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返乡续二  

2009-03-27 23:09:38|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新返乡记续二(2011.7)

这回到达凯里之后,先到贵定。在“大哥”(后面要具体介绍)家里休息一晚后,直奔都匀。两位上海老乡前来车站迎接,其中一位是我原先的高中同班同学老杨。他曾经和我一起来到贵州独山插队,在同一个生产队里面朝夕相处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来,他“高升”到都匀当了老师,还成为一个中学的校长和书记,绝对是我们大家的骄傲。记得我曾经多次跑到都匀,吃住都在他家,不“投靠”他还能“投靠”谁呢?兄弟在乡下受苦,得时不时到城里面找“大户”改善一下不是?这回还是他招待,在河边大排档美餐一顿。一百多元,菜是正宗的贵州菜,太多吃不了,天气又凉快,舒服极了。想想大家竟然从上海跑到贵州相聚(他们两位也早调回上海,退休了,正好跑来贵州),你一言,我一语,回忆当年的情景,更有一番味道。

我决定下午赶去三都,要参加那个“卯节”。忽然灵机一动,不如邀请老杨和我同行,不是更热闹一些么?他真是好样的,马上欣然同意。就这样,我们一同去了水族的“卯节”(已有博文介绍)。接下来,老杨也忽然有个想法:让我陪他到曾经插队的寨子去看一看(他离开后一直没有再回去过,差不多有40年了)。好主意!正合我意。我立刻和远在都匀的一个学生联系,他马上答应开车来三都,并送我们到独山基长生产队,然后再返回都匀,简直好极了!

第二天中午,开车足足3个多小时,走过路况很差的公路后,终于到达了基长镇。他阔别40年;我呢,也有10年没来过了。小镇的变化虽然很大,但依稀还是认得。先在原先公社的位置留个影,当年是大家经常去的地方,也是赶场的中心啊!镇边的粮库依然还在,粮库对面就是通往生产队的大路了。这条原先的泥巴路已经铺上了石碴,不久将铺设水泥路,或者沥青路面。不仅如此,此路直通寨子,穿过寨子竟然直上“石牌坡”(当年我每天早上爬石牌坡,524级石阶,多么艰辛!),还延伸18公里,到达“打羊”车站。这一路,我那时走过多次呢,得花好几个小时!可惜因为时间有限,而且石碴路不好行驶,故没有开车到石牌坡顶上去看一看。这个遗憾只好留到下次解决了。

寨子里面留下的记忆太多,不能一一察看。第一当然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屋子,那是房东大姐的家(我们自己的房子早就被拆除了)。那屋子竟然完好无损,让我们惊喜!大姐虽然70多岁了,身体非常好!在家里开了个小店,出售烟酒糖果之类。原先的生产队长10年前中风了,不能活动也不会说话,不久就过世了。他的妻子,曾经多么能干精明的人,现在虽然还在,但是眼睛看不见了。想到他们曾经对我们的照顾,我买了一点礼品送过去,聊表心意。我们最好的朋友治振,和我同岁,头发全白了,但是身体倒还很棒。曾经教我操作和修理柴油机,汽油机,碾米机的世凤,也70多了,当年也是生产队的技术好手,是我这个“知识青年”的师傅呢!农村里面有很聪明的人,虽然他们没有文化,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他们那里学到许多知识的。其实,我们是没有什么知识的“知识青年”罢了。

我买了酒和肉,请来一些要好的朋友共进午餐。我们一行在寨子停留了大概三、四个小时,时间太宝贵了。最后,只好非常遗憾地告别大家。我向乡亲们承诺,我将动员当年一起下来的另外两个人,一起回来拜访大家,并请寨子里面所有的乡亲好好吃一顿饭,作为那时大家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的感谢。

