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转载)为何写作?  

2016-12-24 10:31:26|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具有振聋发聩的作用!到底什么才是好作文?标准是什么?这无疑涉及到为何写作的问题。华丽漂亮文字的堆砌,是学生们追求的目标。没有思想的文章,就没有价值。文章较长,但值得一读!


拯救作文,从思考为何写作开始

作者:陈兴才  来源:文汇报

  诗意的表达,繁复华丽的文字在很多人眼中未必是好作文的唯一标准,但起码是为好作文增色的。但在美国老师们眼中,这不仅无意义,而且很有害。耶鲁大学本科写作教师艾米莉在教中国大学生写作后说,中国学生引以为傲的“套路”,恰恰都是美国大学眼中的写作大忌。中国学生喜欢用诗意、繁复、华丽的辞藻写文章,结果是让读者受到干扰,是不负责任。美国老师甚至推测可能这些学生是为了掩盖思想之不足。

  中美对好文章的评价差距,也许是我们的写作评价观不同。但处于全球现代教育背景下,我们的作文评价观也许值得审视。

  在某些研讨会上我爱把老师们喜欢的,或杂志上的优秀作文拿来说事,如以下文字:

  

铭记与忘记的两岸(有省略)

  席慕容说:“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我们都是那个过河的人。”在生命之河的左岸是忘记,在生命之河的右岸是铭记。我们乘坐着各自独有 的船在左岸与右岸穿梭,才知道———忘记该忘记的,铭记该铭记的。

  行走在人生路上,我们笑看窗外花开花落、叶枯叶落,静观天外云卷云舒、风停风起。在路上,我们经历着太多太多悲喜交集的事,在生命之河的航行之中,我们学会了忘记该忘记的悲欢之事,学会了铭记该铭记的点点滴滴。

  东坡披发仰天大呼“大江东去”,他面临的那些烦心琐事顷刻之间沉入滚滚波涛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壮阔的滔滔江水让东坡选择忘记,忘记那些失意、悲伤,忘记那些仕途的不得意。陶潜……

  人们在河的左岸停留着,在这之外,同样又有在右岸快乐生活的人们。

  坐在池边亭下泪流满面的独酌的易安居士,用她的文字告诉我她永远铭记着这一生之中所经历的点点滴滴,那是她在“争渡”途中所做出的选择。海子……三毛……凡·高……

  这些是生命之河两岸的人生,这是忘记与记忆的选择。风吹起花瓣如同阵阵破碎的童年,决荒的古乐诠释灵魂的落差,躲在梦与记忆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由分明的笑和谁也不知道的不分明的泪来忘记该忘记的不快和琐碎,来铭记该铭记的深刻与永恒。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航行于“生命之河”中,坐在自 己独有的船上,知道———忘记在左,铭记在右,中间是无尽穿梭!

  

这是某省的高考满分作文。语言表达丰富,人与事似乎是信手拈来,怪不得被当作范文。然而这里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先天性”毛病:艳若桃李的外表裹的是一肚子稻草。从立意来看,通篇就是依据命题本身传达一个信息———有的人忘记了什么,有的人铭记了什么,属于无观点写作;表达上则是含糊而华丽的扯淡,而且是在边缘扯,不入核心。

  这样的表达有什么意义? 写情书太酸,跟人交流太玄,求职要被讥笑,唯一的价值恐只在于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扮相自赏,就像古代戏剧的衣饰,除了上台做戏,与现实无关。然而,我们的写作不应是古装戏的戏服。

  错误的好文章标准,影响了学生的文风、文品,乃至人品

  正常的写作教学认知图式应该是:为什么要写,为什么要教,由它决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文章;再然后是如何教、如何写。然而现状却是,对前两个决定元素太忽视,导致写作教学和写作,如黑暗里奔跑,方向都没有。

  如果我们要谈厨艺,肯定先要明确我们想吃什么和具备哪些养分的美食。同理,我们要谈作文教学的方向和改进,自然要明确什么样的作文才是好作文,这个问题不先考虑,我们努力的价值会无从考识而意义可疑。

  而在现实中,有很多老师花了很多精力在如何教和指导如何写上,却对好作文的标准并不重视———只要翻看诸多高考优秀作文、示范作文集,就能发现那种热衷“作注”、回避“思考”的,事不达理胡搅蛮缠的,见识浅陋素养堪忧的“范文”都可信手拈来。这不仅牵涉到是否给错分,还直接影响到文风、文品乃至人品的养成和写作教学的宗旨。从这点上来说,弄不清什么是好文章,什么是坏作文,想有效地指导学生的审题立意构思,完全是自以为是和自说自话。

  老师的作文课如果仅仅是通过操练,教学生如何审题、构思、选材、提炼主旨,如何让结构漂亮、润饰语言,总能发现“学生的进步”。但这些“进步”依然是那种无情无思无我、凌空高蹈、有气却无力的套话文章。

  所以我主张语文老师们应先弄清什么是好、坏作文,教与写才有价值起点,然后才会有作文教学的有效改进与实质提高。

  作文评价的出发点是“为什么要写作和教学生写作”

  为什么写,为什么教,也就是作文教育的担当或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是一种为了表达的本领,偏重于观察、思考、想像、描摹、整理、分析的能力以及写作的兴趣;也是为人的成长,培养有思辨、有理性、有健康情感的人。

  我们对美国中学生的写作教学考察后发现,他们写作最主要的特点是“运用批判性思维,组织讨论,展开头脑风暴,让文本生发出丰富的思想”“用探索性写作展示思考和创作,促进自我的成长”等。这是指向生命成长的写作。

