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冻雨  

2015-11-10 22:00:56|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原创)冻雨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冻雨

说到08年的“雪凝”灾害,大家都记忆忧新贵州,湖南,广东,广西都不同程度受灾。贵州电网基本瘫痪,一根手指粗的高压线上结了可乐瓶那么大的冰坨坨,不把电线拉断,不把高压输电铁塔拖倒,才怪呢!但我们中有谁亲身经历过“雪凝”那样的天气呢?恐怕很少。也许有人对雪凝的深刻印象是那种震撼人心的奇特无比的美。的确,雪凝是个美人,但她带来的破坏实在是非常惊人。

当年我在贵州插队时,亲身见识了这种奇特的天气,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冬天看电视上的气象预报节目,说贵州有冻雨,总要勾起我难忘回忆。

记得初见冻雨是在40年前,当时我在贵州黔南独山县下面一个山寨插队。是元旦清晨,我被刺入骨髓的寒气冻醒。虽然住在五面透风(四面破墙加上破屋顶,故为五面,屋顶旁边是敞开的,家里生了火,烟可以从那里跑出去)的房子里受冻不足为奇但我一贯是个不怕冷的人,本该暖融融的被窝竟然变成了冰窟,令我惊讶。睁眼一看,啊呀!屋里似乎特别明亮,清晨就这么亮,似乎比平时白天还要亮,实在奇怪。侧耳一听,悄无声息,特别安静。不要说听不到牛鸣狗吠猪哼哼,甚至连平时爱歌唱的小鸟们都集体缺席了,难道都躲到它们温暖的窝里去了吗?心里猜想一定是下雪了。太好啦,今天可以不出工,像小鸟一样休息啦!

我想睡懒觉,床上又不暖和,心里还感到好奇不行,得起来看个究竟。于是忍着刺骨的寒气,急忙穿衣起床。疾步来到门边,推门一看,惊呆了!原来外面并没下雪,可眼前却是晶莹剔透的冰的世界,寒气逼人,炫目一片让人无法逼视。那种震撼,无法形容,简直如童话里面的仙境一般。抬头望天,阴沉沉的,密密厚厚的云层有如一块灰白的铅板,压得低低的这惨白的铅板又好似巨大的筛,无声无息、绵绵不绝地落下似有似无、细细密密的米粉状物来。刚迈步踏入院中,一不留神,哧溜一下滑出去好远。原来,庭院的石板上好像镀上了一层光滑如镜的冰,比涂了油还要滑。幸亏冬天衣服穿得多,摔不疼。待我小心翼翼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时,注意到院墙边枯萎的小草,细如火柴梗般的草茎竟然裹上了厚厚一层冰,粗得象手指。墙外的马尾松上,每一根松针都变成了铅笔粗的小冰棍,如一簇簇奇异的花儿在绽放,简直象是到了魔幻世界一般。正陶醉其中,忽觉昂起的脸上微微湿冷。原来天上筛子里落下的米粉状物竟然是极细的小雨点,无声无息地飘落到脸上,忽然又没有了。周围的一切是如此寂静,在这万籁俱寂的世界里,猛然间,从远处山上传来清脆响亮,又令人胆颤心惊的巨响。这尖利的声音,从遥远传来,刺破寒空,直扎到耳朵深处,令人震惊。是什么?不知道。

怎么出门呢?穿上上海带来的防滑靴,底下有橡胶钉子,应该没问题了吧?一试,根本不行。正犹豫间,见老乡从外面走过,稳稳当当的。原来他们在鞋上缠上稻草绳,走起路来倒是十分轻松。于是如法炮制,果然十分有效,看起来洋玩意儿比不过土办法。寨子里的路全是长方形的石板铺就,现在倒好,象是一个连一个的小溜冰场。幸亏鞋上缠了稻草,就步履稳健多了,不再担心跌倒。走出寨子,只听得脚下喀嚓喀嚓甚是热闹,不知踏碎了多少美丽的冰花,大自然的瑰宝

放眼往远处山上望去,那是一片洁白的世界,似乎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由晶莹剔透的水晶做成,美得无法形容,壮观极了。当我正沉醉在这美景之中时,忽见远处山坡上有一棵大树,好像在做“慢动作”,缓缓下来,又轻轻地拦腰折断。紧接着,在寒气中传来了一声清脆响亮,带着回声的——啪——!我忽然醒悟,难怪,这么多的冰压在树上,树干怎能承受?再仔细一看,山上断裂的树还真不少,露出白森森的断口,不禁使人想到“腰斩”这两个可怕的字来。可见在大自然中,往往美到极至,反生出悲来。冻雨带来美丽,但也伴随着一场严重的自然灾害。

我转身向公路方向走去,想看看道路的情况。只见往常车马来往的公路上空荡荡的。当然,其实不看也是明摆着的,在这种恶劣的天气里,谁还敢在山区蜿蜒起伏的公路上开车呢?忽然,心里不禁焦急起来想到过几天就要回上海过年了,到县城火车站那45里的山路怎么走?转念一想,管它呢,反正大家谁也走不了的,着急有什么用呢?船到桥头自然直,吉人自有天相。还是先回家生火,大家围在火塘边,烤火摆龙门阵,清闲快乐再说

路边电线杆上的广播线有一搭没一搭的。没的地方连电杆都拖倒了,有的地方电线垂成了一串U。平时热闹的要命的喇叭,不是放《大海航行靠舵手》,就是播《造反有理》,都熄火了,正好让人的耳朵清静一下。好在那时我们寨子根本没通电,所以也就无所谓了。要是本来有电,突然断电,像08年的情况那样,那还得了?非乱了套不可!

停电意味着不仅没了自来水供应,连烧饭和取暖也成了大问题。晚上没有电灯,一片漆黑,还冷得要命,日子怎么过?记得08年雪凝灾害时,我非常担心那里朋友们的生活,赶忙往贵州打电话,可是座机不通,手机充不了电。没有电,什么都干不成了。那儿好像是个孤岛,突然和外部世界失去了联系,真是可怕了!等后来电话线终于抢修通了,才得知当地城里人受了大苦,个个大叹苦经反而寨子里的老乡们却乐呵呵地告诉我,雪凝来了,他们不怕,照样开开心心过年。水从井里挑,烧饭有大灶,柴火总是有的吧。没电灯就用马灯代替,以前不都那样嘛?这样的反差很让我感慨!

冻雨可以说是贵州特产,特别是贵州西部,几乎年年都有,但别处少见。像08年那样的大范围大强度的雪凝灾害,那是百年不遇的事。冻雨的形成有其特定的条件:有极阴冷的天气,无风,高空气温很低,而水气较多。天上飘落的细密米粉其实是过冷水滴,当它们接触到任何物体时,便立刻结冰。所以细细的草茎被一层一层的冰慢慢包裹起来,最后粗得象手指。那小水滴落在石板路上,就像给石板镀上一层一层的冰,结果就成了冰的镜面。如此奇景若非亲身经历,实在难以想象。只可惜当年没有摄像机,连照相机也没有。唯有我的眼睛,将这一切拍下来,深深印在大脑这个储存器之中。如今拿出来,便是此文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