希望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这个愿望应该能够实现,因为这实际上并不困难。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在大井边合影。原先有个机房,我常常日夜在机房工作,周围都是坟墓,并不害怕。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在治振家门口合影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独山深河抗日纪念馆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后面是原基长公社所在地,这广场是赶场的中心,有许多回忆。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深河桥边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和房东大姐在屋前合影,我们曾经住在右边楼上。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进入寨子的大路,不久将铺设水泥或沥青。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在村口“塘鸭”牌子边合影。不知为何叫塘鸭?村里很少有鸭子的。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独山县之所以叫独山,就是因为这座山,山上有庙,还有一口井,奇!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返乡续二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和我的师傅世凤合影

以下是第一次返乡记续二

返乡续二

游罢人间天堂荔波后,十分感叹。一方面觉得贵州真是一个神奇而又美丽的地方,称之为“公园之省”可说是名至实归;另一方面又让我难以想象,当年我在贵州生活了将近十二年,却从未意识到这一点,真可谓“身在美中不知美”也!仔细想来,原因无非是心态不同罢了。在困苦绝望的心态下看美景,再美的景色也找不到感觉,不说摆在面前却没看见,就算看见也无心欣赏,看了等于没看,这一点也不奇怪。

记得1977年年初,下乡八年后,我终于被州立师范以“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身份破格录取,有望在不久的将来端上“铁饭碗”,在三十岁前做到“自力更生”。本应该感到高兴,可内心深处,却也是百般无奈。想一想,一个上海高中毕业生,竟然要回过头再上中师,让人不是滋味。想不到的是,更大的打击随后而至,不久,消息传来:高考竟然恢复,我因是在校生,失去了报名的资格,心中大悲,这一切岂非天意?天意弄人,奈何?熬不过黎明前的黑暗的悔恨,啃噬着我的心。但奇怪的是,没多久,难过的感觉就退去了,一想到在八年插队之后终于有望端上饭碗,从而自食其力,由此感到的轻松和愉悦,难以言表。师范的生活很苦,甚至比起农村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发霉的玉米面做的窝窝头当早饭,菜里几乎看不到油花,然而精神上竟是相当快乐。这快乐不仅来自于对未来信心的恢复,还来自于我终于发现我是一个有用的人。在农村时,凡是招工,上大学或者是任何好事,我都沾不上边,因为我父亲被诬蔑为国民党的特务,“黑七类”里最黑的,永无出头之日,久而久之,终于让我对自己彻底灰心失望。可是一到师范,我觉得我立刻成了同学们钦佩的目标。学习上,绝对无人能和我相比,我的作业就是老师批改时的标准答案,当然也是大家抄袭的热门。另外,我的副业也让我十分风光,我在学校乐队演奏板胡和二胡,后来甚至还当了乐队的指挥,带领师生们排练,并上演了“红梅赞”等节目,因此我在师范是人人皆知的名人。

等到毕业,我是唯一一个留校当教师的。除了在本校上课之外,还去外面兼课,甚至被请到部队医院给军医们上医用英语,享受专车接送。直到这时,我才开始有了一点游兴。趁我妻子来探亲,我们第一次去了黄果树大瀑布。那是1979年,整整三十年前了,当时黄果树根本还没有开发。我们从贵阳搭去安顺的长途车,中途下车,只有我们两人。那儿很荒凉,根本看不到什么游人,没有商店,没有饭店,也没有旅馆,更不用买门票。很远之外,就听到雷鸣般的水声,“震撼”二字远不足以形容让人看不够的奇景。游罢美景,肚子咕咕叫,可是一个饭店也没有,幸亏我妻子有先见之明,预先买了一网兜桃子,当一回“齐天大圣”吧,那桃子的美味令我至今难忘。

到贵州当然不只是游玩,除了要见一见二十年未见的学生,最渴望做的一件事,就是回山寨看望和我共同生活多年的老乡们。从荔波返回都匀的长途车,恰好经过我曾经插队八年的生产队,于是我决定中途下车,单独行动,先到寨子里去看一看。之所以一人前往,不带女儿,是因为我深深明白,他们这一代年轻人到了这样一个环境会很不适应,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他们肯定会受不了,不如暂时不带她去,以后再说。

