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恶劣又荒诞的开端  

2012-03-15 22:06:14|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恶劣又荒诞的开端

3月17日,是我们这些已经跨过花甲之人永难忘怀的日子。43年前,刚刚经历了3年文革的荒唐岁月之后,我终于被懵懵懂懂“上山下乡”了。我不是“革命小将”,没有搞出“写血书,表忠心”,誓言到祖国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去之类热血沸腾之事。而是恰恰相反,作为“黑崽子”,我根本没有资格到东北,内蒙那样祖国的边疆去“战天斗地”,免得“一不小心”叛逃国外,出卖了国家机密。更没有机会“被照顾”到安徽,江西等离开上海比较近的地方,免去老是有可能“逃避改造思想”之嫌。不走?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且不说父母会因此被强制参加那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学习班”,我不忍心看着他们为了我受尽折磨。而我呢,最后还是得离开,又何必呢?其实,待在家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一点味道了。正巴不得赶快“逃离”被整得痛苦万分的“窝”,也好出去“透一口气”。于是,正好有同学来邀我一起去贵州,说那里有大米饭吃,我就马上报名了(这么荒唐的理由,当时却觉得很有道理)。谁知这一走,就是十几年!这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

从上海到贵州独山,行程2196公里,火车开行足足53个小时,途经浙江,江西,湖南,广西四个省。等到后来第一次回家才知道,单程火车票价,硬座是31.6元,那是当时很多人一个月的工资!1969年3月17日,从上海破落的彭浦车站启程。送别的场面给人的印象无法形容。当然家里的亲人都来了,简直是人山人海。等到汽笛一响,哭声竟然像是震天动地的风暴,刮遍全场。哭昏过去的不计其数。那种震撼,我居然没有感觉,我甚至都没有流泪。为什么?说不清。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堵得慌。真正让我体会那种哭声之凄惨,好似生离死别一般,是我下乡一年后回到上海,亲自到火车站去送一位同学上车的时刻,才忽然明白的。

因当时湘黔铁路尚未动工兴建,故火车必经江西到湖南,然后从广西绕道北上,进入贵州。从湖南进入广西后,火车就缓缓地在山里转来转去,钻过无数一个接一个黑黢黢的隧道,机车的浓烟裹着烟灰涌入车厢,把人呛得喘不过气来。昏暗的车厢里面,大家横七竖八趴着,歪着,好熬过漫漫长夜。猛然望去,不禁令人心惊胆战,好似电影里面激战过后恐怖的情景。列车沉重喘息着,发出凄厉无奈低沉的吼声,跨过无数桥梁,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河谷。车轮发出无休无止的咔嗒声,急转弯时尖利的刹车声,像是一把利剑,直刺我的心。先前是心里堵得慌,到此时发现我的心抽起来了,越抽越紧。忽然之间,冒出了一个念头:完了!那么远的路啊,也许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这么想,别人也这么想。真奇怪,大家早已流了这么多眼泪,但是当有一,二人发出轻轻的抽泣,加入的人还有这么多,难道眼泪流不完吗?可是,我依然没有眼泪。

当然没有卧铺。硬挺着坐这么长的时间,虽然年轻,还是免不了腰酸背疼,难过得要命。因为长时间腿垂着,脚肿得穿不进鞋,只好踩下鞋后跟,把好好的鞋当拖鞋使。更讨厌的是,个个弄得灰头土脸,脏的要命,蒸汽机车喷出的煤灰深深嵌在头发里,一挠头,立刻手指甲都黑油油的,真是恶心。头脑因睡眠不足而昏昏沉沉,糊里糊涂之间,天蒙蒙亮了。专列走走停停,下午,终于停在了独山车站。

摇摇晃晃下得车来,放眼一望,到处是雾蒙蒙一片(那是贵州特色啊),荒凉无比,远处依稀瞥见有个孤零零的一个小房子,想必是车站了。紧挨着铁路,就是一座奇形怪状的山(现在当然是美景了,但当时只让人觉得害怕),上面被雾气遮盖,看不清了。周围除了山还是山,县城在哪儿呢?忽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喧闹,原来是有锣鼓队在热烈欢迎我们呢!可贵州人敲锣鼓的方式很奇特,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没有亲切的味道。大家被告知先在车站集中,要举行一个仪式。于是大家松松垮垮排了队,聆听据说是一个副省长作的题为“欢迎上海小客人”的报告。讲什么?闹哄哄的,根本没听见。又是贵州话,听了也不太明白。在冗长的等待中,忽然回想起在上海时,听过贵州来人作的介绍,他把我们要去的地方说得简直是天花乱坠,什么风景美如天堂啦,什么少数民族姑娘漂亮浪漫啦,真是巧舌如簧啊!让我们这群无知的羔羊心中充满无数美妙的幻想。当然,我们并不傻,也不全信他的话,但谁也没料到现实竟然是如此离谱!这样想着,心中不禁燃起怒火一团。

据说我们当中有两个知青在来贵州前,家长在他们的包里压了一笔钱。家长悄悄告诉他们,如果觉得受不了的话,就立刻回家。结果,他们果然受不了了,第二天就很不体面地悄悄“逃回”上海去了。可我们这些“意志坚强者”,当逃兵绝不是我们的选择。心里想,倒想要看看下面还会怎么样?

