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以最严厉最坚决最积极的态度来做一件没有多大意义的事  

2017-01-27 12:12:5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最严厉最坚决最积极的态度来做一件没有多大意义的事

不少亲朋好友离开上海,到外地去过年了。外出过年,可以免了春节时家中的忙碌,可以换个环境到处玩玩,可以品尝当地的风味美食,更可以体验那里更浓的年味,实在是不错的选择。

说到体验更浓的年味,外出的人忽然发现有个惊喜:那里可以燃放烟花炮竹!而且当地的烟花炮竹价廉物美,让他们大呼过瘾!

据说前不久,河南发布禁令,过年不准放鞭炮。可谁知刚刚两天之后,便立刻撤销了禁令。政府如此“乌龙”,只能成为大家的笑话了。既如此,何必匆忙发布呢?这不是打政府自己的脸吗?其实也不稀奇,在政府公信力大幅度下降时又加上一根“稻草”,也无所谓了吧。

不过在上海这个法制“创新先行者,开放排头兵”的地方,禁止燃放烟花炮竹已经“深入人心”,主要是得益于政府以空前严厉坚决积极的态度,来执行这个禁令。自去年开始以来,大家已经习惯了。大过年的,高高兴兴,谁也不愿意来做什么“出头椽子”,公开挑战政府的权威,从而落得一个“人人喊打”的可悲下场。

一个流传了几千年的传统,就此在上海寿终正寝。过年的气氛,本来就已经淡漠到几乎不存的地步,这样一来,更是不必多言了。要破坏一个传统,看起来真是太容易了。而且“名正言顺”:不能污染已经很差的空气啦!人人都应该为改善空气质量做贡献嘛!想要提意见?完全没有空间。唯坚决执行,没有其它的选择。当一个“好市民”,难道你不愿意?

禁放烟花炮竹对于环境究竟有多大的帮助?这个问题是不能讨论的。科学家可以研究吗?可以公开研究的数据吗?不行。在禁令面前,这些都免谈。我不知道在上海周围地区是否有相同的禁令?如果有,则对于上海来说还有一点点意思;如果没有呢,只有上海当“先行者”,这个“排头兵”还不是照样“共享”污染的空气?

对于一件明显没有多大意义的事情却如此严厉,如此坚决,如此积极,说明什么呢?背后的道理,我相信大家“都懂的”。

去年我写了两篇文章,再次贴出来如下:

寂静的春节

电视和现实在今年春节忽然产生奇怪的反差。电视里面热热闹闹过大年,鞭炮烟花满天飞,震耳欲聋,喜气洋洋;可在上海这个大都市,居然是在静悄悄中度过了除夕夜!说实话,我一贯喜欢安静,讨厌喧嚣。但是毕竟是过年,一年只过一次,因此即使有点吵吵闹闹,为了照顾大家的情绪,我也能坦然接受。可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安静,不禁让我怀疑这到底还是不是除夕夜?对于那些曾经的极端热衷者,对放鞭炮有种种严格程序规定的人来说,不知他们心里这么想?省下了一笔钱,可送灶王爷,迎财神都无法进行,损失到底有多大?是喜是悲?

年初一早上起来,天气不错。可天气预报说有轻度到中度雾霾。怎么搞的?实在太古怪了!鞭炮没有放,污染从哪儿来?(看来污染的源头和燃放鞭炮关系不大吧?)出门去看看,往年满地的鞭炮垃圾倒是完全失踪了,清洁工们可以放松一点。短短200来米的林荫大道两边,竟然有11条红色的标语。无非是一句话:不准燃放烟花炮竹,否则罚款几百元,甚至还要计入“个人诚信档案”,可能影响你将来办理出国的手续,可不是开玩笑的!那年头打倒走资派,镇压牛鬼蛇神的标语恐怕也没有那么多吧?

回到家听广播,相当震惊!据说除夕夜全市几万名警察布控在各个街口,划片分工包干,坚决禁止燃放烟花炮竹。另外还有达30万之巨的志愿者上街支援。手机里不时传来短信,要求市民举报燃放烟花炮竹者,举报者有奖。有一位70多岁的老者也冒着严寒上街当志愿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说自己可以出来管人,简直太好了!不知他当年文革时是否也有同样的念头?半夜里面批斗,抄家,这样的感觉大概是很有刺激性的吧?

今年春节谁最悲催?必定是那些曾经合法出售烟花炮竹的小商人了。他们本指望在过年时大大赚上一笔。不料新的“法律”从天而降,将他们立刻打成了非法的罪犯。有人在几个月前好不容易搞来的货色,现在只好东藏西藏。但好像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不久就被人举报。他们只好丢下货物,抱头鼠窜逃跑。可惜“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于是他们彻底破产,还成了罪犯。这条法律是什么时候公布的?好像时间不久。那么对于早在好几个月之前就进货的人来说,岂非有点不公平?这好像没人管,也没有任何解释,更没有比较公平的处理方法。合法的商人忽然稀里糊涂成了违法的罪犯,大概是欲哭无泪,叫天天不应了吧?

