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第一次回家探亲过年  

2017-01-29 19:42:40|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回家探亲过年

我于1969317日离开上海,彭浦火车站上仿佛生离死别的哭喊犹在耳边回响,两日后到达贵州独山下车后的难堪遭遇还记忆犹新,好不容易在生产队熬过九个月,期间经历的变化和磨难难以用言语形容,终于到了冬闲12月,该回家探亲了。兴奋激动之情再也无法忍受,恨不得长出翅膀立刻飞回上海家中。

回家的车费妈妈早就寄来了从独山到上海,2196公里(那时要走广西绕,湘黔铁路还没有开建。)46个小时的火车,车费31.6元,足足是妈妈半个月的工资啊!当然有一些人胆大包天,逃票潇洒走一回。可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或许因为是高中生,受传统教育多了一些,买票坐车天经地义,这种念头根深蒂固,根本没有投机的想法。

回家的准备工作早就开始了第一是去理发,因为听说有的知青刚回到上海火车站就被拦住,就在车站里把过长的头发胡子都处理了才让出站。原因是这种很不体面的行为破坏了上海的美好形象,对社会不满的任何方式的发泄是坚决不允许的。因此自己“识相”一点,省得惹出麻烦。第二是采购。经过千辛万苦,九个月下来,队里分红时,让我惊喜的是,我不仅分得了口粮(现在才明白,我们这是和农民争口粮啊!他们基本上都是吃不饱,可我们还要分走本属于他们的那一点点粮食,让他们更饿,这是明摆的事,他们能愿意吗?能高兴吗?),还有15元钱!

喜滋滋带上钱,离开前连续两个赶场日就忙着在小镇上转悠,采购一些上海匮乏的物品,比如木耳,香菇,葵花子,花生,板栗,核桃,笋干都是好东西。老乡们都抱怨,凡是上海人热衷的东西,立刻就涨价,事实就是如此。也有人买了干辣椒带回家,因为他们已变成半个贵州人了,吃饭没有辣椒就不香还有人干脆带独山特产盐酸菜,辣糟和油辣子,这对于喜辣之人是上等美味。我记得我还带了两样好东西:贵州的糯米粑粑和米花,后来证明它们在上海也是大受欢迎的。就这样,东一样,西一样,归拢来装了足足两大包,心里那个得意就别提了。

接下来就该考虑怎么走了。火车是中午时分到站,从生产队到镇上坐车到县城火车站,45里路,1个小时就够了,应该相当容易可是根本不可能!因为长途班车太少,售票由邮政局长代理只有三个人的邮局的麻脸局长,权力不大,却无比神气他要照顾的第一是干部,第二是熟人,至于知青永远是排在最后(或许个别特别漂亮的女知青可以优惠)与其在邮局排上半天队,却得了个从麻脸嘴中蹦出的“没有”,灰溜溜地回来,还不如甩开铁脚板,自力更生更爽快。于是决定:走!而且是半夜12点钟出发,天亮就可到独山县城,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买好车票,就可上车了。

离开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归心似箭,激动万分,毫无睡意!晚饭后,围着火塘和老乡们摆开了龙门阵房东给我们煮了粑粑当夜宵,又甜又糯又热乎,吃罢就出发。挑起行李,有四五十斤重,却感觉像根本没挑东西一般,毕竟锻炼有了效果。轻轻松松就出了寨子,上了公路,迈开大步,直奔县城而去。经过大半年的锻炼,我们已经变得很强壮了。再加上兴奋的心情,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暗的月光下,只听得胶鞋底和公路的碎沙石摩擦的沙沙声,还有扁担在重物压迫下发出的吱嘎声,大家有说有笑,有人哼起了样板戏,有人唱起了革命歌,不到半小时,外套穿不住了,脱下来加到担子上走到一小时后,大家沉寂下来,只听见粗重的喘息声一路伴随

