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第一次返乡续二  

2008-05-06 22:39:02|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返乡续二

游罢人间天堂荔波后,十分感叹,一方面觉得贵州真是一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称之为“公园之省”可说是名至实归;另一方面又让我难以想象,当年我在贵州生活了将近十二年,却从未意识到这一点,真可谓“身在美中不知美”也!仔细想来,原因无非是心态不同罢了。困苦绝望的心态下看再美的景色也没有感觉,看了但没看见,看见了但不愿欣赏,等于白看。记得我上了州立师范,虽说也是百般无奈,一个上海高中毕业生再上中师让人不是滋味,加之不久,高考竟然恢复,我因是在读生,失去了报名的资格,心中大有熬不过黎明前的黑暗的悔恨,但奇怪的是我并不觉得特别难过,反而因在八年插队之后终于有望端上饭碗,从而自食其力而感到轻松和愉悦。在师范的生活虽苦,然而精神上竟是相当快乐。这快乐还来自于我终于发现我是一个有用的人。在农村时,凡是招工,上大学或者是任何好事,我都沾不上边,因为我父亲被诬蔑为国民党的特务,黑五类里最黑的,永无出头之日,久而久之,终于彻底灰心失望了。可是一到师范,我觉得我立刻成了同学们钦佩的目标,学习上绝对无人能比,我的作业就是老师批改时的标准答案。我还在学校乐队演奏板胡和二胡,甚至还当了乐队的指挥,排练上演了“红梅赞”等节目,因此我在师范是人人皆知的名人。等到毕业,我是唯一一个留校当教师的,并且还去外面兼课,甚至被请到部队医院给军医们上医用英语,有专车接送。直到这时,才开始有了一点游兴,我妻子来探亲,我们第一次去了黄果树大瀑布。那是1979年,差不多三十年前了,当时黄果树根本还没有开发。我们从贵阳搭去安顺的长途车,中途下车,那儿很荒凉,看不到什么游人,没有商店,没有饭店旅馆,更不用买门票,只有震撼人心的美景让人看不够。幸亏我妻子有先见之明,买了一网兜桃子,否则我们只好饿肚子了,那桃子的美味令我至今难忘。

到贵州当然不只是游玩,最渴望做的一件事就是回生产队看望我的老乡们。从荔波返回都匀恰好可以经过我曾经插队八年的生产队,于是我决定独自一人前往。不带女儿去是因为我深深明白他们这一代年轻人到了这样一个环境会很不适应,没有心理准备他们会受不了,不如以后再说。

这么多年过去,去生产队的路还是记得清清楚楚,但不知变了没有。长途车到独山基长镇粮站我跳下车,粮站依然老样子,门口冷冷清清的,还不到交公粮的时间就是那样。正对着粮站有一条大道,直通山坡脚下的塘鸭寨,路还是土路,当年走这条道“赶场”,交公粮,到镇上看露天电影,去公社办事开会,到区里见上海来的慰问团,或是因心里闷得慌,到镇上闲逛,喝上一碗土酒,晕晕乎乎腾云驾雾回寨子睡大觉,这条道我走了无数遍,却从未仔细看过周围的景色。放眼望去,远处群山青翠,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壮观。山脚下的寨子有林木遮挡,还看不真切,可是记得寨子正中有一棵要四个人才能合抱的巨大的枫香树,应有几十米高,上面有数不清的白鹤歇息,最为醒目,然而却不见了,几百年才能长成的大树怎么会忽然死了呢?从粮站到寨子不过半小时的路程,不久我就来到了寨门口的小河边,见好几个老乡正将一筐一筐的“毛才”(当地的土话,即西红柿)搬过小桥,估计是有人大批收购,一打听,果然,收购价才三毛一斤,农民真是辛苦,可大钱还是给别人赚去了。正感叹间,忽见桥边坐着一个熟人,志超,他是我当年的好朋友,又和我同年。我立刻走过去,到他边上停下来,微笑着打量他,只见他已满头白发,疲惫地坐着休息,他慢慢地抬起头来,我叫着他的名字,可他竟一脸茫然,直到我报出:“我是老黄!上海知青老黄!”他才似从梦中惊醒,眼中放出光彩,立刻站起来,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再也想不到你会来,太好了,太好了!”他忙不迭地说,拉着我的手,就往寨子里走。

寨子里的小路是青石铺成,似乎比以前更烂了,到处是牛粪,我的宝贝女儿要是来了,非马上逃走不可。以前牛粪有人捡,大概现在用上了化肥没人看得上了。原来寨子里最多的是李子树和柚子树,李子因结得太多而压断树枝是常有的事,老乡们挑着满满一担担的黄腊李,牛心李,鸡血李到镇上卖,镇上卖李子的塘鸭寨来的占了一大半。寨子里的小娃儿最开心,甜美的李子一天吃到晚,嘴巴里塞满,口袋里装满,小肚子鼓得圆圆的,简直是当饭吃,也没见那个吃坏了肚子。到了秋冬时分,黄澄澄的柚子挂满了枝头,让人直流口水。可是我发现竟然看不到这些树了,一问之下才明白,原来老乡们都用上了煤,方便是方便了,可煤烟把果树都熏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志超告诉我,在我们离开后不久的一个夜里,闪电把大树劈死了,树上的鸟四散逃命,白鹤就此消失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