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返乡续五  

2009-04-03 22:55:53|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贵阳鱼洞峡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贞丰双乳峰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万峰林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马岭河大峡谷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万峰湖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漂亮的公路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关岭大桥正在兴建,如今已经竣工,亚洲第一悬索桥。 

返乡续五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最新返乡记续五(2011.7)

贵定是个县,不算很发达,但是改革当然也使这个县城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我那些30年前毕业的学生,有个别人是第一次回来参加聚会,他们说简直是大变样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可我不同,两年前就来过这里,现在最显眼的不同就是河对岸居然正在兴建好几栋高层,大概有20多层的楼房!尽管对这么个地方是否需要建高层心存疑虑,但还是感到高兴的。大哥的一个儿子已经预购了河边高层的一套140多平米的房子。那里的住宿条件,比起上海,要优越得多啦!我见到他们,绝不敢谈论的就是房子了。我夫人总是开玩笑说,要是可以把那里的房子装上轮子,拖到上海去,那就发啦!

设想一下,不如每年夏天到那里去避暑三个月,不知空调为何物,晚上要盖被子,住着宽敞的房子,吃上“有机”蔬菜,“土鸡蛋”,和更香的肉类,晚饭后到河边热闹的步行街散步,不是神仙般舒适的生活么?流经县城的河流被修整得很漂亮,有专门的排污渠,所以河水是相当干净的,有人钓鱼,有人游泳,更多的人散步。沿河而建的步行街上,有茶座,供应小吃,香茶,冷饮,品种不少,是休闲的好地方。当然还有许多的饭店,附近更有五花八门的烧烤摊。贵州人是这么打发晚上的:先是在饭店或者排挡吃晚饭,接下来是打麻将;或者到河边喝茶,然后再去吃烧烤,喝啤酒,一直弄到凌晨一、二点钟,方才回家睡觉。他们待客如此,自己享受也如此。但这样的招待,令我实在无法消受。我在家时,晚餐相当简单,量少,饭后总要散步。要是像他们那样大吃大喝,恐怕我的胃要强烈抗议了,生病是必然的结果。

另外,“朝九晚五”一族在贵州,是非常潇洒的。因为他们有一条雷打不动的规矩:每天要午睡,下午两点半才上班。有如此的养生之道,难怪夜里是精神百倍的。可是白天的工作呢?看来工作效率实在不敢令人恭维了。对照上海的情况,一比就明白了:上海人真辛苦,上海人真勤奋,上海的工作效率没的说!虽说上海人有很多问题,常常遭到批评,但是对待工作的态度,的确是领先一步的。正因为这样,上海人还是遭批:不会享受生活,一点也不潇洒!可怜的上海人啊!幸福的贵州人啊!

每到贵定,大哥的保留节目有很多。比如,总有李子等我吃。在贵定,李子被称为酥李,品质非常好。春天李子花开一片雪白,加上油菜花开一片金黄,故称为“金海雪山”的美景,吸引大批游客。最佳的观赏地点在离开贵定县城仅仅11公里处的音寨。可惜我去的时间不对,看不到花开,但能吃到果子。音寨河边的游泳和烧烤是大哥的重点保留节目。早上起来便要准备大量的小吃和烧烤材料,直到10点多才出发,这回是三部车子,十几个人一同前往,热闹得很呢!到了那里,找一个阴凉之处,一个桌子上放上各种小吃,租一个麻将桌和几个躺椅,架起烤炉,有人专门打理,不用我管的。我要做的当然是下河游泳啦。河水不冷,正好游泳,这是我今年第一次下水,太舒服了。等到几圈游下来,上岸,肚子立刻就有了饥饿感(如今这种感觉很难得,所以非常高兴),马上冲到桌子边来上一碗凉粉,加醋和辣椒,还有各种调料、配料,瞬间就下了肚,感到胃口大开。正好第一批烧烤的排骨,鸡肉,豆腐,牛肉,土豆,黄粑等已经成了,蘸上辣椒面,简直是香极了!吃饱喝足后,躺在躺椅上,在大哥他们的麻将声伴奏中,美美地睡上一觉,然后再下河。这样的神仙日子,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不过这节目还没有结束,晚餐又是一个高峰。离开音寨河边,驱车不远,就来到盘江街上,只见整条街两边全是饭店,足足有几十家之多,重点供应一样特色食品:狗肉。

说到吃狗肉,在许多人看来,是极为野蛮的行为。我不打算为自己辩护,坦白承认自己的野蛮和贪婪。狗肉性热,本该冬天吃,但是贵州人不管,三伏天里照吃不误,似乎也未发生任何问题,堪称一奇。