两个多小时后来到大坡下大坡是去县城必经的约200米高的山坡我们先在山下歇一歇,然后一鼓作气登上坡顶。到坡顶后再歇一歇,喝点水,吃点干粮,精神又振奋起来下山时有人说起了笑话,大家走得更快了,不知不觉又行了十来里,三分之二的路程已甩在身后但这时每个人真正开始感到累了,只觉得担子越来越重,走不了多久就要休息一下,而且休息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月亮落下去了,黎明前的黑暗实在难耐。只能勉强模模糊糊地看到一点路面,慢慢地往前挪步。更麻烦的是,瞌睡也开始上来了,有时候有点迷迷糊糊的。甚至有几秒钟睡过去了,然后突然惊醒,竟然发现大脑睡着了,可脚还在走路,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只念叨:怎么还不到?怎么还不到?终于天际露出一线光亮,在晨曦中,依稀望到远处县汽车站的大门到了,我们终于快到了大家不禁欢呼起来。

汽车站前两百米就是火车站,先把行李挑到小小的候车室放下擦把汗,喘口气,总算定下心来买票尚早,火车到站前半小时才开始售票。一打听,吓一跳,这几天火车特别挤,严重超员,上不上去难说但回家的决心什么也挡不住,再挤也要上!哪怕只能上一个人,我们也绝不做第二个,拼了!眼下,留一个人看行李,其他人上街填饱肚子,然后采购一些路上的食品。众所周知,火车上的饭又贵又难吃,站台上卖的食品实在不保险,还是自备为上。

当老式的蒸汽机车拖着长长的绿皮车厢喷着夹带大量煤屑的浓烟如怪兽般闯进车站时,拼的时刻到了!没等到车停稳,大家一拥而上。聪明的冲到车窗下,千方百计让里面的乘客发发善心将行李接进去,然后使尽浑身解数爬窗而入。横行霸道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行李投入窗内,还没等他们爬上去,行李又被丢了下来,凶狠的争吵立刻发生,结果往往是互有胜负。其他乘客一看不妙,马上关上窗户,任人漫骂或费尽口舌,就是不开。这样一来,所有的人只好都涌向车门,门口顿时紧张万分。所幸我们几个一开始就直奔车门而去,刚挤上车,后面有人就把车门关了,真是太幸运了。等了好久车才缓缓移动起来,大概解决各个车门口的争端太难了吧想到以后各站都是如此,实在难以想象!

上是上来了,可是挤得前胸贴后背,一点也动弹不得,位置就在厕所边上。甚至厕所里也挤了三个人,虽味道不雅,终究要宽松一些,况且门一关,算是一统天下,至于谁要上厕所,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幸车上车下都无水,没有水喝下去,那个需求也就不存在了。就这样熬下去,熬下去天慢慢地暗下来,人还是直直的立着,随着车的咔嗒声摇晃着,在这令人窒息的气氛中昏昏睡去,还竟然做起梦来。结果梦到行李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着,急得要命,忽然惊醒,一身冷汗。其实,在这种情形下,再高明的小偷也无计可施。可谁知从此以后,我坐火车就常常做同样的梦。车到柳州,总算稍稍有所松动待到了桂林,终于可以挪到车厢里面了。于是将行李当凳子,坐在过道边。从上车到现在十几个小时已过去了,可以定一定心了。

一个晚上,折腾得不轻时睡时醒,口渴难耐,却不敢喝水,腹中饥饿,干粮却咽不下去。衣服很脏倒还罢了,深深嵌在头发里的细煤屑让人特别难受,用手一抓,指甲全变得漆黑油亮,真是令人恶心。天刚放亮,车停在一个大站,有十来分钟的时间,便拿出毛巾牙刷等洗漱用品到站台上找水(车上已经有十几个小时断水了,这在当时是很平常的事,要是有一点儿水,便立刻一抢而空)等我匆匆赶到一排水龙头边,那里已挤满了几层人,待我挤到里面,刚刚湿了毛巾,站台上的铃声尖利地响起来了,车就要开了!我不敢耽搁,立刻飞快回到车上,还算好,一张隔夜面孔稍稍换了一点新颜。拿出水来喝上一口,吞下一点干粮,精神又振奋起来。该娱乐一下了,打牌自是最佳选择,一圈一圈打下去,时间过得飞快,年轻人再艰难,也总能找到乐子。

