那时大家年轻气盛,最好争论,有他在,就要逗他。结果把他急得不行,脸通红,额上青筋暴起,大眼睛阵阵上翻,露出眼白来,这时大家才罢了。尽管如此,大家都是好朋友,并不真的闹别扭。

叮当的队里一共5个知青,3男2女。两个男的先上调了,一个去了水城电厂,一个到083系统(当时的保密单位,规模很大)。后来,两个女知青也离开了,一个去了工商银行,另一个到中学当了老师。这样,他就是孤零零的光杆司令了。这样的日子,可以想象,的确是令人苦闷之极。他之所以成为“死蟹一只”,原因和我一样,家庭出生不好,是个“狗崽子”,“黑七类”。我们自然就要“同病相怜”,经常来往了。

记得大概是下乡后第六年的一个星期天早上,像往常一样,我和一个同学兴冲冲地跑到他的住处,想约他一起去“赶场”(就是赶集)。不料他大门紧闭,喊了半天,又敲了很久,始终不见动静。我们心中不禁着急,眯着眼使劲往门缝里一瞧,怪事!他就睡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啊呀,不好啦!是不是“革命到底”啦?想到这儿,管不了什么了,我一脚蹬去,门“砰”的一声大开(知青宿舍的东西都是这样,既不中看,更不中用)。冲进去到了床边,只见他眼白翻了上去,还在呼呼大睡。我们使劲叫他,推他,摇他,他依然毫无反应。怎么办?我和同去的同学马上找到生产队的民兵队长,立马找来了人,弄来门板,几个人抬上他就往公社卫生院跑。幸亏我们寨子离开卫生院不远,步行半个小时就到。老乡们力气大,跑得快,不久就到了镇上,快要到达卫生院时,他忽然醒来,睁开双眼,想要坐起来,我们慌忙停下,免得他摔下来。他揉揉眼睛,看看我们,开口问道:“你们干什么呀?”于是大家七嘴八舌忙着告诉他事情的经过,谁知他听了后根本不相信,说:“骗人!开玩笑也不是这样开法的。”他立刻站立起来,来回走了几步,说:“瞧!我不是好好的吗?”可是大家不由分说,拉他到了卫生院,请医生仔细给他检查一番。结果呢?咳,一切正常!医生连一片药也没开,就打发我们走人。

他这一闹,让大家议论纷纷。我们认定他是得了一种什么怪病,有人说是“昏睡病”,据说在非洲有一种苍蝇,叮了人就会得病,发作起来要睡上很久,叫不醒的。可问题是我们这里并不是非洲啊,所以值得怀疑。老乡们的想法则完全不同,他们坚信是鬼附体,必须找来巫师念经驱鬼才行。结果队长真的叫来了民兵队长的老妈(她曾经是有名的巫婆),给叮当服务了一回,相当隆重,又非常保密(文革时期,这样的迷信被曝光,后果难以想象哦!),贫下中农真是十分关心知青的,这就是证明!可是不幸的是,这个优待完全无效。一周之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可医生还是坚称叮当的身体一切正常,显然,那是胡说。但是,接下来倒是平平安安过了一阵,我们开始松了一口气,真心希望医生的判断完全正确。

可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当这个毛病再次发作几次后,大家担心起来:要是没人来唤醒他,他会不会永远“睡下去”呢?谁敢保证不出意外呢?于是,只有一个办法:回上海治疗。

他回到上海,不久就申请“病退”,将户口迁回上海。我们为他感到宽慰,总算可以回家了,尽管是以这样的方式。然后,我和他一个在贵州,一个在上海,便慢慢地失去了联系。

等到96年,我离开上海27年后,终于打回老家来,到一所中学当了教师。我开始寻找曾经共患难的战友,我找到了许多同学,但是叮当却一直没有找到,他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我到了他以前的住址,但那儿已经面目全非;我找到了他曾经工作过的单位,但发现单位已经撤销,无法联系。不久前,通过曲折的关系,我好不容易弄到了他的电话号码,激动万分,马上打过去,却是忙音。连续几天不断打,终于,有一次晚上11点,我打通了他的电话。可是他说他很忙,不能见我,在我一再坚持下,他答应过一阵会联系我。然而,他没有再联系,我打过去,一直没人接。有人告诉我,叮当是一个人生活,没有结婚,不知道有没有工作,他从不和任何人来往。

叮当,我的好兄弟,你还好吗?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见面,让我看到你那瘦瘦的个子,苍白的脸庞,忧郁的大眼睛,握住你那神经质的手,听你憋了半天说出让我等了32年的话来,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