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贵州之行-“慢”的魅力  

2008-07-30 21:21:34|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慢”的魅力

今年又去了贵州,不是为了玩,因为我已经玩了大半个贵州了,有些地方还去了多次,此行的目的是去见一见已有31年未见的老朋友。当年我在贵州插队,上海慰问团看到我们几个“老大难”(就是任何单位都不要,蹲在乡下“死蟹一只”的知青),心中不忍,想方设法安排我们去了下司农场(是劳改单位),不是去劳改,是去当代课教师,教管教干部和留场人员的子女。我们先后有六位知青在那儿代课,三男,三女,这次和我同行的有当年一起代课的小张,现在应该是老张了,她已经退休。其他几位不是忙工作,就是忙生意,总之脱不开身。不久前我们和当年贵州下司的同事向老师和燕老师终于联系上了,他们特别高兴,一定要我们去见见面,结果,我们不仅见了面,住了一个星期,还碰巧遇到了刚从深圳回来的陈老师(她也是我们在下司的同事)。他们当年对我们的关心,照顾很多,我们非常感激,这一次又特别热情的招待,临行还送了礼物,真叫我们不好意思,只希望他们将来到上海时,我们再好好款待他们了。

记得当年一到下司,我们可高兴了,一是有了工资:30元每月;二是劳改农场生活好,每周可以买到肉,食堂里经常可以吃到肉,农场的水果多,有苹果,梨,还有西红柿等各种蔬菜,非常便宜。和在生产队的生活相比,简直像是进了天堂,弄得我们周围的知青十分羡慕,纷纷跑来共享,我们还将肉和水果送给他们杀杀馋。要知道那时候这些东西简直太宝贵了,今天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而且,学校的陈老师,向老师,燕老师和场部领导对我们都非常好,我们也努力工作,应该说教学是很有成绩的。可惜80年,上级决定撤销下司农场,将土地归还地方政府,他们几位老师都调去了都匀――黔南州的首府。我77年离开下司(工作了一年半之后),到今年2008年已有整整31年没见面了。我和老张在去荔波小七孔的中途经过当年的下司农场,看到的情景令人伤心,那儿已破败不堪,失去了那时的风采,太可惜了。

老师已成了十足的富婆,儿子在北京大学当老师,女儿在广州做生意,先生爱上钓鱼,专门买了20几万的本田越野车,还配备了摩托艇,可称得上是“贵族化”钓鱼一族。她潇潇遥遥打打麻将,享受生活,好不快乐!家里是四室两厅的房子,装饰得富丽堂皇,我和她比就差远了。

不过,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向老师的家。她先生是包师傅,原先在下司农场开嘎斯车。那时司机是很吃香,很有办法的人,他为人特别豪爽,肯帮助人,我们外出总是搭他的车。但说实话,我们又有一点怕他,恐怕也是当时我们比较自卑所致。除小张去他家吃过饭之外,我们其他人和他交往不多。可是这一次我却和他成了好朋友,还从他那儿学到了享受人生的诀窍――“慢慢来”。

包师傅的房子是自己盖的,有三层,楼下是三大室一大厅,还有大厨房,外面是足有80平米的水泥天井,夏天就住楼下,其它房间闲置不用。虽说家里只有向老师,包师傅两个人,但几乎天天他们家热闹非凡,打麻将的三,四桌,吃起饭来也是三,四桌,除了亲戚之外,有麻友,朋友,朋友的朋友,反正是来就打,来就吃,照包师傅的话就是“我们家是自由市场,谁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他家进门后有一大间房子堆煤,放了好几吨。难怪去年冬天雪凝灾害时,他们家居然天天有四十多人吃饭,打麻将,绝对难以想象!天冷有火烤,停水有人挑,停电有油灯,粮食,肉,鸡,蔬菜堆了半屋子,每顿要开四,五桌饭。当时许多人受苦,可他们家的年过得有滋有味的,更热闹了,真令人称奇!他们不是百万富翁,但他们的豪爽,慷慨,好客,使得他们有了越来越多的好朋友,他们的生活快乐,充实。

包师傅有两大乐事:其一是顿顿必吃的“标菜”,这是他十分自豪的发明专利,此菜用牛腱肉,麻尾辣椒,云南花椒,花生,还有十几味香料特制而成,秘不示人,吃起来极香。他要求我要慢慢嚼,慢慢品,方能体会真正的滋味,如此品尝果然让人回味无穷。其实上海人吃什么都很快,就算是“人参果”也是像猪八戒一般一口吞下,根本不去品什么滋味,浪费了多少美食。而且这样做对于胃也是极为不利,加重了胃的负担。包师傅告诉我他的胃很健康,从不闹病,这全是得益于“慢慢来”的吃法。看来我以后要学学他,慢慢品,善待我的口;慢慢吃,善待我的胃。他的另一乐事是喝酒。贵州人特别爱喝酒,特别能喝酒,不喝到东倒西歪,昏天黑地不算完,所以我到贵州常常不敢端酒杯,因为一端杯子就坏事,非喝醉不可。可是包师傅不同,他一不压酒,客人随意,想喝多少喝多少。二是他最爱低度的土酒,他说高度酒伤人,我也是最喜欢土制的米酒,喝一点养身无害。喝酒是为了开心,喝坏了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家人,这种事决不能做。三是他主张慢慢喝。贵州人一般是喝高度白酒,又喜欢快喝,一杯一口,几轮下来就倒。和包师傅喝酒,喝上几个小时,慢慢摆龙门阵,坐在凉爽的天井里,真是快乐似神仙。老年人喝酒就应该这样喝,其实年轻人又何尝不该如此呢?

关于“慢”的魅力,“慢”的艺术,在当今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已经被遗忘。其实有很多事,完全可以,而且应该慢慢做,慢慢享受做的过程,品出真正的滋味,一种从未体会到的滋味,这是人生的一大乐事,不能轻易错过。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