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又见“思想工作者”的她  

2011-04-26 22:24:17|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思想工作者”的她

所谓“做思想工作”,就是用各种大道理、小道理,来说服一个思想转不过弯来的“落后人士”的专用术语。我曾经有幸遇到一位没有料到的“思想工作者”,经过她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终于决定听从劝告,从而不致堕入无底深渊,随后摆脱困境。此事刻骨铭心,永难忘坏。不料相隔38年之后,和她又得相遇,岂非有缘?

几天前,我们曾经一同下乡插队的兄弟姐妹们相约外出三天,为我们中的部分人过60大寿。这为大家提供了极好的机会,可以有充分的时间相互交流。其实两年前,我曾经在庆祝下乡40周年的大会上遇到过她。因为是我主持会议,忙于应付,抽不开身,而且时间太紧,实在没有机会,故而错过了机会。此次再见,终于得以将这一段往事详详细细告知于她,以了这心愿。哪知她读过我的博客,对此事有所了解。但惊人的是,她居然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做“思想工作”的人!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当年,我下乡已经四年多了。前途茫茫,心中苦闷,彷徨无计。岂料喜从天降,竟然县一中看中了我,让我去县城的“最高学府”代课!作为老高中生,信心满满,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当一个优秀的教师。甚至做起了美梦,幻想要是干得好,说不定有机会把头上那个“代”字帽摘去,在县城里面当个教师,那还真不错呢。这让身处漫漫长夜之中的我顿时看到了一线曙光。可是谁能料到,居然会乐极生悲。这美梦之花尚未爆芽,就被彻底掐死了。

一天,区委副书记突然把我叫了去,我喜滋滋跑去,以为好事就要成功。可谁知书记大人板着脸,劈头盖脸就给我一顿训斥。说我这个黑崽子(我父亲被污蔑为国民党特务,完全是无中生有。即使我父亲是特务,我不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么?还硬要逼我当个小特务不成?),不愿意好好改造,为贫下中农服务,一心只想着向上爬,革命群众绝不答应!既然你可以教书,县里不用去了,就派你到羊肠学校好了。我被彻底训蒙了,稀里糊涂回到了寨子里。我实在想不通,自己究竟犯了什么大错误,我什么也没干啊!太冤了!

可是更令人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第二天上午,有人来找我,说是羊肠学校派来接我的,还牵着两匹马。老乡们告诉我,羊肠是最偏远的地方,不通公路,很难行走,步行得四个小时才能到达。我其实并不怕困难,但是令我无法忍受的是,我本无过错,却因此被“充军”一般“发配”到那种地方去,对我简直是奇耻大辱!我牛脾气一上来,心一横,脱口而出:“我不去!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去!”不久,书记又把我找了去,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给你三天时间,好好反省。三天后,给我回话。”

这三天是我一生中最难熬的日子。真正的度日如年!幸好我的神经足够坚强,否则疯掉了,也不是没有可能。最终,我咬紧牙关,要我屈服,没门!当我丢给他两个字“不去”之后,我才体会到什么是绝望。我很明白,我的下场将很惨。我被判的是“无期徒刑。”只要这位书记在位一天,我想不出我还有什么机会。

好几天,我都是浑浑噩噩的,好似失去了灵魂一般。我不知道如何在生产队里打发这毫无希望的日子。这时侯,她来了。说来也怪,我当然知道她的名字,因为她是个“红人”,很“革命”的样子。对这样的人,我是避之不及的。但是她怎么会知道我呢?她和我之间毫无瓜葛,互无往来,即使见了面,也不一定会打招呼的。我们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不到一起去的。可是,她竟然亲自跑到我的生产队里,来做我的思想工作了!实际上,我对她的到来,十分抵触,非常的冷淡。她说了什么,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记得她态度很友好,讲话很实在,分析了我的处境之后,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到塘里中学去代课吧。虽然也很远,但是毕竟通公路。更重要的是,她自己也决定到塘里附近的一个小学当老师。想到她一个年轻轻的漂亮女孩子居然不怕困难,敢到那样偏远的地方去,我还能说不去么?更何况她也许是受某人之托,给我个台阶下,同时也好让领导有个台阶下,我还能拒绝么?到了那个份上,答应是唯一的选择了。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几天后,我去了塘里中学。学校就在公路边,但是条件很艰苦,不通电,晚上批改作业必须点马灯。可想不到的是我遇到了最好的学生!他们都是水族,对老师简直是太好了,让我至今感动不已。可我还是只在那里呆了一个学期,临走时,才感到有离不开他们的心痛。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们啊!在那段时间里,我常常去看她,和她一起去赶场,很开心。不过,我们之间却完全没有一丝浪漫,有的仅仅是纯洁的友情而已。为什么?说起来难以置信,但这是真的。我有一条底线:离开农村之前,不谈恋爱。当时,我对男女之情从不考虑,对本能的压抑已经到了最高境界。以至于到了后来,可以谈恋爱时,才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应有的激情,那恐怕是长期压抑产生的副作用吧,不禁感到遗憾,但也是无可奈何了。

我一直有一点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到那样的地方去呢?我是被逼无奈,难道她也有什么难言之隐么?现在她给我揭开了谜底。她原先在镇中心小学当教师,但领导上要她当校长。她担心自己无法领导那些老教师,便主动要求到更偏远的地方去锻炼。这样革命的要求,领导当然不能拒绝,必须支持的。她到了那里,工作得很好,学生很喜欢她。她甚至还给农民们开办夜校,扫盲。她在那里干了两年,这样的革命精神实在让人佩服的。后来,她被调到县委宣传部门,担任了领导职务。记得下乡时,女生成为先进典型的不少,她们的革命精神要强得多。男生呢,似乎要落后不少,惭愧啊!

我这一生,被做思想工作的事情,也有多次。但唯有这一次,印象特别深刻。遗憾的是,她竟然说记不清了。不过,她还记得我们曾经在一起赶场,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我应该感谢她,是她给了我机会,使得我教到那么好的水族孩子。是她使得我离开了生产队,从而摆脱了苦闷的心情,投入到新的工作之中去,并从工作中获得快乐。要是她不来,我无法想象那一段日子怎么熬过去?

我离开塘里之后,就回上海探亲了。等我从上海返回寨子,不料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区委副书记调走了。我的“无期”又变成了“有期”,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由此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人永远不该绝望的,因为世上的事物,总在变化。

谢谢你,曾经做我思想工作的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