这么多年过去,去生产队的路,在我的脑子里还是记得清清楚楚,但心里想:不知变了没有?还能不能找得到?心里充满了期待和盼望,还有一丝丝的担忧。长途车到独山基长镇,我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粮站,车刚停,我便跳下车,心中有了把握。粮站依然是老样子,门口冷冷清清的,还不到交公粮的时候就是那样。正对着粮站有一条大道,直通到山坡脚下的塘鸭寨,也就是说,找到这条路,就没有问题了。果然,路还在,依然是土路,当年走这条道“赶场”,交公粮,到镇上看露天电影,去公社办事开会,到区里见上海来的慰问团,或是因心里闷得慌,到镇上闲逛,喝上一碗土酒,晕晕乎乎腾云驾雾似地回寨子睡大觉,这条道我走了无数遍,却从未仔细看过周围的景色。放眼望去,远处群山青翠,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壮观。山脚下的寨子有林木遮挡,还看不真切,可是记得寨子正中有一棵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的巨大的枫香树,有几十米高,上面有数不清的白鹤歇息,最为醒目,然而却看不见了。几百年才能长成的大树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从粮站到寨子不过半小时的路程,不久我就来到了寨门口的小河边,河上有一座古老的小石桥,几个老乡正将一筐一筐的“毛才”(当地的土话,即西红柿)搬过小桥,估计是有人大批收购,一打听,果然,收购价才三毛一斤,农民真是辛苦,到头来自己赚小钱,可大钱还是给别人赚去了。正感叹间,忽见桥边坐着一个熟人,志超,他是我当年的好朋友,又和我同年。我立刻走过去,到他边上停下来,微笑着打量他,只见他已满头白发,疲惫地坐着休息,他慢慢地抬起头来,我叫着他的名字,可他竟一脸茫然,直到我报出:“我是老黄!上海知青老黄!”他才似从梦中惊醒,眼中放出光彩,连忙站起来,紧紧抓住了我的手,“再也想不到你会来,太好了,太好了!”他忙不迭地说,“快到家里坐!”他拉着我的手,就往寨子里走。

寨子里的小路是青石板铺成,似乎比以前更破烂了,到处是牛粪。心里想,幸亏没带女儿来,我的宝贝女儿要是来了,非马上逃走不可。以前牛粪有人捡,决不会浪费,大概现在用上了化肥,没人看得上了。原来寨子里最多的是李子树和柚子树,李子因结得太多而压断树枝是常有的事,到了收获季节,老乡们挑着满满一担担的黄腊李,牛心李,鸡血李到镇上卖,镇上卖李子的人当中,塘鸭寨来的占了一大半。寨子里的小娃儿最开心,甜美的李子一天吃到晚,嘴巴里塞满,口袋里装满,小肚子鼓得圆圆的,简直是当饭吃,也没见那个吃坏了肚子。到了秋冬时分,黄澄澄的柚子挂满了枝头,让人直流口水。可是我发现竟然看不到这些树了,一问之下才明白,原来老乡们都用上了煤,方便是方便了,可煤烟把果树都熏死了,实在可惜!志超告诉我,在我们离开后不久的一个夜里,闪电把大树劈死了,树上的鸟四散逃命,白鹤就此消失了。我们的镇寨之宝――大枫香树,就这样毁了,太遗憾了!寨子里到处是新房,茅草房基本看不到了,原先典型的贵州民居也不多了,多的是土不土,洋不洋的砖瓦房,没有特色。有钱的居然在外墙贴了瓷砖,够气派!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家家都有电视机,寨子中间有一个“大锅”,那是卫星接收天线!天啊!如此偏远贫困的地方竟然也有了卫星电视,无法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