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评“文学奖”本身就是荒诞  

2012-10-27 21:04:0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文学奖”本身就是荒诞

    文学的优劣有绝对的标准吗?肯定没有。既然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文学作品,因此对于同一部作品的评价结果自然可以大相径庭。这一点,大概没人可以否认。从这个意义来看,评“文学奖”本身就是荒诞。对如此荒诞之事还要趋之若鹜,则更是荒诞不经了。

    真正的文学巨匠,需要靠得奖来奠定自己在文学界的地位么?肯定不需要。获奖与否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影响。即使是最著名的诺贝尔文学奖,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样。他们不需要任何奖来为他们增光添彩!另外,说到底,一个人读书,自有自己的体会,难道他需要别人来告诉他应该如何欣赏吗?肯定不需要。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民众有追捧名人的情结,民众喜欢相信媒体的评论,民众更愿意接受权威的意见,这是无法改变的。看看莫言获奖前后的情形,便是证明。再看看媒体的连篇累牍,出版商们的欣喜若狂,民众便又一次欣然接受忽悠了。仰望巍巍然高耸入云端的诺贝尔评奖委员会,那德高望重的诺奖终身评委马悦然老先生,不由得让人敬佩到五体投地的地步。还有什么好说呢?

    必须声明,我绝不低估莫言先生的作品。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完全应该的。我读过他和其他获奖者的部分作品。对我来说,他自有他的特色,因此可以说是毫不逊色的。我要质疑的是诺奖评委会。该委员会一共18名评委,只有马悦然一人懂得汉语。其他的评委只能读翻译过来的作品了。而大家都明白,文学作品有很多的不可译之处,翻译的水平也大有高低之分。严格来说,只有读原著才能真正理解作者,才能品味他作品的伟大。因此,只有马先生一人才具有最权威的发言权了。由一个人的好恶来决定谁该获奖,这本身注定有极大的偏见,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从这个意义看,瑞典诺奖评委会,只有资格来评瑞典作家,才算比较权威吧。

    于是有人提议:中国也要搞我们自己的“诺贝尔”文学奖。难道我们还差钱吗?肯定不差。不过,对此百姓并不买账!瞧一瞧我们的什么“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之类,搞得怎么样?纯粹可以用“搞笑”二字来形容。由此可见,我们是由没有诚信,没有公正,没有良心,没有水平的所谓专家学霸,把持了所有机构的要职,由他们来评,那肯定是一出又一出的后台交易,前台闹剧罢了。这回,“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失去了效力。光有钱,能够获得大众认可的文学奖还是评不出。于是没有办法,只好面向西方。

    可惜,迷信西方也是要上当的。马先生当年自己也上当了。他被高行健忽悠,请看下文(某位资深评论家寒冰的手笔):

高行健获奖和马悦然(Nils G?ran David Malmqvist,生于1924年,瑞典籍汉学家,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直接有关。马悦然在高行健获奖之前便开始翻译高行健的作品。马悦然看到的是高行健的《灵山》没有情节构造没有人物刻画的非传统写法,因而错误地认为《灵山》的杂乱无章是意识流之类的现代派手法。那些“你”,“我”、“他”、“她”的称呼戏法和无因果关系的跳跃无序的叙述不仅可以忽悠中国人,也把马悦然忽悠住了。马悦然又被《灵山》一书中的有关佛教、道教、禅学、诸子、民间传说、地志等杂碎唬住了。一个西方人戴着有色眼镜把这些猎奇的东西看成 exotic (神秘奇特)。在他看来,即“现代”又“东方”,即 exotic 又“深奥”,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结合啊。况且,以中文写作的此前从未有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世纪”的开端选一位曾有中国背景的作家既时髦又有政治性(此举的政治考量不言而喻)。于是马悦然鼎力推荐高行健。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在他的影响下投票通过高行健当选。在高行健来看,写作《灵山》和《一个人的圣经》也许只是一种标新立异的实验。他有意地中西两面忽悠。他有意无意地忽悠了马悦然(他和高认识),而马悦然这老朽竟一下看错了眼,犯了一个大错误,和世界特别是所有华人开了一个大玩笑。难怪德国文学评论界教父的拉尼茨基(Marcel Reich-Ranicki)在电视评论上说“这是诺贝尔评审委员会的一项错误、丑闻。”

高行健之获奖,在西方曾经引起很大的争议。他的作品文学价值不高,主要是政治考量因素的作用。诺奖评委会有偏见,并不奇怪。对他们提出过分要求,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能的。因此,过分看重诺奖也是不必要的。据说有人砸了60万美金来翻译他的作品,而译者恰好是马先生的弟子。如果是真的,其中的味道如何?不过,对此我是不信的。诺奖评委的人品,应该可以信任。对我们的评委,我可是很不放心的。马先生指出山东有人要向他行贿,但不点出究竟是谁。这让山东作家们如坐针毡,作协主席公开要求马先生揭开谜底,也好洗清大家。可马先生稳坐钓鱼台,岿然不动,闭口不言。马先生是西方的汉学权威之一。但是,我们一点也不知道他本人在西方文学界的口碑如何。对此,大家似乎并不关心。可我以为,这恰好非常重要!中国人一贯有崇洋的习惯,特别是看到一个极具学者风度,满头银发的老先生,不由得从心底里佩服。请原谅我的不敬。如果看一个人可以如此简单,那就是小学生的水平了。我深切体会到,不要迷信任何权威。凡是迷信的,后来总会后悔!中国的能人很多,要么是太谦虚,要么是被压制,要么就是太自卑。我们真的需要挑战权威的勇气,非常需要!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