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插队趣事 衣 食 住  

2008-01-10 07:45:32|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食,住,――插队纪实

在贵州插队,说起穿着,颇为奇特。过年不久,早春二月,还是天寒地冻,就得下地干活,下的还是水田,冰水刺骨。上身冬装,裹上破面袄,腰上束以草绳一根,勉强可以抵挡严寒。下身却是夏装,单裤一条,否则裤腿卷不上来,拖在泥水里更是麻烦。白天一天站在冰水中,脚冻得刹白,胫骨冻得铁紫铁紫的,很快失去了知觉。可也奇了,到晚上洗脚后上床睡觉时,脚却变得滚烫滚烫的,常常得伸出被窝去,想必是物极必反吧。

遇下雨出工,常备的是斗笠和“龟壳”。贵州的斗笠出了名的精细,将竹子劈成绣花针般粗细的簚,最灵巧的姑娘天天熬到深夜,一周也只能编两顶。宽宽的沿,尖尖的顶,有帽圈,戴在头上,四面透风,四季皆宜,男女老幼通用,据说还出口到国外呢。“龟壳”是我们戏称的一种雨具。下田干活打伞不现实,雨衣既买不起,也不方便,唯“龟壳”最佳.它象一块大饼,扣在背上,中心稍鼓出,下侧微微外翘,以利排水,以棕绳固定,稳稳当当,因其形似龟壳,故戏称之。它由两层竹子编成,中间铺上棕丝和粽叶,故雨水不能透入,经济实用,实乃一大发明也。戴上斗笠,背上“龟壳”下田干活,既淋不到雨,又可随心所欲地工作,真是太方便了。

另一大发明也毫不逊色,那就是“草鞋”。此“草”鞋并非草编成,而是用汽车的废轮胎切割而成,鞋带则由车内胎剪成。此“草”鞋实用无比,晴雨皆可,四季通行。一双鞋至少可穿十年,经济耐用。更妙的是上山下地,为双脚提供了最优的保护,就是到竹林里去,踩到尖竹桩也无碍,解放鞋则一扎就通,一穿就臭,还易生脚气,不如此“草鞋”远矣。

 

食在贵州,一般以为是一个字――辣。可对我们知青来说,最难忘的是一日二餐而不是三餐。天蒙蒙亮,就起床,拿起镰刀挑起草筐,疾步上山割草去了。一路上山一路歌,登上524级石阶,再翻一,二个山头,早上八点多就割满了两筐草,一百多斤,健步如飞挑回来,记上三分工分,再回家烧第一顿饭。一般上午十点多才吃得上,十一点钟就出工了。下午两点多工间小休息,富裕一点的农户有点冷饭吃,就着辣糟,盐酸菜,香喷喷地吃上一碗。但绝大部分人,包括我们知青,没什么吃的,躺下歇一歇就罢了。三点再出工,一直干到六点,农忙时七点才收工,回到家都累坏了,晚饭一般到八点才吃得上,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可晚饭到早饭要隔将近十四个小时,不知当年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有一段时间到老乡家搭伙,他们烧饭先把米放在水里煮,待到米粒稍稍涨开,就把米汤滤出,拿来喂猪。造孽呀,把最富于营养的给猪吃,人吃的是米渣,实在可惜!米渣放入蒸桶里蒸熟,特别松,好吃,但不易吃饱,还容易饿。有一段时间没别的蔬菜,只有牛皮菜,最难吃,放水煮烂后,蘸辣椒水吃,勉强下饭。贵州的辣椒细长个,红得可爱,不像广西的朝天椒般辣翻天,而且特别香,所以广西人最喜贵州的辣椒。我们中许多人也爱上了辣味,甚至到了顿顿不离的地步。不管是辣糟,油辣子,还是烧辣椒,都是我们的最爱。但也有一小撮死硬派,坚决不碰辣椒,我想,他们的日子就更难熬了。

贵州人爱吃酸,他们有一句俗话“三天不吃酸,走路打老川。(就是走路走不稳)”,由此可见他们爱酸的程度。贵州的酸与众不同,不是醋,而是用新鲜的毛辣果(即西红柿)腌制而成。炎夏时用来煮酸汤,放入各种蔬菜,纯素无油,鲜美可口,特别开胃。冬天的火锅得放入一小碗干辣椒面,通红通红的,香味扑鼻。喝了酒,吃着火锅,人简直要燃烧起来,那才叫过瘾。承蒙政府关照,我们每人每月可买半斤肉,但除去骨头和皮(常觉得出奇的多),再用肥肉炼一点油好以后用,剩下的勉强可以杀杀馋,然后往往是一月不知肉味,叫人馋得要命。田间干活聊得最多的是吃,只是过过干瘾罢了。若是买上一块烟熏豆腐,也算是打了牙祭。家里带来或寄来的一点美味,因为没有计划,又实在忍不住,没几天就全下了肚,心里想,就算接下来只能过苦日子,至少也可有深刻一点的美好回忆吧。

过年却不同,印象最深的是打粑粑,做米花,和享用第一美味――烟熏肉。年前,家家都要蒸大量的糯米,将蒸好的糯米倒入石槽,两个壮小伙光着膀子,一边一个,抡起粗木棒,你来我彺地打起来,口中吼着,场面火爆,不一会儿两人的光膀子上冒出热气来。不是特别棒的小伙子打几下就累趴下了。我们也曾跃跃欲试,可惜虽有蛮力,却没有技巧,往往败下阵来。贵州的米花带回上海送人,没人不喜欢的。先将糯米蒸熟,放凉,拌入糖水,放进小竹圈的模型中,做成圆圆的薄饼,晾干后可长期贮藏。要吃时放在油里一炸,立刻膨胀开来,松脆香甜,人人喜欢。可是最让人忘不了的是烟熏肉。将猪肉腌制后,用铁钩吊在灶门口上方,任由烟火熏烤,天长日久,上面糊了一层厚厚的黑灰。可别看它脏,切下一小块,洗净黑灰,蒸后切片,鲜亮深红的瘦肉,透明的肥肉,透出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奇香,称之第一美味,当之无愧也。

