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老范,孤独的怪人?  

2012-10-22 22:41:47|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范,孤独的怪人?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老范(前排右二),回国和原高中同学聚会。
 
(原创)老范,孤独的怪人?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老范(中排左一)69年3月下乡前合影
 
(原创)老范,孤独的怪人?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老范(前排右一),姚文麟(中排中间)
 
(原创)老范,孤独的怪人?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老范,孤独的怪人?

读好友的博文,不料竟然发现了老范。老范是谁?我的高中同班同学!他是班上的学习尖子,一号人物。他个子不高,微胖,很有福相,说话过急时有些口吃。他脾气很好,乐于助人,所以在班上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我和他因为顺路,经常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常常在一起玩。在我的印象当中,他和“怪”、“孤独”绝不沾边。而是很正常的一个人,喜欢微笑,十分随和。他初中读的是复兴中学(市重点),考高中被“踢出来”,来到北虹中学(区重点)。不要误解,他并非是因为学习成绩差才被复兴抛弃的。在那个年代,因为家庭出身“有问题”的缘故,受到歧视,是“正常”现象,相当普遍的。

文革时乱哄哄的,他和我差不多,也是一个“逍遥派”。我抄写大字报,因为大家看中我毛笔字写得好吧。他不过是跑跑腿,跟着大家东走西走,看看热闹罢了。我们都没有过激行动,更不可能作恶,好像天生没有凶恶的基因。尽管如此,后来我们却都成为别人作恶的受害者:我们的家终于被抄了,顿时成为了“黑崽子”。他好像比我要稍微好一点,他家是民族资本家(不算有钱那种,称为小业主也许比较合适);我则惨了,父亲被污蔑为国民党特务(纯属瞎编)。人到了这个地步,便抬不起头来,不好随便见人,就只好常常躲在家中,免得惹出祸端。

等到上山下乡运动兴起,我便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当有好朋友前来邀我同去贵州时,我马上就同意了。心里甚至有一丝轻松的感觉,终于可以逃离了,还不赶紧?接下来的几十年,我和老范一南一北,就此分离,不通音讯。

再见老范是30多年后了,我已经回到上海。有原来班上的热心人来电告知,老范从加拿大回来了,要和同学们见见面,约在南京路的一家饭店吃饭。一见之下,他好像变化不大。古怪是他那条西装短裤,完全过时的式样,十分显眼。可他一脸无辜地解释说,这条裤子是他当年带出国去,崭新的,不舍得穿,压在箱底多少年,如今回国,特意拿出来穿上,也好时髦一番,扎一下“台型”。他不解释倒也罢了,这么一说,引得大家哄堂大笑。他倒是“冷面滑稽”,慢悠悠地说,又很认真的样子,大家更是乐不可支。这就是老范的风格。

没几年后,他又回来,这回是处理父亲的后事。据说他的父母在英国,闲来无事,忽然发现了一个赚钱的好机会:做小笼包卖。英国人吃肉,很多部分不吃,于是他们便以超低价批发这些“边角料”来,打成肉糜,做成小笼包出售。聪明加勤奋,先是小打小闹,产品立马就供不应求,生意非常红火。英国人特别喜欢他们的小笼包,于是便名声大振,居然让他们把产品打进大型超市。这样一来,全家家人个个忙得不亦乐乎,从早到晚,可还是来不及供应。老两口雄心大发,发誓要大干一场,好挣够钱在上海买一套房子,也好落叶归根。子女劝他们去旅游,放松一下,他们不听。子女三次为他们买了游轮的船票,他们竟然三次退票,坚决不去,还要再等一等。后来,终于有一天,父亲病了,脑癌。临终时,老范问父亲:你后悔吗?这时,父亲的泪水淌了下来,点了点头。他给大家讲了这件事,令人印象特别深刻。资本家就是那个样子的,不如此,哪能积累家产?