领导的报告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终于结束了。然后,我们就被接到县招待所休息。那是县里面最高级的旅馆了。一间房里面有4-6个硬板床,一个桌子,一把椅子,桌上有两个暖壶和几个杯子。后来我们到县城办事,有人就住招待所,一个床位0.6元一天,一般是舍不得的,住不起啊。在火车上摇晃了两天两夜,骨头架子都差不多散了。现在终于可以有床平躺着睡觉,真是太好了。大家都累坏了,和衣栽倒在床上就睡,但朦胧间,觉得还在火车上摇晃。这种感觉,好几夜都摆脱不了。

分配到独山县的上海知青据说有五百多人。因为人太多,食堂招待能力有限,所以吃饭只能分批前往,轮到我已是第三批了。每桌八人,六菜一汤,现已记不清什么菜了,不过反正不合我们口味。盛饭用的是大土碗,装上一碗饭,胡乱扒上几口,就再也咽不下去了。有人为了发泄愤怒,就将菜一盘一盘扣在饭上,然后便扬长而去。细心的人在走出食堂时,隐约听到有人在哭。当时也没在意,后来才知道我们犯了大错!要知道当时的贵州,穷得叫人无法想象!有白米饭吃,就算是天大的幸福。天晓得县里为凑齐这六菜一汤,来喂我们这些上海的少爷、小姐费了多大劲!可我们竟如此作为,难怪服务员们要痛哭了。要不是领导压着,他们定要骂得我们狗血淋头,再狠揍一顿,方解心头之气!

其实,他们并不明白我们的情况。上海和贵州的差别,实在太大。我们又太年轻,不懂事,行事莽撞。事实上,许多知青从食堂返回到招待所,没吃到想吃的饭菜,还饿着肚子,心里很不痛快。于是不得已,拿出罐头来,吃几片肉,加几块饼干,算是勉强填饱了肚子。正巧有几只狗跑来,好多知青们在上海没见过狗,觉得好玩,就拿肉和饼干逗狗玩。这样做,后来回想起来真是后悔死了。这么好的食物自己都不够吃的,还喂狗。可当时,这行为一下子引起了当地百姓的公愤!不知不觉之间,我们身上的罪名就更大了,有人已把我们这些“小客人”恨得咬牙切齿了。

到第二天早上,有服务员在整理房间时,声称发现竟有人在床上画了“地图”。这消息虽然不知是真是假,可是这一下,所有的关于上海人的坏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县城。顿时引来议论纷纷,群情激愤,当地人看我们的眼神都变了样。上海来的不再是“小客人”,而成了“小魔鬼”!这可怎么是好?于是,有关领导便忙不迭地派大卡车送我们这些“瘟神”下乡去,免得让我们在县城里面无法无天闹下去,弄得不好收场。

卡车把我们拉到了基长镇上,基长公社所在地。但是,那里离开各自落户的生产队,还有不少路程。于是,各个生产队便派来了牛车,马车或驴车,来接我们这些人前往。有位老兄生平第一次有机会坐如此好玩的驴车,心里喜滋滋的,马上爬了上去,车上载着他的行李,等一切都搞好之后,就向生产队进发。可谁知,闹了个大笑话。说起来,还真是他下乡“受教育”的第一课呢。

他得意洋洋坐在驴车上,走出不远,不料这驴就发起了驴脾气。它先是慢慢吞吞的走,后来就干脆停了下了。赶车的老乡当然很生气,觉得在上海人面前丢了面子,便开始骂骂咧咧起来:“你这龟儿敢跟老子磨?看老子不整死你龟儿!……”可谁知骂了一大通,倔驴子不买账,就是不给面子。这一下可把老乡惹火了,逼急了。只见他猛地举起了鞭子,啪的一声响亮,挥了过去。驴子吓了一跳,便赶忙迈了一步。接着又是一鞭,驴子又迈了一步。这下老乡于是发了狠劲,手嘴并用。手里把鞭子挥得呼呼响,嘴里面恶狠狠骂道:“我日你的妈!我日你的妈!……”就这样,一日竟然日过了好几里地,鞭子不停,骂声不绝,简直是像唱山歌的小丑一般。更妙的是,起初,他老兄因为刚到那里,还不太听得懂贵州话,不明白那位“贫下中农”大叔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他毕竟不傻,慢慢的,他通过观察,猜测,便终于恍然大悟了。这一下,再也忍不住,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等到了生产队,才觉得自己的肚子都笑疼了,还疼了好几天呢。这就是他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一课!后来他把此事告诉我们,大家也忍不住哄笑起来。这样荒唐的第一课,教给我们这些未经“启蒙”的单纯的年轻人究竟什么好家伙呢?要知道,以后这样的“课程”还多得很,贫下中农真是很有意思的老师啊!

可以想象的是,没多久,我们这些人也“入乡随俗”起来。开口闭口自称“老子”;称呼别人呢,无非是“龟儿”,“野崽”,“那坨卵崽”,“屁眼客”之类原先根本不知道,或者从来不敢说的野话。更糟糕的是,大家说起来,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甚至还觉得这样才“亲切”呢!更离谱的是,竟然那些知青大姑娘们,也来自称“老子”,实在让人太受不了啦!瞧,这就是贫下中农教给我们的许多课当中的第一课!收获还不惊人么?

知青初到,差点引起公愤,那是因为互相误解而起。后来,知青犯下广为流传的“滔天罪行”,如顺手牵羊,偷鸡摸狗,东游西逛,不务正业,等等,等等,自是“有口皆碑”,“家喻户晓”了。其实,绝大部分知青绝非如此!但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真叫人有口难辩。然而,恶劣又荒诞的开端无疑造成了知青的坏名声,甚至难以改变。老乡们对知青的心情是复杂的,既讨厌又同情。不少善良的人们巴不得让我们早早“出送”,他们也好过平静的日子。因如此善意,不料竟然闹出奇事:有人因为“作恶多端”,却被寨子的乡亲们联名推荐,将其夸得天花乱坠,保送这个“害虫”上了名牌大学,当了工农兵学员。实乃天大的笑话!当然,对此,积极诚实的知青是笑不出来的。这只是荒唐年代的荒唐事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238)|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