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杨福家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2010-01-29 17:09:33|  分类: 教育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福家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杨福家何许人也?他是复旦大学的教授,曾经担任英国诺丁汉大学的校长,是中国大学教育改革的推进者。他对于中国和外国的高等教育有相当深入的研究,是这方面非常难得的专家中的专家。昨日文汇报第五版刊登了他的文章《对教育改革,必须有更大的作为——对中国教育现状的危机感与对策》。

杨教授先用以色列的例子来说明教育的重要性。以色列是个小国,面积和北京差不多,人口是上海的三分之一不到,60%地区是沙漠,90%是干旱地,但却是农业,科技强国,其出口80%是高科技产品。就是这样一个似乎不起眼的小国,教育投入占GDP的12%(我国的目标是7%,目前尚有很大的差距!)。以色列已故总理拉宾在解释为什么他们那样先进时说:“以色列有七所一流大学。”中国有几所国际一流大学?这是困扰临终时钱学森教授的痛!也是全中国人民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杨教授认为,要培养杰出的人才,必须有“真正的大学”,而真正的大学必须要“依法办校”,以达到“无为而治”的境界。他引用了“老子”的名言:治大国若烹小鲜。小鲜即小鱼,烹小鱼不可多加翻动,多翻必将破碎不堪。其实,杨教授要表达的,就是对高等教育不能“瞎指挥”,目前的状况就是干涉过多,让人无所适从,这是我国高等教育得“负分”的根本原因之一。他要“依法办校”,实际上就是不要“人治”,要“法治”。“人治”有过多的随意性,特别是某些官员权力过大,他们凌驾于“法”之上,他们造成的指挥错误,被贯彻执行,却不必为此承担失败后果的责任。除去“人治”之后,就能“无为而治”了。当然,在此,杨教授并未提到我们目前的“教育法”是否完备合理的问题,要是“人治”问题得到解决,“法”是可以修改完善的。对此,杨教授引用了温总理提到的人民艺术家赵丹的临终遗言:“文艺,是文艺家自己的事,如果党管文艺管得太具体,文艺就没有希望。”他认为对教育也是如此。

杨教授对此开出的药方有八味药:

第一味,教育领导部门的职责是保证各校依法治校。(具体的事情由各校根据情况自己解决,领导不能作越位的干涉)

第二味,政府按照规定提供足额的办学经费。(不得以各种借口拖欠,挪用拨给学校的钱)

第三味,大学要三权分立,以权力制衡权力。这三权是1. 党委会 2. 校务委员会  3. 学术委员会 。 在三个委员会中,要求在教学科研第一线的教授至少应该占三分之一(这个比例说明目前大学根本没有多少教授进入权力部门,从而具有发言权。即使将比例提到三分之一,也是远远不够,何况大大少于此比例。三分之二应该是比较合适)。还有学生代表,以及校友代表。党委会的工作只是保证学校执行国家的法规与政策。

第四味,取消校内行政级别,保证教授的话语权;保证教师有80%的时间用于学校工作,使教授成为学校中最受人尊敬的称号。(把这些话反过来读,就读出了我们大学的现状:行政级别森严,教授没有话语权,教师把不少时间花在和教学无关的其它方面,教授在学校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第五味,自主招生。各校有自己招生的特色。(办学要有特色,使得具有不同特点的学生进入具有不同优势的学校,这样才能培养出杰出的人才来)

第六味,小班化教育,推行《雅典学派》的理念: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如温总理所言:一所好的大学,不在高楼大厦,不在权威的讲坛,也不在那些张扬的东西,而在有自己独特的灵魂,这就是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要通过讨论与交流,师生共进,教学相长,形成一种独具特色的学术氛围,并不断完善和发扬,影响越来越多的人。这样,真正的大学就形成了,就会有一批有智慧的杰出人才出现,整个国家就有了希望。总理这些话说得好极了,当人们可以自由追求真理,教育才有希望)