又到了晚上,似睡非睡之间,忽然有了一个念头:干吗不中途下车,找个地方玩一下,再回上海不迟,反正可以签票嘛。于是决定天一亮就下车。结果天还没亮,金华站到了,猛然想起父亲有个朋友在金华物资局工作,可以找他帮忙,就稀里糊涂挑起行李冲下车站在昏暗又陌生的站台上,孤零零一个人,不禁有一点害怕和担心。但后悔已经晚了,车门已经关上,列车缓缓驶出金华站,钻入漆黑的夜色中去了。

走进候车室,倒还热闹,找到一个角落,正想好好坐下小睡片刻,天亮后再进城,无意中听到“武斗”二字,引起我的关注。原来,金华不是个太平的地方有两派“造反派”战斗正酣,进城的街道恰恰是争夺的焦点,两边的房屋窗户全被打破,砌上了砖,只空出枪眼,使用的武器据说有机枪和手榴弹城里全部停电,火车站是唯一有电的地方。这意味着进城可能要冒生命危险!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妈妈劝我说,别进城了,连火车站也不要出,唯有这里还是安全的,待下一班火车来就赶紧离开。可是车站的工作人员说,一般白天不打,傍晚四点钟后往往就难说了,造反派要睡懒觉,早上是比较可以放心的。我还从没有看到过武斗,很好奇,于是决定不听老妈妈的话,早上进城去看看,碰碰运气

 那时我也真傻,竟不知将行李寄放在车站。等天一亮,挑起担子就进城去了。路上行人不多,街两旁的确如车站里人们说得那样,砖砌的窗上挂着棉被,露出黑洞洞的枪眼。不过天色还早,造反派肯定在睡大觉,一点事也没有。我大摇大摆走过去,径自摸到物资局大门口一打听,不禁大失所望,我父亲的朋友不在,出差去了。我挑着一副担子,去哪里也不方便,只得找到一个面馆,胡乱吃了碗面人生地不熟,还是返回车站为妙。不料走到中途看见一个农贸市场,顺便进去溜一圈,倒让我有了意外的收获,这儿竟然有猪油卖!现在猪油没人要,可在当年,那绝对是最紧俏,最希罕的物品。我拿出身上几乎所有的钱,一下买了足足二十斤猪板油,高兴得要命,得意洋洋返回了车站。等我回贵州时,不必担心没有猪油可带了。

我实在是个幸运儿!结果刚回到车站不一会儿,忽听得远处传来“突,突,突突突”的奇怪声响,才想开口问,就听见人们议论:“又来啦!今天不知会死几个?”方才明白那是枪声,武斗又开始了。我是稀里糊涂地躲过了一劫!三十六计走为上,我便立刻跳上下一班火车,逃离这恐怖之地,平安到达阔别将近一年的家乡-上海。

踏进家门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外婆她愣在那里,看了半天,好像我是个外星人一般。我轻轻放下沉重的担子,低头打量一下自己,不禁也吓了一跳,衣服又脏又破,鞋尖露出了脚趾,想必自己头发蓬乱,又黑又瘦,和老农无异,难怪外婆认不出我来。我的一声“好婆!”(苏州话外婆)将她惊醒,不禁大喜“志涛回来了!志涛回来了!”然后便忙不迭地问:“饿了吧?快坐下,吃饭!”这正合我意,我像饿狼一样,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见桌上的菜样样是美味,可惜饭碗实在太小了真想不通,我以前竟然用这么小的碗吃饭!外婆坐在旁边看着我狼吞虎咽,差点是一口一碗,赶忙叫我别着急,慢慢吃。我一口气吃完第五碗方才慢下来,那一顿足足吃了七碗饭!这个记录再也没有打破过。

如今米饭便足够,真是无法想象啊!难怪这种吃法,结果只有一个:我仅仅回家一周,体重增加了竟有十斤!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