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灵异真的存在吗续一  

2008-04-16 16:15:37|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异真的存在吗?续一

以上的经历权当笑话一个,但三十多年过去,至今仍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一般,充分说明此事给我的印象之深刻。可是也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那么容易解释的。

一天后半夜,约三四点钟光景,生产队的有线广播突然响起,朦胧之间,听不真切,大概是叫大家别到大井里去打水。广播反反复复播了好几遍,然后看到窗外有手电光,还有人走动,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前一天实在太累了,就不管它,自顾又沉沉睡去。待到天亮起身,依照往常习惯,到厨房打水洗脸,发现水缸水不多了,就挑起水桶,刚到门口,遇到房东,谁知她立刻拦住了我说:“出大事了!你不知道?”我这才反应过来,对呀,半夜广播里是叫大家不要去大井里打水,却不知为何。看着我惊讶困惑的表情,她忙解释说:“阳甲他妈跳井了!”“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不由得叫起来。

原来,前一天晚上,我就在阳甲家。他妈已病入膏肓很久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足足十几天了,大家估计也就是这几天便要办丧事。寨子里几个老人连续几天守夜,就等着这一刻。于是炒了许多葵花子,熬上一大壶浓茶,众人围着火塘,摆着龙门阵,磕着葵花子,喝着茶,热闹得很。我也去凑凑热闹,和老乡们聊天最有趣,可以了解到我根本想象不到的东西,何况还有瓜子解馋。有人说起了“粮食关”,这是老乡们对“自然灾害”时期的称呼。说那时山上豺狼最多,拖着长长的尾巴,成群结队。山坡下都是乱葬岗子,死去的人用席子胡乱一卷,在那儿刨一个浅浅的坑,大家都没有力气,挖不动,盖上一点带刺的植物,再堆上土就算完事。结果第二天就发现,豺狼得了实惠,尸体早成了它们的美餐。豺狼不怕刺,而且头硬似铁,据老乡们说,即使有棺材,豺也有办法。它们共同合作,先刨土,露出棺材后,它们排成队,一个接一个冲过去,以头撞盖子,发出响亮的“咚,咚”声,事成之后,大家共享劳动成果。的确,我们上山时见过坡脚下有掏空的坑,和弃之一旁的刺,至于空棺材却是没看见。大概是等到我们下乡时,豺狼已基本上销声匿迹了,令老乡们不解的是并没见豺狼被打死,它们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现在想起来,一定是豺狼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变化,从而导致它们的灭亡。和老乡们摆到深夜,实在熬不住了,便回去睡觉,当时阳甲也去睡了,他是个孝顺儿子,和他妈睡一个床,他睡在外,老娘睡在里,这样好随时发现情况。

可就是当晚,便出了这等怪事。后来据老乡们说,有人半夜从外面回来,路过大井,(大井的确很大,直径有五米左右,有台阶可以走下去,出水量很大,用二十马力的机器抽水也抽不干,天再旱也有水),瞥见井坎边有微弱的光,好奇之下跑去察看,原来是个手电。谁会半夜把手电丢在这儿呢?他拿起手电一照,惊得差点昏过去:井里有个人,脸朝下扑着!于是便有了半夜广播的事。人早已捞了上来,放在门板上,抬了回来,就在他家屋外(横死的人不能进家)。我忙跑去一看,正碰上他们做好了一个架子,要将死人转移到架子上去,我也去搭把手,抬一只脚,我倒是一点也不害怕,只是觉得她身上没有一点肉,皮包骨而已,不禁疑惑: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走两百米,又是在深夜,去投井呢?她又为什么选择做这样一件缺德的事?人人皆知全寨子的人都在这个井里取水,这样一来,谁还会去打水呢?

这时,生产队长带着一大帮人忙开了。农机员发动了柴油机,带动水泵抽水,又借来几部汽油机一起抽水;在井里洒上石灰,用竹扫把使劲清扫;还杀了两只公鸡,将鸡血淋在井坎边上,这样驱邪还不够,不知从何处弄来一只黑狗,也杀了,也将狗血绕井淋了一遍。抽水机工作了整整一天,方才宣布井水可以使用,大家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在此期间,我了解到更多的情况。据说当晚后半夜,阳甲劳累一天,早已睡得大炮恐怕都轰不醒,他妈竟然在卧床十几天不吃不喝后爬了起来,从阳甲身上翻过去,下了床,从抽屉里拿出手电,又到橱里翻出最喜欢的绣花鞋穿上。这一切可以理解,可接下去事真是奇了:卧室外就是堂屋,十来个人就在里面围着火塘坐着,他妈竟然就走出去了,没有一个人看见。而且他家的大门很沉,推动时会发出很大的声响,听不见除非是聋子,可就是没人听见。再者,出门后路不好走,到井边有足足二百米,她怎么走得了?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阳甲他妈平时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从不见她和谁有过争执,选择和全寨子人作对的死法也是一个谜。老乡们自有他们认为最合理的解释:一定是鬼附身,鬼引了她去,大家自然看不见,听不见,何况以前井里就死过人,一定是那个亡灵把她带去好当替死鬼。这样的解释服服帖帖,人人都点头称是,可我还是想不通。

第二天下午,没有吹吹打打,没有鞭炮连天,无声无息,一行人抬起架子,往山坡脚下去了。既然鬼附身,只有一个办法解决:火化。鬼应该是怕火的,这是人人皆知的事。老远望去,山坡边已架起高高的柴堆,待到后,将架子放到柴堆上,上面再压上一些木柴,好像怕死人会爬起来似的。然后浇上柴油点火,在呼呼作响的火中,似乎有动静,老乡们说鬼已经走了,大家可以安心了。可我心里想的是,我曾经把烧死人的柴挑回来,烧了一个月的饭菜呢,那时我真傻,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