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转载)不忘改变命运的一刻  

2017-01-28 10:28:53|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忘改变命运的一刻——读黄志涛《一个恐怖的假设》有感

  (2017-01-28 07:02:03)


 

                      ——读黄志涛《一个恐怖的假设》有感

余杰

又一年的春节来了。一切照旧,吃完年夜饭以后看看越来越像“新闻联播”的春晚节目,在不停地打着一个又一个哈欠声中,到了大年初一了。

节前,我再次拜读了我的好友黄志涛在2015年国庆期间写的一篇文章《一个恐怖的假设》。

志涛说的恐怖的假设究竟是什么呢?他在文章里设问:“知青下乡10年后,终于刮起了‘返城风’,大家才得以回家。要是多加10年,他们会怎么样?”

这个假设如果是成立的,志涛认为“有相当一部分知青要在农村滞留达20年之久,应该成为定局。他们会怎么样?这个假设太恐怖了!”


 

于是志涛对这个假设进行了一番描绘:“单就知青问题而言,已经没什么希望了。他们在农村待了20年,年龄在36--40岁的样子,过早步入中老年的行列。因为用不着文化,他们基本退化为文盲和半文盲。‘知’‘青’二字已经荡然无存了!…… 男知青恐怕当了农民的上门女婿,女知青就是他们的媳妇,生下三儿两女,别人已经无法识别他们原先的身份了。他们已经成为真正的老农民了。”

志涛继续假设:如果晚十年让知青回城该是怎样一番情景呢?“一大批将近40岁的文盲,回来还能做什么呢?哪里来那么多工作给他们干?他们自己回来了,但是在农村的另一半,还有娃儿们,怎么办呢?城市难道能够一下子容纳那么多‘难民’吗?对!我不得不使用‘难民’这个称呼,难道很夸张么?我真的不敢想下去。那简直是一团糟,不可收拾!”

假设,可能存在。也有可能是一种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好在我们这代人没有遇到志涛所说的这种假设。前提是197610月,中国发生了改变;1978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了三中全会,阶级斗争被抛到历史的垃圾堆。对于我们自身来讲,1978年的秋天靠着自身的奋起,掀起了大返城的风暴。终于没有让这种假设成为事实。

从这个意义上说,发生在1978年秋天云南农场知青大返城的事件,是改变我们知青自身命运的一刻。2017年到来的时候,我们有幸读到了李长寿撰写《在命运的博击中突围》。是的,是突围。因为1978年秋天所发生的一切是改变我们命运的一刻。

改变,是在突围中实现的,是靠着搏击来实现的!那个恐怖的“假设”之所以没有实现,是因为1978年秋天云南农场的知青们掀起了大返城的风暴。39年过去了,历史的尘埃早就将这段往事封存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对于发生在云南农场知青大返城的事件究竟如何看?我只是一个见证者。当年李长寿和他的战友们和战友们北上了,我是属于五万人留守在西双版纳农场的知青中的一员。前后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云南农场的知青们经历了写信、上访、谈判、罢工、请愿、北上、绝食、下跪,直到回家的过程。


 

记得我在看郭小东教授撰写的《中国知青部落》一书的时候,他借书中“知青领袖马司令”之口讲了这样一段话,至今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敢说,云南知青在促使全国知青返城这件事上,是作出贡献的。没有我们云南知青的请愿,豁出命来争取中央对知青问题的注意与重视,知青那么快地大规模回城似乎不大可能。”

我们怎么看?我也经常能够听到一些不同意见的声音。还是留给历史去评定吧。我们还活着,首要的义务应该是把那段历史留存下来。

大过年的,本该喜气洋洋,欢欢乐乐的。越是在这个时候,我们越是不能忘记曾经改变我们命运的那一刻。所以,我记住了黄志涛在《一个恐怖的假设》一文中的那段话——

“如今我们这一代,基本上60出头,都已经退休。经历了‘先苦后甜’的生活,大家比较容易满足。不管在哪里,公园里,饭店里,幼儿园门口,小学门外,k歌厅,舞厅,健身房,特别是各个旅游景点,甚至世界各地的风景名胜区,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活跃的身影。生活是多么幸福!要是M多活10年?这一切还会有吗?”

问的好啊!这才是不忘初心吧。

写于2017年春节

 

 

附——

一个恐怖的假设

黄志涛

2015105 

抗战8年后我们胜利了。要是多打10年,情况会如何?简直不敢设想!

知青下乡10年后,终于刮起了“返城风”,大家才得以回家。要是多加10年,他们会怎么样?

这并非绝不可能。如果M多活10年,则文革不会结束,上山下乡运动不可能终结。那么有相当一部分知青要在农村滞留达20年之久,应该成为定局。他们会怎么样?这个假设太恐怖了!知青们应该好好想一想。“青春无悔”的人还要继续无悔么?还要赞美什么“知青精神”吗?还要祝伟人“万寿无疆”吗?