大哥家里特别添了一台冰柜,里面储藏了几十斤杨梅,专门是为了夏天做酸梅汤的。自家做的酸杨梅汤,喝了去暑,开胃,大家都爱喝。他家没人喝酒,到了过年,特制的饮料还是这酸杨梅汤,总是大受欢迎,这也是他很得意的保留节目。大哥喜欢带我去逛菜场,我可以挑我喜欢的买来吃。许多有特色的,上海吃不到的东西是我的最爱。比如折耳根(即鱼腥草的根,上海超市有,但是味道很差),南瓜尖(嫩尖),包谷粑(糯包谷磨成浆,蒸熟),干豆豉(闻起来臭,吃起来香),青菜(和上海的不同,很软糯),魔芋豆腐(农民自己做的),菜豆腐(嫩豆腐里面有一种绿菜,有豆香味,上海的豆腐是没有的),黄心土豆(很糯,上海的土豆是粉的,不好吃,差远了),莴笋(又嫩又脆,有一股很强的香味,以前上海的莴笋也有,但是现在的完全没有了,难道是转基因?),小西红柿(农民自己种的,不好看,但真是原来西红柿的味道),芹菜(带一股药香味,本来就叫药芹嘛)。其实,那里的蔬菜一般都比上海的好吃,那里的鸡,猪肉,牛肉,都要香得多。甚至的上海根本不敢碰的猪肝,腰子,也可以品尝一下了。光是想到那里的美味,就很想去那里住上几个月,天天享受,该是多么惬意啊!瞧,我是不是很贪吃?不过,谁不爱美味呢?更何况我们差不多把以前小时候吃到的美味都忘光了吧,现在不该来恢复记忆么?

 

盘江清汤狗肉 

第一次返乡续五 (2001)

在预定“小五班”毕业二十周年聚会的前一天,我终于回到了日思夜想,曾度过四年艰苦,快乐而又辉煌时光的州师范所在地贵定。贵定只是个县城,和独山差不多,不像都匀那样繁华喧嚣,变化不算太大,正好可以和我的回忆接轨,因此似乎更加亲切一些。因为预先通了电话,大哥早就在车站等我了。一见面,令人惊喜,他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头发乌黑乌黑的,将近60岁的人走起路来像一阵风,上楼梯三级一跨不喘粗气,还一定要帮我提着行李,轻松上到五楼。他的三室一厅刚刚装修过,布置得有品味,宽敞又通风,我尽管可以独住一间(他的儿子们有自己的房子,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他们夫妻两人住)。虽是炎炎夏日,但贵州这个地方就是怪,因为是高原,太阳下晒着会冒汗,但只要走到阴凉处立刻汗水就干了,电风扇也很少使用,装空调的人家极少。这儿早晚凉,晚上可以盖被子,下雨就要穿外套,所以绝对是避暑的好地方。要出门可以坐机动三轮车或人力三轮车,每人仅一元,可到城里任何地方,即使出租车也只是三元而已,便宜得让人难以置信!大嫂会享受,去菜场也“打的”,来回只花两元,太潇洒啦!

可我却不想坐车,只想步行,让大哥陪我再走一走从火车站到师范的老路。一路上变化是很大的,记得原来要经过好多稻田,要走长长的田埂,现在都不见了。到处都是房子,还有相当漂亮的新房子,据说花三,四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大哥家对门一家有意出售,他劝我买下来,年年来这里消夏,也是很好的投资,当然我并没有这个打算。心里想,谁会年年来?就是来了,我也要住他家。还真别说,从2001年第一次返乡到去年,我除了一年,真的年年到贵州,如果买了房子,利用率还挺高呢!

