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让文革真正成为历史的关键一步(里面的评论非常有教育意义!)  

2012-06-22 15:52:1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文革真正成为历史的关键一步 (今天还有这样的人,非常典型,值得领教一下!)

    我读书不多,记性也差,往往读了一本书,可记忆力好比一个破筛子,留下的非常有限。最近读了大师季羡林的“牛棚杂忆”,印象最深的竟然是他写的前言。记得前言里面重点解释了为什么他写了这本书后,没有马上发表,而是等待了足足五年之后才付印的原因。他解释说,因为这本书里面涉及到相当一部分人,当时他们依然活跃在各个领域。他担心这本书的出版,会给他们带来他不愿意看到的“不良”影响。作为一个厚道的长者,他想要等待。尽管当时文革已经过去了十几年的时间,不可谓不久,但是最终他感到失望了。因为他急切希望看到的那些曾经在文革中做过恶事的人,会终于良心发现,站出来忏悔;他也希望看到那些曾经受到严酷迫害的人,愿意站出来公开那些丑陋、恐怖的经历,以警示后人。可是,他等了那么久,却始终没有等来那些人的忏悔和曝光。他明白自己错了,再等也没有用,于是才将尘封已久、搁置一边的手稿拿了出来,公之于众。

    还有一件事留在我记忆中无法忘怀,那就是解放后的大师季羡林,可谓风光无限,头上的光环比以前更加耀眼灿烂。可他对于文革中迫害他的那些人,并不打算报复,尽管他已经拥有充分的手段来发泄心头的愤怒。但他也不原谅他们,除非他们愿意忏悔自己的恶行。更加可贵的是,他这个饱受残酷折磨迫害,差一点“自绝于人民”的人,并不为了重获无数荣誉而得意洋洋。而是转过身来,开始不留情面,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对自己的走过的意识形态之路,坦诚、尖锐而深刻地一股脑儿摊开在读者的面前。他有如此鲜明的反省精神,真正让我感动,让我钦佩!

    可以说,在他身上,文革的阴影已经成为历史。推而广之,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够像他那样来反省自己,文革才算是在每一个人身上真正结束了!季羡林明确指出:文革并没有结束。对照那种“标准”说教,所谓“打倒了四人帮,文革就胜利结束了”的荒唐结论,他的看法是“照妖镜”,还有什么疑问吗?死不认错,将所有的罪恶都推到那几个罪人的身上,从而保留了自己的面子和里子,最容易,最简单,但结果是文革的罪恶阴魂不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有忏悔自己的罪,才能使得自己获得解脱。即使从私心方面来说,也是如此。可是,我们的现状是,究竟有几人敢于站出来认错?“朗读者”这本书我读了,很震撼!在纳粹时期,无知的人可以做出大恶之事,但遗憾的是,无知不能成为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就像法庭上时常出现的嫌犯的自我辩解“我不懂法”那样,既令人恶心,又逃脱不了罪责!

    记得文革时期,我班里那些所谓最具“革命精神”的“红五类”里面,有个无知却冲动的同学,平时学习成绩很差,对老师大概有“天生”的愤怒。见如今机会来了,立刻张牙舞爪,气势汹汹,批斗老师,毫不留情。我亲眼见到他狠狠给班主任几个耳光,打得老师几乎站立不住。我实在看不下去,马上转身离去。可就在隔壁教室,我瞥见另一场批斗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之中,一群疯狂的红卫兵围绕着他们的班主任,给他戴上沉重的高帽子,有人还给他兜头淋下墨汁和浆糊,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批斗他的学生却个个乐不可支,喜笑颜开!可一喊起口号来,又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是当时非常典型的场景,到处可以看见。季羡林大师也是一样待遇,红卫兵小将们也没有更好的“创造力”,无非是坐喷气式(弯腰90度,两个手臂被扭到背后,头被使劲按下。),脖子被挂上黑板,上书被打上大叉的姓名,还有随意编造的可怕“头衔”,如特务,里通外国,内奸,死不悔改之类。纵观他的全书,似乎没有见到任何有仁慈之心的好人,个个对他凶悍无比。难道中国的民众都是那个德性?善良的人在哪里?为什么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我总是想不通,好像德国人的素养应该是比较高的,可是在希特勒的蛊惑之下,居然支持纳粹的民众的比例极高,有人说在95%以上!反观我们,文革初期,盲目拥护毛的民众的比例,应该在99%以上!由此可见,毛只要手一挥,就可以轻易发动文革,因为他有稳固的“土壤”。凡是有这样的土壤的地方,文革还可以卷土重来,这并非危言耸听!如今这个土壤是否还是存在?很不幸,正因为没有对文革进行深刻的反省和清算,这土壤竟然还是相当“肥沃”,还能长出“毒苗”来的!

    可是,我对此并不绝望。我在前面提到的那个同学,在文革结束,从农场返回上海后不久,做了一件大事:他亲自登门拜访曾经被他殴打过的班主任,当面向他诚恳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据说我们的班主任,曾经的圣约翰大学毕业生,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季羡林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我没有亲眼见到这个场景,因为当时我还在外地。但是后来我遇到这位同学时,提到了这个本来十分“尴尬”的事情。可他十分坦然,说道:自己干的坏事,就应该道歉。却不料道歉后,他顿时觉得无比轻松,终于良心得到了安宁。

其实我也有需要道歉的事情。我当然没有参与批斗,但是我写了大字报,使用了恶毒的语言,无中生有的手段(那时的大字报都是那样的,不如此不能吸引眼球,不算革命到底。),加上我的毛笔字在班上是一流水平,凡是抄写大字报,也都是我的任务。天知道我笔下流出的“毒箭”,伤害了多少人?我不应该去当面道歉吗?可我没去,没有机会了。因为等到我返回上海,我的班主任已经走了。同学聚会时,大家说班主任那时最喜欢我,可我对他做了什么?一想到这件事,心里非常愧疚!同时,我也很为那位同学的果敢举动感动!

    也许有人会反对我的看法。难道要我们“人人过关”?却放过那些罪大恶极的坏人么?当然不是的。二战后的犹太人,建立了一个组织,它只有一个使命:追踪那些曾经杀害、迫害犹太人的纳粹分子,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他们绳之以法,使得正义得到伸张。对于那些在文革中罪大恶极的人,我们也需要建立这样的机构。在现实中,曾经在文革时作恶多端的人,却生活富裕,悠闲养老,甚至有人爬上高位,依然非常风光。如果对这样的坏人不惩办,怎么对得起那些被他们整死的地下冤魂?至于“人人过关”,并非要大家都来低头认罪,而是每个人的确需要反省自己在文革中的作为,清醒认识到错误,以防再犯,从而彻底摧毁可以生长“毒苗”的土壤。

    对此,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1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