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住在贵州(8)  

2009-01-17 23:07:14|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在贵州

走进贵州的山寨,特别是少数民族居住的寨子,他们的房子很有特色。底下一层往往是石块垒起来,猪圈,牛圈就在里面,农具,柴草等等也放在里面,这一层常常是半层地上,半层地下,如果倚山而建,就挖进去一点,后面不必砌墙了。一层的地板是厚厚的方子,中间有一扇活门,往上一提,下面有梯子,下去喂猪,喂牛,取物十分方便。这一层中间是宽敞的堂屋,后面是厨房,旁边用木板隔出小间,当作卧室。楼上一般储存粮食,杂物,也有隔好的小间。旁边有一个宽大的晒台,无论是晒谷子,还是晾衣服,还是乘凉,都非常方便,实用。屋顶上盖的是瓦,也有盖草的,另有盖树皮的,甚至还有盖石头的。那是当地的特产,有一种片石,厚薄均匀,敲打成大小相当的形状,铺成的屋顶美观实用,还不必花钱。在堂屋的正中地上,有石头砌成的火塘,冬天可以烤火,放一个三脚架,架上铁锅,将菜放入,就是火锅,众人端起碗,围着铁锅就吃起来啦。要是还有菜,都放在地上,酒碗也放地上,人呢,就蹲着,或坐在稻草编成的蒲团上。即使今天你到贵州山寨里去,还能见到这样的情景。

四十年前,我们四个男生,三个女生,来到这样的一个山寨里,那第一个夜晚,我们永生难忘。记得到生产队的当天,队长安排我们暂住在仓库里。一眼望去,发现房子竟然歪了足有十几度,还好侧面用原木撑着,但让我们心生不安,会不会半夜里房子倒下来,将我们压在下面呢?晚饭在仓库外面的打谷场吃,摆了许多桌,大概寨子里所有的人都来了吧,来看看上海人到底是个啥样。对他们来说,贵阳都没去过,甚至连独山县城也没见过,上海人简直就是外国人,不,是外星人啦!在他们好奇的目光中,我们只好傻笑。让我们震惊的是所有的菜都在一个铁锅里,所有的碗,筷都放在地上。但肚子确实饿了,管不了许多,赶快吃饭吧,天快要黑了。饭后,准备休息,这一天累得够呛。我们考虑女生理应照顾住楼上,男生住楼下。忙碌了好一阵,待一切安顿好,已是哈欠连天,正要上床,突然之间,刮起狂风,暴雨骤降,打在屋瓦上,像是机枪扫射,砰,砰直响。不一会儿,忽然女生尖叫着冲下楼来,躲进我们的房间。原来楼上不仅可听见房子因狂风暴雨而不堪重负发出的可怕的嘎嘎声,还可觉察到楼板的微微摇动,而且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所以吓得几位花容失色,居然闯入男生宿舍。这样一来,睡觉是不可能了,跑出仓库也不可能,大家干脆坐在床上等天亮吧,就这样,怀着惊恐的心情,大家在床上坐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经我们强烈要求,总算搬出了仓库。男生住到妇女队长家,女生被接到一位寡妇家去了。两位房东都是好心肠,我们没有交给她们一分钱,而麻烦倒给她们添了不少,她们毫无怨言,真心诚意地照顾我们,我们实在是欠了她们许多情啊!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不久,天有不测风云,村里发生火灾,寡妇家被烧了个一干二净,幸亏邻队男知青立刻赶来,抢救及时,女同胞们没受什么损失,哭了半天,仅丢了一,二双破鞋,可后来上级补助她们每人几十元,倒发了点小财,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也。李庆霖事件后,听说国家要拨款为我们盖新房,可等啊等,什么动静也没有,一打听,据说款还未到。耐心等吧,这一等就是两年。

好久以后,我们都差不多忘记了这件事时,突然得到通知,款终于拨下来了。这一天终于到啦!我们终于要有自己的新房了,大家自是欢天喜地。我是唯一参与建造新房全程的知青,一方面是好奇,另一方面私底下有个念头:我要监督他们,乱搞可不行。接下来,我终于全面领教了他们建房的“独特”工艺。先是用石灰在宅基地上划线,在线里浅浅地刨开地面,砌下一溜石块,水泥舍不得用,用石灰代替,就算是地基,难怪后来因沉降不均而导致房子倾斜。幸亏贵州很少地震,要不然,住这样的房子,地震一来,不被压死才是奇迹呢。老乡们从山上伐下树来,做成架子,因木头未干透,接头处后来免不了松松垮垮,也是隐患。尽管马虎,但上梁是大事,要披红放鞭炮,还要招待大家吃喝一顿,这一切全由上级政府负担,于是大家乐开了花,正好有个理由杀猪解解馋。吃喝完了,架子立起来了,接下来是砌墙。可墙不用砖砌,以黄泥,稻草加石灰拌好,下得几块门板,在墙处架起来做成模板,将拌好的泥倒入其中,用粗木棍使劲冲实,于是咚咚之声不绝于耳,因为是自己的房子,我干得格外卖力,心想,如果墙没做好,倒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圈冲成后,将模板上升,再放泥,再筑实,方法与如今的水泥滑模板无异。待泥墙升到平胸,就算成了,以上部分不再用泥。取而代之,以编好的竹排,一块一块装好。我大为不满:如此透风,夏天犹可,冬天岂不把人冻死?老乡们笑而不答,却到牛棚里弄来一筐筐牛粪,将此物糊在竹排上!我的愤怒如火山爆发:谁能住在这种臭气熏天的屋子里?但强烈**得到的却是一片哄笑。几天过去,说也怪,牛粪干了,闻不到什么味了。虽如此,心里毕竟恶心。待糊上一层报纸,再刷上一层石灰,白白的,才算放了心。房子内部间隔也都如此,竹排装到一人多高便罢,上面却是空的,看不到隔壁就行。最后是盖瓦,结果又是大失所望,买来的屋瓦是烧得半青半红的次品瓦,只好要求他们不要铺得过稀而档不了雨。地是泥地,水泥根本不可能,说了半天,才同意把土刨松了撒点石灰再冲结实,比泥地要强了些。五间的架子,到后来只装了两间,因为女生死也不愿搬来住,如此通透,难怪她们害怕。我当然很不满意,可老乡们安慰我说,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住在这里?也许过个一,两年,你们就远走高飞啦!我想想也对,随它去吧。我第一个搬进新屋,可后来证明,女生们的害怕是有道理的。那年冬天,我想省下回家的车费,独自享用这五间房,在那里过一个“革命年”。结果一天晚上回家,发现大门洞开,我的一家一当不翼而飞,皮箱里有我的路费和宝贝收音机。半年后居然破了案,那个贼是个贫农,没有抓他,他告诉我说,他可怜我,所以没抱走我的被子,免得我挨冻。至于皮箱,他没什么用,又不能卖,就放在灶里烧了,我想他说的是实话,就放他一马。队里想替我讨回公道,去他家看看,也许抓他的猪来抵也成。可没料到,他比抗战时抵抗鬼子用的坚壁清野还彻底,值一点钱的东西早就转移了,于是只好不了了之。可我却有了心理障碍,再也不想住在这个房子里了,只好搬出我辛辛苦苦亲手造的房子,直到我77年离开农村,再也没回去过。

2001年,即离开生产队24年后,受我学生的邀请,参加他们毕业20周年聚会,终于重返贵州,故地重游。来到寨子里,可是乡亲们告诉我,那五间房早就拆了,连地基也没留下痕迹。原想去拍一张照片留念,却办不到了。于是就去妇女队长家,拍下了当年的栖身之处。也算了了一个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