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大山里的母校情  

2008-10-31 09:54:33|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是我的好友,一起插队的患难之交的经历,非常令人感动!特放在我的博客里,让各位共享。这样的情感,多么真挚,多么可贵!连我这个从不轻易动感情的人也眼睛湿润了。

大山里的母校情

我在贵州独山县插队时,距我们生产队几里路外有一所县立基长中学,那几排红瓦白墙的校舍,与街旁破旧的草房砖房相比,要显得庄严气派得多,俨然是基长区的最高学府。 

我曾在那里当过两年半代课的班主任,将一班孩子从初一带到初三,上他们的语文和政治课。三年中,我和他们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后来,我上了大学,几十年的辗转,渐渐失去了联系。直到去年,一个突然的电话打到我家中:“张老师,我是您的学生莫本高呀!这么多年我找您找得好苦啊,直到今天我才从一个从上海来的老师那儿打听到您家的电话。”他遥远的声音早已褪去了当年的童稚,但仍是那么熟悉,他圆圆的脸庞一下子浮现在我眼前,这是当年我最喜欢的学生之一。我喜出望外地问他现在在干什么工作,他说:“学生和您一样,也当老师,现在我是母校基长中学的校长。”啊,这真是令我惊喜不已,这个布依族农民的孩子,今天能成为故乡最高学府的领导,可以想象是经过了多少的艰辛和磨难。

他接着说:“我前不久到上海进行校长培训,当时一点也没有想到您会在上海。回来后打电话到您工作的贵阳医学院询问,才知道您早已调到上海复旦大学,三十多年了,我们大家都好想您!我到了上海却没见到您,真是懊丧极了!”我安慰他,现在我们联系上了,我一定会到基长来看你们。他高兴地说:“您回来我一定好好招待您!”

莫本高的电话带给我的欣喜和期待,一直延续了很多天,直到今年4月份,一个噩耗传来,莫本高同学因煤气中毒身亡!我当时如雷轰顶,一下子几乎站立不住,他热情的声音分明还在我耳边回响,我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去看他,没想到这个电话竟成了永诀!他的突然离去强烈地震撼了我,使我感受到了生命的短暂和脆弱,而这一点,在我们平时一天到晚、一年到头的忙碌中是经常被忽略的。

我再也不能等待了,今年8月,我到了贵阳,先见到了几个在省城工作的学生,他们有的是企业家,有的是经济管理专家,有的是大医院的电脑专家,真令我刮目相看。看见了他们,我就更想念那些还留在县城、留在乡镇的学生了。几天后,我买好了去独山的汽车票,就给一个学生去了电话。不一会儿,当年的班长、现任黔南自治州工商行副行长的罗腾顺同学就来电话,让我把车票退了,他要从160公里外的专州都匀赶来用车接我去独山。我再三推辞,他一定要来,还真诚地说:“老师,您就让我们当学生的尽一点心吧!”我语塞了……

第二天上午还不到9点,他的车就到了我的住所。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走高速公路往独山赶,整整220公里的路,在我们师生愉快的交谈中,在心旷神怡的风景观赏中,在一路上独山学生不断催促的电话铃声中走完了。一下车,早已在一个农家山庄里等候多时的十几个学生蜂拥而至,将我团团围住,争先恐后地问:“张老师,您还认识学生吗?”我在这一张张似曾相识又陌生的脸庞中努力地搜寻着31年前的记忆。我指着为首的一个高个子说:“你不是覃家庆吗?”旁边一阵雀跃:“没错!他现在是县教育局长。”我又认出了当年酷爱文学的张丽云等几个羞怯的女同学,张丽云早已是高级教师,其他几个也分别在医院、学校工作。还有个农村的男学生当年曾经在我指导下写过一篇叫“吃狗肉”的文章得以发表,以后他更加发奋,读了师范,还当了好几年中学校长,“狗肉”早已成为他的外号。如今他见了我连称“师恩难忘!”

