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么?  

2012-12-28 21:33:39|  分类: 教育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么?

对于今天的教师,有两个不大好听,但却比较恰当的比喻:一个是服从领导的“机器人”;另一个是教育专家搞教改实验的“样本”。领导制定所有的“游戏规则”,给“机器人”输入“程序”,于是“机器人”就乖乖开始工作了。教育专家要搞教改实验,这年头搞不搞教改是态度问题,不搞是绝对不行的。实验对象是谁?当然是教师和学生了。至于实验结果如何,并不重要,他们也不必对此负任何责任的。作为“实验样本”,教师“机器人”又被输入另一套教改实验的“游戏规则”。那么当这两种“游戏规则”发生冲突时怎么办?可以想象,不可避免,“机器人”的反应要产生混乱。这便是当下教师的工作状态:难堪,无奈,沮丧。

“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这是昨天文汇报上一篇署名作者张克中的文章的标题(文章转载在后面)。按照惯例,对这个标题先得解读一下,很有些味道。如今,“要过”的真实意思,实际就是“不过”。在张先生看来,教师是没有什么专业生活的,否则这篇文章就不必写了。什么是教师的“专业生活”?想起来应该是教师本身的基本素质的养成,包括学术上的发展,对教育认识的发展等。归根结底,这个标题的意思是明确的:那就是教师的生活不专业,所以产生了一大堆的问题。于是教师又一次成为挨批的对象了。

文章一开头,张先生提出一个有趣的结论:“医生越老越吃香,教师越老越不值钱。”不知此说有什么依据?他给出的原因是:教师一生没有真正踏上专业的道路。医生和财务人员一样,的确是越老越吃香。原因是他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无法和他们相比。那么教师呢?老教师不是同样经验丰富吗?为什么就“不值钱”了呢?先得声明,值不值钱不是张先生说了算的。但假定不值钱,有什么理由呢?要知道医生和会计,干的主要是技术活,只要能治好病、算好帐,就是好医生、好会计了。但是对教师的评价体系不同。教师学问好还不够,教书还得育人不是?大家以为孩子们喜欢年轻教师,不大喜欢和中、老年教师打交道。好像不错,但也不尽然。随着学生年龄的增大,这个倾向会发生逆转。看看大学生吧,他们恐怕更敬佩有学问的老教授,特别是文科的饱学老先生。所以所谓老教师“不值钱”,可能只是因为年龄相差大,不容易相处导致的。还有一个比较隐蔽的原因:老教师的丰富经验可能恰好并不符合如今轰轰烈烈的教改“游戏规则”,他们常常被视为教改的阻力和绊脚石,只能被边缘化了。在领导和专家的眼里,他们自然就“不值钱”了。因此,说到底,其实对于专业化道路的定义,也是有很大分歧的。

张先生提出:“如果一个行业内部所有的从业者都屈从于行业外部的专业水平判断,这本身就是没有专业素养的表现。”仔细一看,这句话很成问题。既然是“行业外部”,何来“专业水平”?暂且不论。也许张先生不是语文老师出身吧。但“屈从”二字,倒让我想到很多。“机器人”当然要服从的,否则就下岗。这年头要当教师的人可多着呢!敢不从命?不过转念想想,当校长也难。校长要时刻看紧一条“生命线”,那就是教学质量。说简单一点,就是分数线或者升学率。因为主管领导局长关心的就是这一条。要是达不到要求的话,下场一定不会好。可是,其实局长也同样难。要是分数难看的话,自己的官帽就可能保不住。因为还有上面更大的领导,据说他们得向百姓有个“交代”,要“对得起”大家不是?说到底,分数就是他们的“政绩”。就这样一级一级压下来,教师“屈从”是必然的了。谁敢不从试试?可是,屈从了不就是没有专业素养了么?的确没有了,但是管不了那么多!先得保住饭碗不是?