我下乡8年整,后来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被“照顾”成为一个师范生。约2年后终于捧上了自食其力的“饭碗”。其后有好多年,我晚上总是轮流做两个恶梦。一个是梦到自己依然留在农村,孤苦伶仃,四处碰壁,绝望崩溃,然后是一身冷汗惊醒;另一个是梦到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怎么努力也找不到回家的路,急得要命,拼命地走,但总是没有出路。这两个梦反映了我大脑中根深蒂固的绝望,无法摆脱困境。相信其他的知青也有类似的梦境吧?醒来后那种宽慰,那种轻松,无法用语言表达!


如果M多活10年,且不谈国家经济可能彻底崩溃;且不谈我们的大学和科技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留下一大段空白,无法弥补;且不谈广大民众和老干部还得继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些几乎可以肯定必然发生。单考虑一下知青的命运,就让人感到极其恐怖!

在刮返城风之时,依然还留在农村的知青是大多数。那些上大学,参军,进厂,当教师,甚至被安排到县农机厂,化肥厂,木器厂,酱菜厂的知青,从总体上来说,还是少数。已经办理病退回城的,更是不多。众所周知,M绝不是一个愿意承认错误,接受失败命运的人。他搞出来的事情,一贯是要求“进行到底”的,不到底绝不罢休。只要他活着,就没有人敢于向他挑战,他的权威不可动摇。

直到今天,对于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中央并没有公开宣布结论。尽管流传着什么“四个不满意”之类,但那只是个别领导人的观点,不能代表D。因此造成了很多人对于这个运动的糊涂认识。以至于某些知青还相信“那个年代分外红”,还要高呼“知青精神万岁”的荒诞口号。其中有些人是患了“健忘症”,“洗脑后遗症”;还有些人是企图为自己的这段经历贴金,是典型的投机分子,特别需要警惕他们的别有用心!

M要是多活10年,且不说还有没有人有足够的权威来粉碎“N人帮集团”(那 时“四人帮”已经巩固扩大了他们的势力),且不说那时的国家经济是否还能够挽救,且不说还有多少人被整而悲惨死去。单就知青问题而言,已经没什么希望了。他们在农村待了20年,年龄在36--40岁的样子,过早步入中老年的行列。因为用不着文化,他们基本退化为文盲和半文盲。“知”“青”二字已经荡然无存了!看看今天还留在农村的知青是什么样子?他们也差不多。

男知青恐怕当了农民的上门女婿,女知青就是他们的媳妇,生下三儿两女,别人已经无法识别他们原先的身份了。他们已经成为真正的老农民了。

请农民兄弟不要骂我。我完全没有贬低和藐视农民的意思。在那个年代,农民的生活有多苦,我是很明白的。知青想要离开,难道农民就愿意一辈子留在农村吗?农民的苦不是知青造成的,知青要诉自己的苦,并没有责怪农民的意思。好比两个奴隶,一个抱怨诉苦,另一个跳起来大骂:“我比你还要苦都不说,你还好意思叫?”这不是太滑稽荒唐了吗?


 

如果M活到93岁,就算到那时有救星出来,粉碎“N人帮集团”,结束文化大革命,顺便顺应民意,让知青返回家乡,可这个家到底怎么回,还真不好说!一大批将近40岁的文盲,回来还能做什么呢?哪里来那么多工作给他们干?他们自己回来了,但是在农村的另一半,还有娃儿们,怎么办呢?城市难道能够一下子容纳那么多“难民”吗?对!我不得不使用“难民”这个称呼,难道很夸张么?我真的不敢想下去。那简直是一团糟,不可收拾!

如今我们这一代,基本上60出头,都已经退休。经历了“先苦后甜”的生活,大家比较容易满足。不管在哪里,公园里,饭店里,幼儿园门口,小学门外,k歌厅,舞厅,健身房,特别是各个旅游景点,甚至世界各地的风景名胜区,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活跃的身影。生活是多么幸福!要是M多活10年?这一切还会有吗?

当年大家下乡,即使高呼“扎根农村一辈子”革命口号的人,内心也希望早日离开。喊口号不过是一种手段罢了。当然他们不肯承认,我可以理解。可以说绝大部分人,除了少数高干子女外,担心自己将一辈子留在农村了。只是朦朦胧胧盼望,有机会离开最好。但这个机会,大家明白,是很渺茫的。如果有人直截了当告诉他们:你们要在农村待20年!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敢想象啊!

谢天谢地,M终于没有活到93岁。伟人活得越久,我们这辈人就死得越早,死得越惨,是毫无疑问的。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上帝是慈悲的。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