过年到底要不要放烟花炮竹?这本是见仁见智的事情。在全国范围里,禁放的区域到底有多少?这条新法律既然适合于上海,那么对于其它地区应该也是一样吧?其实即使在上海的外环外,放鞭炮并不犯法。限制的地方极其有限。那么,污染的空气难道不会流动么?要禁必须大家一起禁才有效果嘛。

从目前看,政府对于此事是相当满意的。瞧,这条新法律一公布,从上到下雷厉风行,立见成效。在广播里,可以听见大妈们争先恐后唱赞歌。可是不同的声音在哪里?完全听不到。这说明什么?对于一件没有经过科学文化研究和认证的事情,来个“顶层设计”,公布一条法律,以行政手段要求坚决执行,这似乎是一种“搞运动”的风格。这样的作风,不禁让人似曾相识。

我曾经深深领教过“搞运动”作风的危害。当然,我是个守法的公民,绝不会做违法的事情。我也对曾经春节时鞭炮的狂轰滥炸深恶痛绝。但我不会因此去举报任何人。而实际上,好像也根本无人燃放,连举报的对象也没有。民众真是守法的模范啊!何必操心呢?

 

鞭炮和雾霾

在市民饱受雾霾困扰,专家们还在为雾霾成因争论不休的时候,政府出台了新法规:上海市外环内地区禁止存放、销售、燃放烟花炮竹,违法者视情节轻重罚款100500元。目前已有市民不顾禁令而遭到罚款的报道。当雾霾成为秋冬春季节的常态,市民为健康担忧之时,政府雷厉风行,果断发布并执行严格新法规,获得了广大市民的理解,配合和称赞。

但令人不解的是,国外有不少国家和地区,他们庆祝新年到来的方式,居然是一场盛大的烟火晚会。为什么他们就没有这样的禁令呢?难道他们不怕雾霾吗?我们不该向他们提出严重抗议吗?

如今中国人的钱包鼓了一点,出国游的人越来越多。凡是出国的人都有一个发现:人家那里有蓝天白云,空气无比清新,环境非常干净。于是感慨万千!我们何时才能在这方面赶上人家呢?可大家都心里没底,只好摇头。可不是么?搞半天专家还在为雾霾的原因争论不休,也没个确切的结果,怎么治理?听说有个奇葩专家竟然说自行车是引起雾霾的主要原因,难道我们要听他的话,禁止自行车不成?在奋斗的方向还没有搞清楚之前,怎么奋斗呢?

难道中国的专家们都是吃干饭的吗?当然不是。头脑清晰,敢说真话的人,往往无法发出声音来,因为媒体是不会理睬他们的。头脑清晰,心中有数,但揣着明白当糊涂,或者有意为利益集团站台的人,倒也很敢说话。可惜他们心中没有百姓,厚颜无耻,信口雌黄。被称为“御用”,倒也十分贴切。他们有畅通的发声渠道,媒体上往往可见他们的“高明”意见。这么说来,难道专家们对于雾霾的成因是心知肚明的啦?当然!其实即使是普通百姓,没有多少科学知识的训练,也可以明白的。这实在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理论。有常识,有良知,就可以明了。

那么,烟花炮竹是造成雾霾的原因吗?是的。但不过是在小范围,短时间发生罢了。要造成大范围,长时间,全面的雾霾,那是不可能的。想一想吧,市民办喜事要放一放,那只是一辈子一次吧?百姓过年要放一放,不就是一年一次么?如果说燃放烟花炮竹是一种陋习,那需要讨论。退一步,就算是,也只能来个移风易俗的宣传,提倡不放,而不能制定法规来禁止吧?而且,我们禁止的手段总是罚款,以罚代管。另外,罚没的钱到哪里去了?好像从来不提。法规的制定要有科学依据,有数据的支持。究竟燃放烟花炮竹造成雾霾达到何种程度?或者说禁止之后雾霾可以改善多少?必须把研究的数据摊出来,给大家看,才有说服力吧?制定法规好像也太随意了吧?要是过年时有很多人燃放,能够执法吗?

说实话,我是不喜欢燃放烟花炮竹的。特别是过年的时候,有好几晚因为过于吵闹,而不能入睡。我也不明白,放,或者不放,到底会有什么不同?但是很多人非常喜欢放,说没有烟花炮竹就没有节日气氛了。为了照顾他们的心情,我每年克服那么几天,也没什么了不起。所以我并不反对燃放烟花炮竹。

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好像硬要将造成雾霾的“高帽子”戴到燃放烟花炮竹的头上。造成雾霾的“主犯”似乎尽管逍遥法外,却偏偏拿最小的一个“从犯”开刀?实在不大公平!

那么“主犯”看来背景很硬?是的。利益集团的威力怎么估计都不会太高的。既然这方面实在难以撼动,但又不能让人看来自己有不作为的嫌疑,最好的办法就是拿一个小“从犯”开刀了。瞧,我们整治雾霾多么“有力”!可实际上呢?用这样的态度治理,要是能够消除雾霾,就简直是奇迹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