吃完饭,车队就直驶20公里外的基长镇。以前当知青时步行到县城,足足要走4个小时,而今开车只要20分钟。车停在基长中学门口,我刚一下车,就楞住了,车旁齐刷刷地站着几十个人在夹道欢迎我,最前面的是龙涛校长所带领的基长中学党政全体领导人,后面是昨天得知我要来同学们奔走相告后从四面八方村寨赶来的学生,就为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代课老师,惊动了这么多人,他们已整整等了大半天了!有一个学生还一再给我解释,因我通知他们太晚,以致没来得及在校门口拉出欢迎我的横幅。看着他们黝黑的额头上还挂着的汗珠,我受宠若惊了,胸中涌起一股股暖流,撞击着我的心房,谢谢你们——我大山里的母校!谢谢你们——我淳朴的学生!

龙校长带我们先参观校园,昔日低矮的教师平房已被高大的教学大楼所代替,以前简陋的学生宿舍也换成了高楼;学校大门修得焕然一新,操场足足扩大了一倍多。

当龙校长带我们步入四楼的大会议室时,我又一次楞住了,黑板上赫然一行美术大字:“欢迎张世功老师回访基长中学!”足有近200平米的会议室里围了一圈长长的桌子,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西瓜、苹果、花生、瓜子、点心和矿泉水,每一个苹果被细心地切成几块而不散落。我的眼睛湿润了,这是母校和学生们精心为我准备的欢迎座谈会。因为没想到有这么多人,以致此刻我从贵阳带来的月饼只能像“办家家”似地切成很可笑的小块让大家分享团圆的快乐。

座谈会上先由龙校长介绍了基中的变迁,其中他特别谈到了当年我们这批上海知青在基长时为学校教育质量的提高做出的重要贡献。当时学校除了67个文革中外省分来的大学生,还有45个上海知青,大家非常敬业,齐心协力,共创辉煌,基长中学一度成为全县最好的学校之一。那几年毕业的学生有许多后来进入各级高校,成为县、地州领导人和教师、医生等。龙校长说基中要感谢这些知青,将发达地区的先进文化传播到贵州的偏远山区,为改变这里的落后面貌献出了自己的青春。一同前来的县教育局长覃家庆也交口称赞了当年这些知青老师对基中发展的贡献,他是有亲身感受的。学生们说,当时你们从上海到贵州来是受苦了,但是我们是受益了。

是啊,当年面对这些大山里的孩子,我们真可以说是呕心沥血。记得有一天,我走进教室上课,一看怎么只有寥寥十几个学生,一问,才知道没来的学生是结伴走40里路去县城看飞机了,令我哭笑不得!我精心组织各种形式的教学活动,把自己在下乡的前五年中看完的大学中文系大部分教材中的收获,尽量地传输给这些如饥似渴的孩子们。为了保证孩子上学,我这个班主任几乎跑遍了周围几十里地的村村寨寨,对每一个学生进行家访。平日里为农忙缺课的学生补习,为误餐的学生做饭,为贫困的学生补衣,为生病的学生送药都是常事。

正想着,一个学生站起来问我:“老师还记得我这个当年最调皮的学生吗?”“胡正伦!”“是我,我那时曾把您气哭了好几次。可是您走后的这三十多年,我几乎年年都梦见您。”旁边的几个女同学争先恐后地说:“我们也是,还常在梦中到学校找您,可怎么也找不到……”我的眼睛湿润了,我当年是在他们马上就要进入初三下学期时拿到大学通知书的,想到历时8年的农村生活就要结束,确有一种脱离苦海的感觉,真没顾上孩子们的感受,更没想到他们想了我几十年!

我对他们说:“这些年,我也常想你们,尤其有一件事,一直压在我心头 。不知今天陆江同学来了没有?”“老师,我来了!”一个白净的小伙站了起来。我对他说:“你还记得1976年毛主席逝世,那天我和你们大家在校园里守灵。到半夜,你们几个男生去附近农民地里挖红薯来吃,我得知后认为在这种时候你们竟然还敢去偷东西,太不像话了,就气急败坏地狠狠剋了为首的你。后来我慢慢醒悟到守到半夜你们一定是饿坏了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些年我就一直想找到你,陆江呵,今天,张老师当面给你道歉了!”我向他鞠了一躬。陆江手足无措地涨红了脸,眼中闪着泪光,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有个学生站起来说:“张老师,我们有三十多年没看见你的板书了,您可否再写几个字给我们看?”我欣然应允,在黑板上写下了:“同学们,我非常非常想念你们,永远!”全场寂静了片刻,随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几十年前我们师生朝夕相处的一幕幕像闪电掠过心头,不少人热泪盈眶了。有人喊:“老师,把您的电话留给我们吧!”“好!欢迎你们到上海来!”