老范在加拿大,据说是在一家工厂里面当工程师,是专业人才。回国时,他没有大手大脚,奢侈浪费的举动,没有衣锦还乡,摆出大场面风光一下的样子。他比起国内的官员的派头,好像要差得远。可老范还是老范,诚恳,朴实,幽默,老实。这正是我们大家喜欢他的原因。

我常常想,要是没有上山下乡,没有文革,我们这些人绝大部分当然都会进入大学深造。那么,老范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我深信,凭他的实力,他可以成为一流的大学教授。因为他的的确确是一个做学问的好手。

以下是我的朋友回忆老范的文章:

 一个孤独的人 (陶象文)

一个知青,下乡十年,喂了十年马,研究了十年哲学。十个春夏秋冬,他除了吃饭、喂马、睡觉,就是在炕上研究哲学,从古希腊研究到文艺复兴,从洛克、杜威,大卫·休谟,研究到康德、黑格尔、罗素等,对周围的现实一概漠然,连和人说话的兴趣都没有。整整十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谁也说不出他和哪些人有比较亲密的关系,或者说哪些人能引起他的兴趣。你能想像这是一个什么人吗?原来他就是引龙河六分场的上海知青范志荣,知青们都管他叫 “老范”。

 其实当年的老范只有二十来岁,个子不高背微驼,整日沉默寡言,独来独往,低头走路,呈若有所思状,外加腰围马夫兜,言谈举止慢条斯理,谁拿他调侃开涮,他都无动于衷逆来顺受,更不会记仇。久而久之,大家都觉得他有些迟钝有点老,所以就管他叫“老范”了。回城后不久,老范便移民英国深造,没与任何知青有联系,这一消失,就永远消失了。

 记得1976年,也就是在我上大学的前一年,我就睡在老范身边,在大院里的炕上猫了一冬。只见他枕边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各种哲学著作,白天供他翻阅,晚上陪他睡觉,听他打呼。有时我也会随手拿一本翻翻。这一翻就让我产生了疑惑,心想这些哲学家究竟还是不是正常人,是正常人怎么老不爱说明白话,尽挑那些诘屈聱牙的生词来刁难人,难道只有如此说话才能显示出学问的高深吗?直到今天,我依然认为一些所谓的世界名著废话太多,废话中会忽然冒出一句精彩的话,比如有本世界名著,我只能记住开头的那句话“幸福的家庭大致相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别的话根本就记不住。而象尼采的什么《悲剧的诞生》、《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啦,这些被世人公认的名著,为什么就不采用类似雄辩家西塞罗那样通俗易懂而不失高雅、引人入胜的话语,偏要绕来绕去,故弄玄虚,让人看了头疼呢?真不知道是原著的表述有问题,还是翻译的功夫没到家,也许是我太笨了。

 话说回来,那时我实在不明白老范怎么会对这些天书如此着迷,甚至觉得正是这些书的故弄玄虚害了他,才使他变得有些怪,可我不好意思,也不忍心把我的感觉说出口,他太孤独了。此外,我觉得老范并不善于口头表达,根本无法与人斗嘴,这一点似乎和他的学问不太相称,后来当我在大学里发现有些满肚子学问的教授也有类似的状态,便恍然大悟,心想老范大概和这些教授一样,属于敏于思而纳于言吧,著名作家巴金不也是这样嘛。但凡厚道人,多多少少都有这样的特征。

由于上述原因,所以虽然那时我天天躺在老范旁边,却没和他有多少交流,他看他的哲学书,我做我的数学题,窗外下着雪,有时我帮他买饭,有时他帮我买饭。那时他正在埋头钻研美国哲学家约翰?杜威的著作《人的问题》,后来我在大学听文科讲座时,才知道这是杜威探讨人生的意义、本质和价值、从伦理学延伸到形而上学的名著。老师讲得我明白易懂,原著却让我看了头昏,那些艰深的说词,那些深奥的道理,只有老范这样的功夫才能对付它们,这一点不能不令我深感佩服。

回想起来,我与老范只是因下乡才认识,既没说过多少话,也没有多深的了解。但我确信,像他这样在农村将自己灵魂完全包裹在象牙之塔和哲学城堡中的人,在知青队伍中是绝无仅有的,而一些喜欢调侃他的人,不会意识到自己的愚昧无知。几十年过去了,我常在知青聚会时想起他,想起他当年的沉默寡言,想起他扎着马夫兜的佝偻背影,从大院走向马号,从马号返回大院,年复一年天天如此。我想我应该写点什么来纪念他,纪念这位当年曾经孤独,如今已经远去的荒友——范志荣!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