  反观我们的应试作文,呈现的是面对一个无聊话题玩尽虚头巴脑的花活,一会儿典故,一会儿童话,一会儿轶事……这些问题的根本在于我们忘了为何要写作。

  从具体的过程来看,写作需要在“表达目的”和“读者在场”的意识———我为什么要写,我是谁,写给谁看,表达什么———的观照下进行。干预现实、反映生活、交流沟通、表达情绪等都是“表达目的”,众所诟病的学生文风的文艺腔、浮夸不实,固然有非语文因素比如社会环境、应试教育背景的原因在,除此之外,“表达目的”和“读者在场”意识的失位,也是学生作文呈现“无用、无意义、无分析性”的重要原因。

  我们常拿学生打趣,作文写不像样的学生写起情书来倒是情能动人,这里包含的正是写作的“目的性”价值。写作教学教什么? 过去强调最多的是审题立意、谋篇布局、修改润色等技法,极少关注写作目的。因为目的缺位,连带着写作教学内容偏于技法而不注重目的关照下的教学。一旦关注“表达目的”和“读者意识”,作文中的高腔、花腔、套话、废话自然迷惑不了我们。

  有了这个出发点,我们也许需要对目前占主流的学生作文做一番“祛魅”。这个“魅”是什么,是假、丑、庸。平庸不可怕,但装出美丽就是恶。比如:在占领道德制高点后的高谈阔论、旁征博引,貌似三观正确,其实是凌空高蹈的无文、无思、无情、无性;在所谓主旨正确的轨道上声情并茂、名言荟萃,而实际上编造事实、套话泛滥、放弃辨识……我们的任务是揭开这些烂文的化妆,挑开绚烂的红肿,细究它的肌理。有专家说,人生撒谎作文始。谁敢保证学生不会把将写作中获得的投机化为他的血液沉淀? 这事关写作的伦理和价值标准。

  祛魅,谁去做? 一是老师,二是高考时的阅卷者,三是各种期刊、作文选的编者们,要变一下观念,不是以“能不能得漂亮分数”去品评作文,而是以“为什么要写作”为出发点去考察,既转变观念又修改规则,让良币获得应有地位,才能扶正祛邪。

  要驱逐流通最广的几种“劣币”

  一是“代言”或“作注”,回避“思考”。高中生的作文绝大部分是“注解”命题,而不是就命题提供的“命题”展开研究和思考。

  这是高中生写作中最大的问题,与中国式作文命题的方式有关。我们的高考作文命题大多数不是命题,而是“命意”,给你一则材料,让你从材料中读出包含的意蕴,然后考生们或叙事或以议论,都是为了呈现那个材料也就是出题者所给的主旨,俨然就是“我注六经,注经注我”的作文流程。而这些材料本身得出的“立意”不过是一些浅显无需费舌的人生说教,有道理,只是个“大道理”,学生跳不出它的手掌心,所谓“被立意”,代圣人 (出题者) 立言。这种作文在高中生写作中占到百分之八十———学生没有也不需要有自己的思考与理解,只要做好一件事,为出题者的“命意”去作证。它不会有作者立场,不会有读者意识,不需要有具体情境,呈现给你的是空话、套话、废话,是为中国式命题导致的假写作。

  二是文艺腔偏好。我对“文学性写作”怀有警惕,文学化和文艺腔,美文和才思,也就是所谓“文笔”历来享有很高地位。我不是说“文笔”是个坏东西,而是说它至多是写作的一种色彩性质的东西,有它,可以增色,没它,也不是什么问题,最起码不能让“文笔”成为作文评价的最显性指标。但现状是,在高考评分当中,在立意合格的基础上,文笔几乎成了最主要的得分宝器。一批批被师生奉为典范的小文艺文,然而却隐藏着巨大的器质性毛病———无自己的观点,放大所谓生命感悟,沦为风花雪月、无病呻吟或索性是鸡汤文艺。

  为什么要反对文学性写作成为主流? 因为我们的写作不是为了培养作家。培养年轻人的语言表达素养,这是写作的起点和出发点。文学性写作,对于少数学生来说,可以是爱好,可以是专攻,但不能成为作文评价的主流价值观。但反观我们的写作评价,拿高考评分来说,涉及到的高分作文标准“立意深刻”“构思巧妙”“生动传神”“语言优美”,几乎都是文学创作倾向的标准。学生有此功夫,诚然是好事,但作为标准,这导向会把学生往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引领,而文学创作的本领几人具备? 既然不具备,那就装模作样,养成的是坏风气。

  三是见识素养和理性思考严重不足。在我们的学生的笔下,比比皆是道德文章和人生标签,在应试模式下,在老师年复年日复日的教导下,学会的是虚头巴脑,伪崇高,道德煽情,表现为人格和文风中的做作、矫情,与真实的生活态度毫无关联。而真正的担当与见识,在学生的作文中却近于荒漠化。

  在学生的说理行为中,更显出幼稚和无理性。为了证明“苦难兴邦”,证明“逆境成才”,所用的方式是举例,三五个例子和名人故事,似乎就能证明要表达的观点。而其实,事实往往并不能论证观点,哪怕事实再多也不一定有用。因为,事实是具体个例,而观点代表的是普遍规律,这两者之间并非紧密的逻辑关系。比如,我们可以举十个经苦难而后成功的人,并不能证明苦难有助于人的成功,为什么? 还有九十个因苦难而毁灭的人;受苦难的人成功了,他们的成功并不是苦难助益于他的。但我们学生的浅陋思维习惯就经常能“完成”“苦难造就人的成功”的荒谬论证。理性思考不在场,分析性写作缺位,“幸存者偏差”和“不当取样”“以果导因”的逻辑谬误比比皆是。

   作文教学的改进当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作文”始,从写作的根本目的出发。某种程度上,救救作文,就是救救孩子和未来。

   (作者:陈兴才,为西安交通大学苏州附属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江苏师大、陕西师大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