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新的老朋友  

2008-08-07 20:08:01|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的老朋友

老朋友就是老朋友,新朋友就是新朋友,何来新的老朋友?其实很简单,所谓新的老朋友的确是新交的朋友,但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彼此交心,相谈甚欢,简直就像是相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一般。张,李二位就是这样新的老朋友。

当年插队时,张是赫赫有名的优秀知青,虽是女生,个子又矮,加上高度近视,但干起农活来不要命,据说能挑180斤的担子!看看如今的女生,一个没分量的小包也要男朋友提,工作起来更是把“女生应该得到照顾,应该干轻活”看作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尽管她表现如此之好,常常受到表扬,但是“上调”没份,“入学”无门,只能可怜巴巴去当了一阵代课教师,连转为正式的机会也得不到。直到1977年,那就是在插队八年多之后,高考终于恢复了,才凭自己的本事(她只是一个初中生),考上了医学院,毕业后成了学院医学杂志的编辑,后来当上了主任,凭她那一股子干劲和特别认真的精神,工作自然十分出色。想想看,从一个文弱的学生,到挑得起180斤担子的农民,到代课老师,到大学生,到医学杂志的编辑,她走过的每一步都很不平凡,都走得很扎实,全靠自己打拼,才有了今天,这一切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见到了她。其实我早就见过她了,那是在插队的时候,我们在同一个公社,自然会碰面,但只是点头,没说过话。她还是老样子,是属于那种当时不显小,现在不显老的类型。我和她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你的大名如雷贯耳,可惜一直没有交往。”那时她早已调回上海,在名气最响的大学医学院里继续当医学学报编辑。虽然是教授,但毫无架子,说话特别热情,立刻约了时间,当再次见面畅谈一番。果不其然,再次见面时,先请吃饭,饭后到她家,一聊就聊了七,八个小时,简直是欲罢不能,痛快极了。就这样一来二往,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成了经常联系的好朋友,这种快乐难以用语言形容。

我调回上海已十二年了,遗憾的是很难找到知心的朋友。我无论是在贵州也好,安徽也罢,都交了一些可以无话不谈的真朋友,但在上海却犯了难,难道是因为我只是“半个”上海人(虽然我从小出生在上海,到高中毕业才离开上海,我的确差不多有一半时间不在上海生活)?就连和我当年一起“共患难”的一些人也是很少交往,使我感到不是滋味。其实,当年“共患难”的经历是多么宝贵,怎能轻易忘怀?仅凭这一点,就应该有终身的友谊。当然,离开农村后每个人走的路不同,由当年的“脚碰脚”变成了各种地位迥异的人,特别是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功利思想铺天盖地而来,让人忘了本。有人说:不想来趟知青这个“浑水”。知青这个名称,在当年是一个意思,而现在怎么说呢?这个水的确比较“浑”。可我还是认为,每当我见到一位知青,就感到亲切,就有一种欲望,想要交往一番,互诉衷肠。每当我写成一篇文章,最希望拿给一个知青看,因为我想,只有有了共同经历的人才最能相互理解,得到真正的共鸣。

张成了我新的老朋友,真让我高兴,更让我高兴的是:这还是一桩“得一送一”的美事。因为她的丈夫李也是一位知青,他的故事更离奇,更曲折,够写一本厚厚的小说,绝对是一个性情中人,使我又得了一个新的老朋友,简直是让我喜出望外!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