接着,我对他们说,今天我见到你们,十分高兴,可是有的学生却已经永远见不到了,令我痛心万分!所以今天我要以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身份提醒你们,贵州虽然盛产烟酒,但你们要有节制,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过好每一天,因为你们的生命不仅仅是属于自己,它还属于养育你们的父母,属于培养你们的人民!

正说着,龙校长让人抬进来几张桌子,拼在一起,我不知要干什么,又见他叫人拿来一卷白纸,然后郑重宣布:“请张老师为基长中学留下墨宝!”“好!好!”下面一片掌声。我这下是真的受宠若惊了,我?一个小小的代课老师,怎么承受得了这样的厚爱?!虽然我知道这份荣誉不是给我一个人,而是对当时我们众多知青老师辛勤付出的认同,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我再三坚决推辞,龙校长无奈地说:“那就拿小的纸来,请张老师为我们写几句话。”面对这样的诚意,千言万语涌上我心头,我含泪用钢笔写下了几句话:“基中母校给我的教育使我终身受益。我永远想念你们,我最亲爱的学生们!”写毕,龙校长让我给全场念一下,我早已泣不成声,而所有的学生都站了起来,连好多男生都流下了热泪。龙校长连忙对旁边的人说:“快把这纸收好,裱好了装框!”

走出会议室,学生们蔟拥着我去照相,校门口、大楼旁、操场上,足足照了二十多张。阔别三十年,草木格外亲!一个家在深山的学生拉着我说:“老师,我和您照一张。您还记得当年我胳膊上长了一个脓疮,是您买了药天天帮我换,医好了我。我一直没忘!”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竟让他记了几十年,这就是重情重义的山里娃!

龙校长请我们到基长镇上最好的饭店吃饭,这顿饭,我完全陶醉在一拨一拨学生们的敬酒叙旧祝福中。当老板亲自下厨炒完几桌菜满头大汗站在我们面前时,我楞住了,这不是我们班的学生蔡治平吗?他含泪告诉我,当年他因家庭成分不好,没能上高中,后来经历无数曲折走上经商之路,而今他已是镇工商会会长。

饭后,好多学生留我在这里住上一阵,“老师您就一家只吃一顿饭吧!”我答应下次一定再来,不少学生就执意要送我回县城。车开了,回首望去,这幽静的大山里,星星点点的灯火像学生饱含真情的眼睛,依山挺立的基中像母亲温暖博大的胸怀。

到了独山,学生们送我到了叫“五星花园”的别墅区下榻,我真是没想到在这里还有这么豪华的居所,以前当知青时能在县委招待所住一晚就是奢侈了,改革开放真好啊!已是晚上9点多了,大伙还不愿回去,我们就到了花园里的卡拉OK厅去唱歌、跳舞、聊天、叙旧。我在这里看到这些昔日的农村娃,今天都成了能歌善舞的时尚青年,真是感慨万千,放歌吧,一吐三十年的思念!劲舞吧,一展人生路的风采!我们尽情地欢聚直到深夜才分手。

第二天上午,县城里的学生又开车送我去游览了独山历史上出过状元的“奎文阁”,还吃了一顿真正的农家饭。我给他们讲了一个“20美元”的故事,鼓励他们不管遇到什么艰难困苦,都要有自信;人的一生成功与否,不是以金钱地位来衡量,而是以精神品格来评价。

日头偏西,我们师生恋恋不舍地分手了。临行前,基长镇上的学生又赶了几十里路给我送来了我最爱吃的米粉。罗腾顺同学又将我送回贵阳。

而今,我回到上海已有许久,但这次独山之行,我大山里的母校和学生们给予我的真情厚意却永远成为了我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