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我的求学经历续  

2008-12-08 00:20:3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求学经历(续)

196663号标志着WG的开始,我高一差不多读完了,学校停了课。大家被投入到革命,造反,打倒一切,砸烂一切的疯狂红色恐怖风暴中去了,谁也无法置身事外。我哪里知道,这书本一旦放下,再次拿起时将是11年之后了。

WG中我因家庭成分问题,被排除在革命组织之外,当个“逍遥派”也好,乐得轻松悠闲。我的读书心不死,于是偷偷地自学了高中数,理,化的几乎全部课程,算是基本了解了一个高中毕业生应该知道的知识,有不懂的也不敢问人,只好自己瞎琢磨。至于英语,当然不肯丢下,找来了毛选,毛语录的英译本,如获至宝,一方面可以堂而皇之地学习,一方面可以学到正宗的英语,要知道革命圣经的翻译者都是大家权威,翻成的英文有很高的水平。我这么做,心里总是抱着一线希望,也许不久的将来,我还能上大学,到那时,我付出的努力会非常有用,我就能实现我的梦想。

可是严酷的现实再一次给我沉重的一击,突然之间,家被抄,父亲被抓,说他是“隐藏最深的阶级敌人”“笑里藏刀的国民党特务”。我父亲是个老好人,慈眉善目,满面微笑,从不和别人争执,总是谦让,说他是特务,没人相信。但“隐藏最深”,“笑里藏刀”?也许他有什么秘密?那时人人绝对相信组织,这种根深蒂固的念头不禁让我也产生一丝怀疑。(后来,在1979年,也就是13年之后,我父亲终于得到平反,一切指控完全是子虚乌有。)出了这种事,一丝希望立刻破灭,我感到前途无望。这样的阶级成分,是“黑七类”里的最高级,最黑的一种。我终于抛开了书本,因为我知道,这一类人的子女,再努力也是白费力而已,没有出头之日,大学的门对我肯定是关得紧紧的。

我应该是68届高中毕业,但68年过去了,还是呆在学校,没有出路,结果等来了“一片红”,那意味着所有的学生,不管是“革命小将”,还是“黑七类”的子女,统统“上山下乡”,到“革命最需要的地方去”。革命小将们写了血书去了“北大荒”,我有自知之明,去了贵州一个偏远的山寨落户。在农村,我拼命干活,从不看书,真正成了“不读书,不看报,什么学问也没有的”人啦。(这些话后面加上“大野心家,大阴谋家”是当时用来形容林彪的专用术语)我有时想,要是当时有人来指点我,让我认真读书,那就好了,可能我现在会有完全不同的身份和生活。但转念一想,就算有高人指路,我未必会相信,那时真正是眼前一片漆黑,一丝光明也看不见啊!就这样,我浪费了十年时光,那是我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1977年初,插队八年后,有人大发慈悲,同意招收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进师范读书。我感到震惊,居然还有人要我!这无疑要冒相当的风险。所以我感激师范的校长,他给了我一个“饭碗”,我终于可以离开农村,可以确保有自食其力的能力了。但是,内心还是有一丝挣扎,我是高中毕业,再去读中师,有些浪费。但耻于如此年龄还要依靠父母,我很快就到校报到了。

但谁也想不到的是,在我踏进师范大门刚刚几个月之后,高考恢复了!我要求报考被拒绝了,因为我已经是在校生。命运给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虽然非常失望,我还是投身到久违了的学习生活中去了。又拿起了书本,我忽然感到我有了自身价值,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立刻成为众人尊敬的对象。我很快学完了中学数学的全部内容,又自学了微积分。那绝对是很奇怪的经历,因为我借到了一本微积分的书,拿来翻了几页,觉得很迷茫,就放下了。谁知几周后的一天,我忽然感到我明白了。于是又拿出书来看,两,三天的时间,这座高峰就被征服了,那种感觉真是奇妙!78年我成为唯一的留校教师,其实招我时,校长就有这个打算。我开始在师范教书,领到了我久久渴望的第一份工资。我教数学,应该说是驾轻就熟,但命运又把我带回到我一贯喜爱的英语中来。因为落实政策,遭到下放的一位大学英语教师返回原校任教,校长要求我立刻接手她的工作,弄得我好一阵手忙脚乱,毕竟,我有十来年没碰过英语啦!但我二话不说,马上走马上任,舍我其谁?我开始拼命努力,买了一大堆书,词典两,三本,语法书有四,五本,还有当时能买到的几乎所有大学的英语教科书。每天晚上不到十二点绝不上床。许国璋,俞大胭的大学英语八本,英语九百句,Essential English 四本,甚至还有上海二医谢大任的医用英语等等,都是那时自学的。好辛苦!但很快乐,唯一的苦恼是,有了问题没人问,拼命翻词典,语法书,实在看不懂,也只好罢了。偷听VOA,BBC的英语广播是常有的事(那时还有风险,收听敌台可能被抓)。

我在师范只教了两年书,随后调去了安徽一家铁路工厂。先去电大辅导英语,虽然我自己还不是大学生,但照样辅导大学生。顺便自己又跟着电大课程,读完了高等数学全部课程,考试还得了高分。拿个电大毕业证书?愿望不强烈。就这样拖着,到了86年,经过严格的考试,我被安徽教育学院英语系录取。那是“专升本”,两年就可拿到本科文凭,我没有上过大专,就以“同等学力”的资格报考。考试有五门:1。英语阅读(我得了最高分);2。英语语法(我也得了高分);3。英语听力(因为没有正规训练,得分较低);4。政治(最低分);5。教育学和心理学(基本过关)。后来得知,进校时,我的英语专业成绩最好。

我是一个特殊的学生,在20个学生的班上,我是唯一没有上过大专的,年龄最大(比最小的要大18岁),所以就让我当班长,得了NO 1,老工头的绰号(上海解放前纱厂里的工头叫“拿摩温”,即英语Number One)。到两年后毕业时,我的同学有一大半读了研究生,我却不在其中。不是我没能力,我本可以去美国,我的老师愿意推荐我,可我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孩子还小,父母年纪老了,身体不好,还是呆在家里为好。我没有雄心大志,只是一个顾家的男人罢了。两年的大学生活,原打算去“混”一张文凭,可谁知是“脱胎换骨”,彻底大变样。我前后遇到了九位美国人当我们的英语教师,他们在美国就是大学英语教师,都是基督徒,他们加入了一个组织,自愿无偿到中国来教书。中国的教师也很棒,一个是从小在澳大利亚长大的归国华侨,一口标准的“Queen’s English”,让美国人十分佩服;系副主任看了大量的英语书,他看英语可以像看中文一样轻松,而且思路特别敏捷。有如此优秀的教师,是最幸运的事情。我发奋读书,进步之大,之快,是没有上大学之前不可想象的。我的口语成为我的强项,是因为我常常在晚上学习累了之后,到美国老师那里去吹牛,聊天,不到12点不回寝室睡觉。我的阅读原来就较好,加上我从美国老师那里借来了大量好书,甚至一些当时的禁书,涉及历史,心理,政治,宗教,经济等各个方面,往往是三天读一本,读得眼睛都吃不消了。如此强化学习,效果很好,才使我今天还可以熟练运用英语。88年,我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毕业证书,这张证书本该在16年前就拿到手的,虽说晚了16年,我也没有实现自己的理想,但还是值得庆贺!

我常常问自己,要是当年插队时,就知道19年后我还能大学毕业,会怎么想?这很荒唐,因为当时绝对是想不到的,想到这一点,我不禁感到满足,幸福,难道不应该吗?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