张先生哀叹:“然而不幸的是,现实教学中我们拥有大量仅为考试而存在的教师。我们过着非专业的生活,从事着非专业的教育行为,却想象着专业的美好结果,最后收获的只能是苦涩。”这倒是真话!但问题是,究竟是谁造成了如此可悲的苦涩?难道教师就喜欢这样非专业的生活么?不可否认,当然有不少教师虽不说喜欢这样,但是已经“认命”了,他们放弃了。如今“弱势群体”这个词常常被提起,教师是不是属于其中?然而,可以肯定,教师中也有坚持提高自己专业素养的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对教育有深刻的认识。不过,在如今的教育大环境下,他们的日子大概过得比较艰难。

张先生提到“教育要留白”,说得好极了!给谁留?张先生以为是给孩子们,那无疑是应该的。但是还不够,他好像忘记了一件事:也得给教师们留白。不给他们留白,教师们焉能进行他提到的“静养式阅读”?问一问今天的中小学教师,他们有可能搞什么“静养式阅读”么?他们会马上毫不犹豫地回答:“还静养?还阅读?开什么玩笑?天天从早忙到晚,回家了累得连话也不想讲。双休日除了忙家务,就是需要补觉。不然,天知道下周怎么撑得过去?”这是相当普遍的现象。不过,像张先生那样的人,大概是没有体会的吧。

为什么教师那么忙?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忙是瞎忙,是做秀,是应付不断推出的教改实验产生的结果。层出不穷的教改实验带给教师们层出不穷的负担。比如,要搞什么“学案”,那是非常庞大的工程。仅仅一个单元,教师需要编出来的学案常常有几十页之多。教师的额外工作量是惊人的!可是搞了一阵,发现效果并不怎么样,于是悄悄下马。不过,别高兴得太早!新的花样又被发明出来。不然,让教师们“太空”了,绝对不行。给他们留白?没门!有人说,专家的本事就是尽量“折腾”教师。

不过,说到底,各个学校对教改实验,总是奉行高举旗帜,高声吆喝,大力吹嘘,唯恐落后的姿态的。但这不过是表面现象。如果你深入观察,就会发现,学校里必须落到实处的,不敢懈怠的,依然是分数和升学率。这个“生命线”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个简单道理,很丑、很明白,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罢了。可张先生居然抬出什么美国的心理学家来,说什么:“没有证据显示,任何家庭作业会提升小学生的学业表现。”对于这样的话,教师其实根本不会嗤之以鼻的。相反,教师们会欢呼了!但是家长要上告,校长要跳脚,局长会吃不消。这难道还有任何怀疑么?

张先生断言:“教育即人。教育旨在让人成为人。”不错!但不要忘记,教育这个任务并非完全由学校和教师来承担的。让不可能的任务硬要全部揽到教师肩上,既不公平,也属荒诞。张先生太过武断了吧?

那么,教师是否愿意成为张先生所倡导的“读书人”呢?我以为,只要给他们提供条件,大部分教师是愿意的。不知张先生自己是否也是一个教师?如果还是,请扪心自问:你说这些话,对你的同事是否公平?不过,从此文的行文来看,我的感觉是:也许张先生曾经当过教师,但已经脱离教书第一线,担任领导、或者专家很久了。我的猜想大概不会很离谱吧?难怪他有此离谱的感想!

《文汇报》教师要过专业的生活    作者:张克中

现在谈教师的专业发展时,常有一个现象对比,在医疗行业,医生越老越吃香,然而在教育行业,教师似乎越老越不值钱。这一有趣现象的结论是教师没有像医生那样拥有真正的专业生活。作为职业教育者,如果自己一生的工作从来都没有真正踏上专业的道路,确是够遗憾的。尽管教育人与医治人是两个不同的科学领域,然专业的内在要求却应是相同的。

