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学业会商”到底是什么货色?  

2011-06-14 22:29:23|  分类: 教育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业会商”到底是什么货色?

北大,令学子们高山仰止的国家最高学府,如今却常常遭到批评。其实,被批评是一件大好事,这恰恰说明北大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很高,而且大家对她的期望更高。要是一旦发现北大有什么问题,大家绝不会轻易放过,必定要来个万炮齐轰,直到轰出个让大家满意的新北大,才肯罢手。有如此强大的舆论监督,那是北大的荣幸,也是北大成功的保证。

不久前,北大出台了“学业会商”制度。据说是针对学生学业困难,采取的帮困措施。帮助的对象,主要包括十类学生: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生活独立、网络成瘾、就业困难、罹患重大疾病、受到违纪处分等。 这个制度的出台,据校长周其凤所言,会商制度的提出和他本人有关。“刚到北大当校长不久,接到一位家长的信,信中说孩子曾非常优秀聪明,但在北大读书时没把握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功课一科一科地挂,遭遇劝退。”周其凤说,“看了这封信,非常痛心。如果学校能早点发现问题,尽可能早关怀、早指导,通过学校、家长和专家的努力,帮助他们克服困难,渡过难关,也许就能帮助这样的孩子。这就是建立学业会商制度的出发点。” 由此可见,此事的初衷,绝对是好的,对于部分困难学生来说,应该是非常有益的举措。

但是这样一个好东西,还未出台实施,就遭到全国上下的非议,其中不乏极为激烈的批评。原因只是在于“思想偏激”这四个字。如何定义思想偏激?什么样的思想属于偏激呢?如果偏激了,就要会商。怎么个会商法?要是会商不成功又如何?下一步要采取何种措施?如此问下去,越问就越无法回答了。这让北大的官员慌了神。于是,北大学生工作部副部长査晶称,会商是在学生难以依靠自身力量克服困难,甚至连从事学生工作的老师也力量有限的情况下,由学院组织教学、教务、心理咨询、后勤服务等部门的老师乃至校外专家,对这些同学的学业情况进行全面深入分析和科学评估判断,从而有针对性地制定并实施帮扶支持计划。会商不是管制学生,也不处罚学生。这个解释,还相当不错。不料,接下来,还是这位官员,说出的话就让人很不放心了。她说,“思想偏激”的具体例子是,“主要是因为有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一些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请各位仔细读一读她的话吧。她举这样的一个例子是为什么呢?难道批评食堂涨价区区两毛钱就算思想偏激?凡是有正常思维的人是绝不会这样思考的。如果真要算的话,这样的偏激难道学生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克服困难,还非要什么专家之类一大帮来分析,评估,帮扶么?这正是令人恐怖的地方!连这样的小事都可以算偏激,都要如此兴师动众,学生本不偏激,恐怕也要搞得偏激了!不然就赶紧闭嘴,小心为妙?但这还是北大的学生么?那就太小看他们了吧?

其实,这位副部长的本意并非如此。她想要表达的,大概是这样:所谓思想偏激,绝非大家所想的那样,是什么非常严肃,重大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所以大家不必深究,不要抓住不放。可惜,她的水平真的不怎么样,表达能力的确还有提高的空间。因为大家自然会想到,如果这么样的小事都算偏激了,那么更大的事情不是更加偏激了么?那还得了!如果偏激的程度和帮扶的手段可以成正比的话,还不知要搞到什么样子呢?不是很恐怖么?经历过各种“运动”的人还有很多,所以马上要对这样的“会商”提出会商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看一看需要会商的学生分类,忽然觉得也有问题。北大的学生,都是“天之骄子”,难道会有“学业困难”的可能么?还真有。比如李敖的儿子李戡,据说已经上了“黑名单”,学业困难。原因呢,据说是网瘾太厉害,导致学业受到影响。至于李戡的思想是否偏激,李敖没有提到。不过,据李敖说,他给北大130万,要给胡适打造一个铜像,立在北大校园里面,北大还未想通。不知这等思想,算不算得上偏激?想来应该算的。那么李戡是否也有这样的思想呢?李敖没有提。想起来他也应该赞成他的老子的想法吧?于是,李戡的问题就多了一条,不知如何处置?李敖一贯是思想偏激的,非常有名,因此而坐牢多次。要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话,也许还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问题可就大了,不好办。

大家都知道,学术无禁区,是搞学术研究必须遵循的原则。否则,学术不会发展,不会进步,学术就死亡了。而思想是学术的灵魂,没有自由的思想,这思想也就没有了生命。但是,我们的确存在许多的禁区,跨越了这些禁区是危险的。记得曾经就发生过因为教授跨越了禁区,学生到派出所举报这位教授,而教授因此受到派出所的传唤和问话。在学术殿堂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不由得大家不感到某种困惑。到底该如何做学问呢?

偏激,是个非常灵活的概念,没有确定的标准,因此无法界定,让人感到很不放心。不可否认,大学的官员之中,必然存在一些“小题大做”,甚至“无事生非”,“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左”得厉害,动不动就想给人来一点“帮扶”,如若不听“劝告”,会发生什么,大家还真不好说。正因为这些原因,大家对“思想偏激”提出的批评相当激烈,也许就是“偏激”本身啦?

大学生,特别是确有各种困难的大学生,当然需要真诚的帮助。建立帮困制度,绝对是必要的,还必须做到位,做出成效来。不闻不问,是完全错误的。应该看到,大学生在思想方面,发生问题是完全可能的,也需要良好的帮助制度。不过,这需要十分慎重。因为学生毕竟是学生,有各种想法很正常。他们探讨各个思想领域的行为,应该受到鼓励,而不是给他们戴上“偏激”的帽子,使得他们受到打击。那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伤害,必须坚决避免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