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又到3.17--终生难忘的日子  

2013-03-15 21:11:27|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3.17—终生难忘的日子

夫人和我都曾经是知青。不同的是,她去了军垦农场,接触的大多还是城里人;而我则真正深入到最贫困的农村,整天和贫下中农们摸爬滚打。我们虽然读书不多,但都喜欢读书。不同于他人的地方是,凡是涉及“知青”这个题材的书,我们总是特别留意,如果能够借到,就要借来读一读。我插队在贵州,所以对同样在贵州插队的叶辛更加关注,他的知青小说我基本都读了。他写得比较早的小说,应该说相当生动,真实,读起来常常引起我的共鸣。但是后来的作品则好像是每况愈下了。到他最新写的“客过亭”,除了“低俗”二字,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词来形容了。大概是为了吸引眼球的缘故,此书主要是围绕着今天社会最热衷的寻找“初恋情人”和婚外情之类情节,编造痕迹明显,粗制滥造,而且文笔构思也很平常。究其原因,大概是叶先生长期居于作协高位,浸淫于官场,已经乐在其中,忘记了一个作家的历史使命了吧,这恐怕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邓贤的“中国知青梦”,早就听说了,但直到最近才读。这本书,应该属于报告文学,具有令人震撼的真实性。而真实的东西,特别是对于那个年代的记载,往往极为残酷可怕。读起来,照我夫人的话就是,心情非常沉重,心很痛,会不由自主流泪!我的心则比较硬,泪早就流干了。但是我同意她的意见,心情沉重,非常痛心!尽管如此,我还是强烈感到,这些真实而残酷的事实,应该让大家都知道。特别是今天的年轻一代,他们当中很多人,对于这段不算久远,关于他们父辈的历史,所知甚少,甚至根本没有丝毫了解,这实在是很大的一个缺陷。其实,需要回顾这段丑陋,极端扭曲的历史的,还包括我们这些人本身!因为我们当中有相当一些人,随着时间的流逝,竟然对于那些日子已经淡忘。或者采取鸵鸟政策,自欺欺人,想要割断历史,以“过去的已经过去,还管它干嘛?只要过好当下就行。”为借口,企图忘记那段历史。从心理学角度看,人为了保护自己,总是倾向于淡忘过去的痛苦。所以这么做也许是无可厚非,揭伤疤这件事毕竟是非常痛苦的。可是,更糟糕的是,还有极少数人,依然在做着“青春无悔”的梦,搞“精神胜利法”,以红歌来给自己打气,坚持当年的“革命斗志”。对于这些人的心理,“中国知青梦”的作者邓贤,有极为精彩的说明:

“对整整一代知识青年来说,英雄主义曾经是哺育他们成长的摇篮,是不可缺少的精神滋养。纵观中国历史,没有哪一个时代,哪一个社会的人们能像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青年一样,狂热地崇拜领袖,崇拜英雄,渴望无私奉献,渴望通过献身,即为某种神圣目的而死,来达到升华精神的崇高境界。” --摘自邓贤的“中国知青梦”

于是我想,这是些曾经多么纯洁高尚的一代人啊!要是他们的崇高精神不被滥用,真诚热情不被反复欺骗,恶意愚弄,而是积极正确引导他们,只要给他们一点点鼓励,他们本该做出多少伟大的事业来啊!我们的国家不是早就可以繁荣富强,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了吗?可是,文革,以及作为文革后期一个组成部分的“上山下乡”运动,给这一代人带来的巨大而深重的灾难,不仅使他们遭受了无法挽回的青春损失和精神及肉体的打击,还彻底搞乱了他们纯洁高尚的思想。于是再也没有崇高、神圣、纯洁、献身这些美好的精神。难道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痛心的吗?

最新消息:据说有一位来自上海的人民代表,在大会上提出议案,要求政府给曾经“上山下乡”的知青一个公道,给予他们“国家补偿”。此举立刻赢得一些曾经下乡知青的高声喝彩,称赞其勇气可嘉,终于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在不少知青的心目中,其实这个想法早就存在,但是遗憾的是,他们没有发言权,有苦难言。他们觉得既然我们把青春奉献出来,难道不应该理直气壮地要求国家给予补偿吗?可我觉得,那不是有点赔偿“青春损失费”的味道么?且不说这个提案是否有可能获得高层的关注(我敢说,机会渺茫!),我只想问:人的青春真的可以用金钱来弥补吗?当年的知青当中有多少人白白送了性命,长眠地下,该如何赔偿?有多少知青下乡时拼命干活,落下各种病痛,造成严重的精神创伤,该如何赔偿?还有多少女知青遭到侮辱,这耻辱的伤口难道能够用金钱来弥合吗?有多少知青因为下乡耽误了学业,结果导致回城后只能从事最低级的工作,后来还沦落到干脆下岗吃低保的地步,生活异常艰难,该给他们什么补偿?这些人如今已经年过花甲,年轻时身体上曾经欠下的债总要归还,现在就到了大爆发的时候,该怎么办?另外,当然也有少数知青现在生活非常优越,他们成为大款,当上大官,甚至成为国家领导人。要不要因为他们曾经当过知青,也给他们补偿呢?

依我看,不管怎么说,对于“上山下乡”运动,在没有从根本上做出深刻的反思,公开宣布彻底否定,党和政府承认错误之前,却要先在金钱赔偿上纠缠,不免怪异。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好比一个法官,在还没有以无可辩驳的证据来判决一个嫌犯有罪之前,便要他先交罚款来补偿受害人,岂不荒唐?

明天就是3月17日。44年前的明天,就是我们这些人“上山下乡”的日子。我写下此文,来纪念这个不寻常的日子吧。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