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遭遇车祸  

2008-08-01 20:12:5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了暑假,是出游的时节。回想起2008年去贵州遭遇的一场车祸,仍心有余悸。所幸人都安全,车辆也仅仅有轻微的损坏,但印象极为深刻,恐怖的一幕似乎就在面前。希望各位出游,务必将安全放在第一的位置,平安比什么都要紧!

 

遭遇车祸

 

凡到过贵州旅行的人都知道,被称之为“公园之省”的贵州,风景如画,可谓名副其实。但贵州的交通的确难以让人恭维,尽管建成了一些高速公路,问题依然严重。

我此次到贵州是在凯里下的火车,出站就是金龙大巴,33元直达都匀。先上凯麻高速,再走贵新高速,都是有隔离带的两车道标准,路况不错,100来公里约80分钟就到了,一路上很舒适。我在2001年曾走过这些路,当时已接近完工,工程十分艰巨,约有三分之一不是高架桥就是隧道,让我极为感叹,连贵州这么偏远贫困的地区也有如此漂亮的高速公路,我们的国家真的是进步神速!

可是接下来的情况就不妙了,我们打算去荔波的小七孔一游,早上6点出发,由我的好朋友开他的新NISSAN蓝鸟轿车送我们去。可是他说不能走高速路,因为从都匀到麻尾的高速正在重建,原先是单车道,来去之间没有隔离带,有重大的隐患。据说开始设计是两车道,有隔离带的标准,但钱让贪官们吞了,公路缩水,成了豆腐渣工程,结果从省级到厅级领导倒了一大批,还有被枪毙的,真是要钱不要命。现在要恢复原来的设计,再砸个多少亿把烂摊子收拾好。于是我们只好走老路,老路弯道多,转弯急,路况差,更糟糕的是司机素质低,胆子大。我们刚离开都匀,在老路上忽左忽右才20分钟,很少晕车的我便感到难受起来,于是我的朋友放慢的速度,前面是一个往左的急转弯,我们靠边慢行,猛然之间,一辆大货柜车探出头来,司机显然疏忽大意,越过中线有两米,直朝我们压来,我们已到边上,难以避让,只听得“砰”的一声,然后又是“轰”的一声。我们赶紧停车,心想还好,命保住了,但新车碰坏了。下车一看,还好,车后门到后备箱有划痕,还瘪了一处。再回头一看,我们惊呆了,原来卡车司机慌了神,方向打过了头,翻下右侧路基,要不是有一棵树挡着,就要出大事。(请看博客照片)这样一来,我们只好等交警和保险公司前来处理,一等就等了足足3小时,据交警说,他们人手太少,许多警察被调到瓮安去了,我们只好表示理解。

幸亏人,车没什么大碍,大家感到万幸。等我们到了独山,有两条路可走,走麻尾或走荔波,不幸的是我们选了麻尾,那条路是烂路,很难行。等我们玩了小七孔后,决定走荔波返回,果然路况好多了。可是,从荔波进入独山不远,发现路边停了警车和其它车辆,一个人躺在路边,上面盖着白布,不用说,发生了车祸,还死了人!据我朋友说,贵州车祸多,有大客车翻下悬崖的,高速路上的车祸更可怕,许多辆车撞在一起,死的人可多了。我们在小七孔游玩时偶遇江苏来的游客,他们抱怨说,这里景色虽美,但交通太不便了,坐飞机到贵阳只要一个半小时,可从贵阳坐车到此却要6个小时。我告诉他们,他们应该感到庆幸,没遇到车祸,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2001年我坐中巴去荔波,同行的两个澳大利亚人吓坏了,因为他们注意到中巴车司机下山竟然是空档,拐了几十个弯,到了山下,用水冲刹车片,发出爆裂声,冒出团团热气,看得他们目瞪口呆。我只好安慰他们说这些司机非常熟悉这里的情况,而且他们自己也怕死不是?

贵州的司机技术可能不错,但胆子太大,常常违反标准的操作程序。记得去年我去织金洞游玩,返回时上了一辆面的,司机下山之猛,把面的开得像赛车,慌得我连声高叫:“慢一点,你不要命,我还要呢!”所以我给各位一个忠告:如果你去贵州旅游,坐大巴,坐最好的车,这些司机一般很稳当,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你的安全。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