教师不专业的表现太多了,以至于我们都不知道说哪个行为是专业的,如果一个行业内部所有的从业者都屈从于行业外部的专业水平判断,这本身就是没有专业素养的表现。一个小学教师,如果他常常把课堂延伸到家庭,让学生父母也成为他知识教学的组成部分,他总是担心孩子在课余时间不写作业就是在浪费时光,那我们很难说他的这种行为就是专业的。卢梭老早就警告过:“误用光阴比虚掷光阴损失更大,教育错了的儿童比未受教育的儿童离智慧更远。”教育必须留白,作业不能把孩子所有的课余时间填满,但在今天的学校教育中,我们还有多少教师是这样认为的呢?当一个一年级孩子的父母将我们的大量家庭作业视为是对学生负责时,一个正常的有专业意识的教师却不能再把它当作一种肯定。

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哈里斯·库柏在1989年对家庭作业进行过一项专门的课题研究,结论是:“没有证据显示,任何家庭作业会提升小学生的学业表现。”我们的教师对此结论可能会嗤之以鼻,因为在我们这里,大量的考试成绩表明,家庭作业是能够带来学生成绩提升的。但请注意,库柏说的是“学业表现”,并不仅仅指我们的考试分数,比如学生对学习表现出的兴趣,学生在课堂上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等等,这些都比考试分数重要得多。一个学生短时间内在考卷上的表现不能真正归为学业表现,很有可能,数字刺激的最后结果是学生对学习兴趣的彻底丧失。再比如,一名中学教师,如果他的教学里只剩下了考试成绩,他所有的教学行为只为分数而存在,我们就很难说他是专业的职业行为。然而不幸的是,现实教学中我们拥有大量仅为考试而存在的教师。我们过着非专业的生活,从事着非专业的教育行为,却想象着专业的美好结果,最后收获的只能是苦涩。

造成教育非专业行为的因素太多太繁杂,不是我们用一篇短文所能说清的。我只想在这里表达一个观点,即我们要努力去过专业的生活。如何才能让自己过上专业的生活?这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却是我这篇文章想说的。过专业的生活须先有专业的认识,在具体化到学科教学的专业行为之前,我们必须有对教育的专业认同。什么是教育?一句话,教育即人。教育旨在让人成为人,而不是今天许多人认为的教育就是高考,教育就是考大学。这原本是教育的常识问题,但是今天要让人明白过来似乎已经有点困难。我们有些教师,从内心深处就认为,学生进入学校就是学知识,就是考大学,就是要考好大学。这种认识不能说全错,关键是如果教师的认识仅限于此,那就是错误的。有这种认识的教师,也不可能走向真正的专业生活。台湾学者黄武雄教授在《学校在窗外》中说:“学校该做而且只做两件事:打开经验世界和发展抽象能力。”我们现在做的是打开经验世界,把已有知识一股脑儿地塞给学生,理解不理解不管它,先死记住。记不住怎么办?反复操练!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让学生背概念,背公式,甚至背试题,逼着学生照葫芦画瓢且熟练地画瓢。至于“发展抽象能力”,却是被我们忽略的,我们没时间没空间也没兴趣顾及。对照一下我们今天的小学、初中、高中教育,哪一个学段不是如此呢?所以,在专业的学科生活之前,我们先有一个对教育的专业认同非常重要。

有了基本的专业本质认识,我们才能谈到走向专业的生活。在眼下,我以为读书是走向专业生活的准备。帕慕克说过,“把自己和书关起来”,这太重要了。杂文家、也是教师的吴非老师在《人民教育》发表文章主张“静养式阅读”,我以为说到了要害,也说到了教师的软肋。教师专业素养与专业能力的提高,前提是教师本身是个爱学习的人,因此阅读是绕不过去的。一个从业教育的人必须能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没有任何功利目的地去读些书籍,就像吴非所说的,“在一个不受干扰的环境中,通过阅读,自觉地反思教育教学工作,反思自己的生活品质,提高个人修养,让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读书人”。当一名教师是一个合格的读书人的时候,你让他没有专业的生活都是不可能的。

只有建立在专业行为上的教育,才是理想的教育。用一句诗性的话语表达就是,孩子来到学校,教育者应该帮助他们经营未来的世界,而不是复制教育者的过去。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就过上了专业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