第七味,引入“住宿学院”的制度。此制度由英国名校牛津,剑桥开创,美国哈佛,耶鲁等引进,从体制上保证素质教育,创新思维的培养,在教育上取得极大的成功。

第八味,引入“博雅教育”,即通识教育,素质教育,把“如何做人”放在教育的首位。(博,即广博,既学文,也学理。雅,指的是各人的修养。不是我们目前搞的十分功利的教育,比如需要电脑人才,就人学生学电脑,而不及其它。这样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只能充当无思想,不懂得如何做人的工具。)

这八味药是杨教授开出的一剂良方。同时,他还建议寻找几所大学作为试点,从2011年开始行动。据他认为试点学校的条件是:有和谐的领导集体,有懂教育,又懂政治的领导人。建立严格的“章程”,依法办事,在法律的框架内,有自主办学权。不知杨教授本人是否为合适的领导人选?他懂教育是肯定的,但懂政治?为什么还要懂政治呢?懂法不就可以了吗?

依笔者看,杨教授的确是教育专家,大学的优秀管理专家,完全有能力来管理他设想的“真正的大学”。但试点学校在哪里?挑几个名牌学校行不行?恐怕想得太简单了!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些名牌学校的办学制度和理念逐步确立,但这些东西和杨教授的想法差距非常大,因此校内习惯势力非常强大,所以改革的阻力一定也很大。即使派杨教授去主持工作,他很难,或者说根本无法扭转乾坤的。不如干脆另起炉灶,办一所新的大学,也许更有希望成功实施这样的大动作。深圳科技大学可能是个选择,那是一所全新的学校。校长朱清时,原来是中国科技大学的校长,做了十年。他的想法和杨教授是基本一致的,坚决主张大学“去行政化”,“去官化”。

众所周知,中国大学的教育已经到了非改不行的地步了。情况的严重性,紧迫性是不言而喻的。从中央到地方,从领导到群众,大家都有改革的强烈意识。朱清时和杨福家,还有一批学者,专家,正在努力思考并设想逐步实施大学的教育改革。大家正拭目以待,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钱老的担忧会烟消云散,我们中国会拥有一批国际一流的大学,为我们强大的国家奠定坚实的基础。

 

附:朱清时校长的访谈录

朱清时:我过去是做科研的,1994年调到中国科技大学才开始搞教育,先后做研究生院院长、副校长,1998年开始做校长,做了十年。在中国科技大学的十几年里,我一直在思考教育改革。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会想到要搞教育改革呢?

朱清时:现在回头看,我的认识经过了三个阶段。刚当研究生院院长的时候,发现教育现状不理想,认为我们的课程体系不行,内容太陈旧,教材不好,老师讲的也不是太好。我在国外的大学做过访问学者,知道国外大学的教材写得很精彩,学生都很爱读,而且教材更新很快,知识组织得也很好。相比之下,我们严重落后。所以我在中科大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到全世界各地去调查,回来编写新教材,进行教学改革。

经济观察报:效果如何?

朱清时:开始还行,后来推进不下去了。因为我发现,不是教材的问题,教材是表面的现象,是技术问题,还有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应试教育。不管是高等教育还是中等教育,都是灌输式教育,把学生是当作灌输的对象,不重视学生内在能力的培养。于是我做校长以后,就努力改革这个问题。做了很多试验,也做了很多工作,最近两三年我发现,这也不是根本问题。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呢?

朱清时:我们要做的改革,包括培养创新能力,素质教育,想了很多办法,喊了那么多年,没有效果。而国外的一些著名大学,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剑桥大学从来不提这些口号,但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就是很有创新能力。于是我认识到,有一个更深层次的机制和体制在起作用。2008年我卸任校长以后,角色换了,想回到教学和科研生活中去。这时发现,学术气氛发生了明显变化,老师和学生们的创新能力都在明显地萎缩。现在杂志比以前多多了,可是很少有人读了,即使读了也没有什么收获,因为极少有有原创性的学术论文,多数是水分太多。也就是说,现在学术界制造出来的大量产品即出版物由于缺乏内涵,没有读者,不仅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而且印刷品回收,还污染了环境。

经济观察报:这种萎缩还有其他方面的表现吗?