贵州的花江狗肉,现在已经全国闻名。老乡们杀狗,极为巧妙。当谈好价钱后,主人双手抓起狗耳,买家从身后抽出小棍,轻击狗鼻,狗即昏倒,随即操刀放血,用稻草烧去狗毛后,将皮刮净,再行切割。我曾将此事告诉一个美国人,他恐怖地瞪大眼睛,看了我半天,最后说:“请别告诉我儿子。”事后回想起来,我此举实在冒失,他一定尽了最大努力不把我看成一个野蛮人,大大的有损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可至今我仍如郑板桥,最喜狗肉,而且吃狗肉,必喝酒。

说起酒,贵州是酒乡,茅台享誉世界。可当年我们太穷,尽管茅台仅5元一瓶,还是喝不起。辛苦的劳作,苦闷的心情,酒又是少不了的。最常喝的是土酒,农民自制,一般淡而苦,微微有些烟味,不易醉,而醉则难醒。最好的是7角一斤的苞谷酒,45度,可很难买到。再就是红薯酒了,最差,吃了头痛,估计甲醇含量太高。在小镇街上,有一个小店,黑糊糊的柜台上摆着一个土碗,一个酒坛,花上2毛钱,打上一碗,一仰脖一口下肚,用手把嘴一抹,歪歪斜斜,云里雾里返回寨子,何等逍遥!半夜醒来,胸中如火烧,嗓子要冒烟,跳下床来,操起水瓢,灌下凉水二瓢,才心满意足倒头睡去,第二天又生龙活虎一般。当年啊,一言难尽!

 

记得到生产队的当夜,队长安排我们住在仓库里。一眼望去,心中疑惑,房子歪了足有十几度,侧面用木柱撑着,会不会半夜里倒下来呢?女生理应照顾住楼上,男生住楼下。待一切安顿好,劳累了一天,正要上床,突然之间,刮起狂风,暴雨骤降。忽闻女生尖叫着冲下楼来,躲进我们的房间。原来楼上不仅可听见房子不堪重负发出的可怕的嘎嘎声,还可觉察到楼板的微微摇动,而且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所以吓得几位花容失色,居然闯入男生宿舍。这样一来,睡觉是不可能了,大家干脆坐在床上等天亮吧。

第二天,经我们强烈要求,总算搬出了仓库。男生住到妇女队长家,女生被接到一位寡妇家去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不久,村里发生火灾,寡妇家被烧了个一干二净,幸亏男知青抢救及时,女同胞没受什么损失,仅丢了一,二双破鞋,可后来上级补助她们每人几十元,倒发了点小财,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让我们男生忿忿不平。后来听说国家拨款为我们盖新房,可一打听,款还未到,耐心等吧,这一等就是两年。

这一天终于到了,我们终于要有自己的新房了,大家自是欢天喜地。我是唯一参与建造新房全程的知青,全面领教了他们建房的独特工艺。先是浅浅的刨开地面,砌下一溜石块,算是地基,难怪后来因沉降不均而导致房子倾斜。从山上伐下树来,做成架子,因木头未干透,接头处易松动。上梁是大事,要披红放鞭炮,还要招待大家吃喝一顿,这一切全由上级负担,于是大家正好有个理由杀猪解解馋。吃喝完了,架子立起来了,接下来是砌墙。可墙不用砖砌,以黄泥,稻草加石灰拌好,下得几块门板,架起来做成模板,将拌好的泥倒入其中,用粗木棍使劲冲实,于是咚咚之声不绝于耳,因为是自己的房子,所以干得格外卖力。一圈冲成后,将模板上升,方法与如今的水泥模板无异。待泥墙升到平胸即成,以上部分不再用泥。取而代之,以编好的竹排,一块一块装好。我大为不满,如此透风,夏天犹可,冬天岂不把人冻死?老乡们笑而不答,却到牛棚里弄来一筐筐牛粪,将此物糊在竹排上!我的愤怒如火山爆发,谁能住在这种臭气熏天的屋子里?但强烈抗议得到的却是一片哄笑。几天过去,说也怪,牛粪干了,闻不到什么味了。虽如此,心里毕竟恶心。待刷上一层石灰,再糊上一层报纸,才算放了心。房子内部间隔也都如此,竹排装到一人多高便罢。屋瓦是烧得半青半红的次品瓦,只求不要铺得过稀而档不了雨。地是泥地,刨松了撒点石灰再冲实就成。五间的架子,只装了两间,因为女生死也不愿搬来住,如此通透,难怪她们害怕。后来证明,她们的害怕是有道理的。那年冬天,我想省下回家的费用,独自享用这五间房。结果一天晚上回家,发现大门洞开,我的一家一当不翼而飞,皮箱里有我的路费和宝贝收音机。半年后破了案,那个贼告诉我说,他可怜我,所以没抱走我的被子,至于皮箱,放在灶里烧了,我想他说的是实话,就放他一马。队里想替我讨回公道,去他家一看,也许抓他的猪来抵也成。可没料到,他比抗战时抵抗鬼子用的坚壁清野还彻底,早就转移了,于是不了了之。可我却有了心理障碍,只好搬出我辛辛苦苦亲手造的房子,自此再也没回去。

2001年,即离开生产队26年后,心血来潮,故地重游。乡亲们告诉我,那五间房早就拆了。原想去拍一张照片留念,是办不到了。于是就去妇女队长家,拍下了当年的栖身之处。也算了了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