师范入口处有个大坡,烂泥路依然,也没见大门,心中奇怪,后来才明白,原来师范在另一头建了新大门,相当气派。但一进入师范,情况大变了,有新造的教师公寓,宽敞漂亮。奇的是就在教师公寓对面,我发现我当学生时住过的老房子竟然还在,青色的煤屑砖墙,泥巴地依旧,门上了锁,显然没人住了,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户往里张望,我们当年睡过的双层床杂乱地堆在里面。据说学生即将入住新的学生公寓,五层楼的新房。想当年小小的一间房,得放六个双层床,住十二个学生,箱子堆在屋子中间,上面放满了脸盆,茶缸等杂物,还有老鼠横行。记得有一次抓到一个大老鼠,用细绳捆了它的尾巴吊起来,它竟然咬自己的尾巴根,差点咬断了。后来捆住它的一只后脚,待我们上完课回来,发现绳上只有一只脚,老鼠不见了踪影,不得不佩服,老鼠真是太顽强了!师范的许多老房子是有些来历的,十分考究,古色古香的,有飞檐像是宫殿一般,红漆的地板,宽畅的房间,大大的窗户,很有气势,虽然有些破旧,还是保留了下来。我留校当老师时住过的一排平房拆掉了,旁边是新造的图书馆。我上过课的教学楼还在,教室比较破旧了,但学校利用假期正在修缮,估计新学期开学时就有新气象了。教学楼前往下通向食堂的青色石阶依然,我望着这石阶出神,恍惚间,好像又见到一帮小女孩敲打着碗,嘻嘻哈哈,叽叽喳喳跑上来,向我问好呢!猛然间,我意识到,现在他们应该是至少三十八,九岁以上的中年人了!

我的学生分布在黔南各县,也有少数到了贵阳,还有一些去了广东,福建,浙江,湖南等地。他们大多数是中,小学的英语教师,有好几个当了领导,但最让我高兴的是有两人当了大学的英语教师,还有担任市教育局英语教研员的,他们在当地都可算得上响当当的英语教学骨干,这使我感到非常自豪。想想当年的我,数学还算教得不错,可英语水平实在是有限得很。虽说我在初中,高中时英语成绩都很棒,但自从下乡后已有整整十年没看过英语了!只好临时抱佛脚,找来了许国璋编的“大学英语”,从第三册开始学直到第六册,接下来学了俞大秵编的七,八册,真难啊!自己啃,没人可问,可还是干劲十足。又买了Essential English 一到四册,还有英语九百句,还有其它各种大学英语教材,以及许多英语名著的简写本,有中英对照,自己来回琢磨。另外就是偷偷听VOA,BBC的英语节目,每天晚上不搞到一点钟不睡觉,如此强化训练,进步应该是很大的。如果说开始一个月我在教学上感到紧张,甚至觉得有个别学生词汇量比我还大,但是到第二个月我开始觉得可以应付了,到第三个月才有了充分的自信心。所以我对他们坦白,当年的我其实算不上一个好教师,甚至连一个合格的教师也算不上,只好请他们原谅了。不过在那个年代,想要找到比我更好的英语教师恐怕也难,或者说根本不可能。记得有人要考研究生,也请我辅导英语,我甚至敢到部队医院给医生们上谢大任编的“医用英语”课程,现在想来,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胆大妄为!不过我的学生们倒是很宽容,他们都称赞我课上得好,使他们受益匪浅等等,让我深感惭愧。另外,我毕竟是上海人,上海来的老师英语好,这是人人皆知的,大家都认可,没什么好怀疑的。这一点,我应该是沾了光的,而且是沾了大光的。但等到我调离时,我的英语已有了长足的进步,一到新单位就到电视大学辅导英语,并可同时教高中数学,英语课程。

和学生的聚会,特别是经过了这么多年,当然是一件激动万分的事。但让我最觉得难堪的,是让我猜谁是谁,所幸我记性还好,大多数能答上来,至于少数那些平时少言寡语不事张扬的,我实在猜不出,只好哈哈一笑了之。钱老师,他先是我的老师,教我“教育学”,后是我的同事,一起教英语。他八十多岁了,满头银发,步履轻健,思路敏捷,谈吐风趣幽默,有学者风度,他和“小五班”最有感情,特地从贵阳赶来了。班主任徐老师,现在在贵师附中任教音乐,特别有艺术家的派头,也从贵阳赶来了。最奇的是原教导主任林老师,他有电脑般惊人的记忆力,他竟然在他们毕业20年后记得所有“小五班”学生的名字!最最让我想不到的是,有人告诉我,我当学生时的班主任,居然升迁到都匀市里当上了教育局长。那时我们的关系紧张,他认为我不尊重他,看不起他(老实说,我心里的确有此想法。但并未有意给他难堪,也许他比较敏感吧。)。他教我们政治课,考试给我来个59分,别人可以得更低的分数,但是对于我来说,实在不正常。于是校长找我谈话,我正在生气,脱口而说,你敢把我的试卷和得了95分某位女同学的试卷比一比吗?一比一切就真相大白了。这样一来,就不好办了,结果只好不了了之。就是那样的人,偏偏可以做官,向上爬,爬得比谁都快,实在有些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