朱清时:我还发现,教授、研究生和本科生对学术交流的兴趣都淡漠了。没有交流,新思想就不会有发展。我在年轻的时候,特别是在国外的时候,学术界最大特点就是酷爱交流,在国际会议上主动和不认识的人交流,汲取别人的新思想。而现在呢,学术活动虽然多了,多数都是讲排场,都是请一些大腕做大报告,没有什么年轻人。不是因为大腕们有什么真知灼见,而是因为他们身份地位高。大家并不在意交流新思想,而是崇拜权力和地位,这是对学术的伤害。年轻人之间的学术交流也没有了,一方面是大家对新思想的追求已经没有劲头了,另一方面即使有了新思想都要保密,害怕别人“抄袭”,自己埋头苦干,期待一鸣惊人。闭门钻研者往往一事无成,因为所有的原创思想都需要在交流当中不断磨砺才行。这些现实让我深深感到,现在学术界的创新能力不仅没有进步,而是在退步,在萎缩。这是为什么?

根源是教育体制行政化

经济观察报:你思考的答案是什么?

朱清时:答案就是我们的教育体制行政化。教育体制行政化的含义,就是把学术机构当成行政机构来管理。书记校长都是上面任命的官员,下级服从上级,谁的官大就听谁的。作为学术机构,大学的灵魂是什么?就是学术至上,追求卓越。在行政化的大学里,追求学术卓越的人地位卑微,于是大家不去竞争谁学术做得好,而是看谁的权力大、地位高。位高权重之后,包括教授职称、学术资源、学术经费、生活条件等等,什么都来了,何乐而不为?

经济观察报:这带来了什么后果?

朱清时:大学教授们没有话语权,只能去迎合权力,或者主动去做官。特别是最近这十多年,大学行政化越来越严重,学术精神萎缩得很快。十多年前,给教授一个行政职务,他还会犹豫,怕耽误了学术。现在呢,一个副处长、处长的职位都会有好多教授去竞争。大家追求什么?崇尚什么?这直接影响到人们的能力朝什么方向发展。所以我现在才认识到,课程改革、素质教育其实都是浅层次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体制问题。在行政化的教育体制下,大学里追求卓越的风气变成了追求官位,崇尚学术变成了崇尚权力,权力变成学校运转的中心了。在改革开饭之前,我国农业的问题与现在教育的问题很相似,那是的农民是高度组织起来的,行政权力干预农业生产,其实是另外一种行政化,结果大家一点积极性都没有了,农业搞得一塌糊涂。包产到户实际上就是“去行政化”,行政权力不再干预农民,农民自己来决定种什么,怎么种,农业就恢复了生机。工商业也是一样,建国之初实行公私合营,但是改革开放的时候发现这样做不行了,于是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各种所有制都可以搞,就是要焕发人们的创新能力。工农业的这些改革使我国的经济大发展。

经济观察报:唯独教育没有改?

朱清时:因为教育没有改,教育的现状跟农村改革之前的农业一样,没有效率,没有创造性。中国教育面临的根本问题是体制改革,是去行政化、去官化,把学校的文化和风气扭转回到原本的状态。大学是一个学术机构,整个机制应该让所有人去崇尚学术卓越,哪怕是个很年轻的小孩,如果他的思想很精彩,人们都应该尊重他。就像陈景润,当时他的地位虽然很低,可是他的数学天才让所有的人都尊重他。70年代中国出了一些人才,包括杨乐、张广厚、陈景润。现在的教育规模比过去大多了,民众的教育程度比过去高多了,反而没有这种杰出人才,更没有解放前培养的钱三强、邓稼先、杨振宁、李政道那样的大师了。从2000年国家最高科技奖设立到现在,得奖的一共有14人,其中有11人是1951年前毕业的。不是我们的人不行,不是我们的经费不行,甚至也不是我们的课程体系不行,我们的教授跟国外教授智商一样高,一样能干,但是不恰当的体制下教授发挥不了聪明才智,就像过去农民发挥不了作用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