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美国常春藤大学学子们有批判思考能力吗?  

2017-02-10 20:21:4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大家先来读一读下面的文章:(后附读后感)

美国常春藤大学学子们有批判思考能力吗?不,他们更像红卫兵

     文:刘瑜 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学院政治学副教授

    以前跟国内的朋友聊天,他说:我很欣赏美国那些敢于批评布什政府的左翼知识分子,因为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做一个左派需要非凡的勇气 我立刻纠正他,你说错了,在美国知识分子圈子里,尤其在高校里做一个左派是非常时尚的事情,做一个右派才需要真正的勇气。

    先从我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最近发生的一件小事说起吧。

    今年10月,哥大一个共和党学生组织邀请了一个叫吉姆·吉尔克里斯特的人来演讲。这个吉尔克里斯特,是 民兵组织的发起人。这个组织专门招募志愿者,在美墨边境巡逻,阻挡非法移民从墨西哥入境。近年来非法移民问题是美国的一个热点问题 右翼势力倾向严格禁止非法移民入境,左翼主张更宽松的政策。吉尔克里斯特来哥大讲演,无非是来宣传他在移民问题上的右翼主张。

    本来这应该是一个很普通的校园活动吧。不,让你个老右来放毒,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演讲之前,该活动的广告就被撕扯、涂抹。演讲那天,很多学生在讲演厅门口示威,身着3K党白大褂讥讽 民兵组织。主持人一开讲,就有人不断起哄喝倒彩,有的人干脆背对讲台示威。等吉尔克里斯特开讲时,一群学生干脆冲上讲台,砸桌子椅子,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最后吉尔克里斯特不得不仓惶逃走,示威学生们则高喊着胜利的口号打出一条横幅:没有非法的人。

    这个情形虽然极端,但却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美国高校校园里的左右势力处境:左翼趾高气扬,右翼垂头丧气。

    这里先停顿一下,说说在当代美国的左右含义。这个分野有三个方面,第一,外交事务上,一般右翼倾向于扩张性外交,传播美国价值,强化美国地位,支持伊战;第二,经济事务上,右翼一般主张自由贸易,削减福利,削弱工会;第三,在社会文化上,右翼一般是保守的代名词,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婚姻,反对非法移民入境等。而左翼则主张外交上的收缩、经济上的政府干预,社会文化上的开放。因为文化上的分野,一般右翼也被称为保守派 ,左翼也被成为自由派 。但是实际上,右翼倾向文化保守的同时主张经济的自由化,左翼主张文化自由的同时又主张经济的控制,严格来说还真说不清谁比谁更拥护真正的自由。

    就美国整个社会来说,左右选民势力是大致相当的。80年代以来,由于共和党成功将文化保守势力动员起来,草根社会甚至出现了保守右的趋势。但在高校,却左右比例悬殊。2005年的一个调查表明,美国高校里72%的教师是左翼自由派 ,15%是右翼保守派。从党派来说,50%的教师支持民主党,11%支持共和党。这一失衡在一流高校中尤其显著:87%倾向于左翼自由,13%倾向于右翼保守。而且,左右翼力量的变化,越来越向左翼倾斜。1984年调查时,高校老师还只有39%是左翼自由派。

所以我才说在美国的高校里面,做一个左派,哪需要什么勇气,简直就是随波逐流。

上面的数据与我个人的经验感受相符。我在哥大认识的所有教授、同学 只要我知道政治主张的,都是左翼自由派 。课堂上教授骂布什,老师乐呵呵,学生笑嘻嘻,皆大欢喜。走在校园里,动不动看见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学生助教要求工会化的示威、反对共和党某某人来校演讲的示威 全都是左翼的声音。如果你在哥大做老师,还胆敢支持布什,就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简直比作贼还要心虚。

当然也有人跳出来反抗。一些右翼团体抗议说,一个缺乏多样化声音的校园,是不健康的。对于那些十八、九岁的孩子来说,没有倾听过不同意见之间真正的辩论就被稀里糊涂灌输了一个观念,也是不公平的。Allan Bloom早在1987年就写过一本书,叫《美国头脑的封闭》,批评美国高校里泛滥的文化相对主义最后导致了是非不分。前年加州洛山机分校的一个小孩Ben Shapiro干脆写了一本书,叫《洗脑》,批判学校里教授们清一色的声音。David Horowitz,一个右翼活动家,办了一个网站校园观察 ,督促学校里的言论自由,他还出版了一本书《教授们:美国101个最危险的学者》,专门揭发那些死硬的极左派。同时,一些校外的右翼组织,大量向高校砸钱,试图在学生中培养右翼势力。但是,这些斗争不过是老鼠斗大象而已,根本无力改变校园的颜色 。

其实,左翼占领大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从30年代开始,就一直如此。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校园里的新左派就是一支重要的力量。当前在经济全球化和伊战背景下崛起的左翼势力,估计只能叫新新左派 了。大学代有才人出,左派后浪推前浪。高校这样远离经济基础的象牙塔,是政治浪漫主义的温床。知识分子和社会的关系,本来就有点象一个娇妻和一个憨夫的关系:她负责点菜,他负责买单。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虽然整个高校都左倾,但是越是远离经济基础的院系,就越左倾:人文院系81%教师是自由左翼;社会科学75%;工程学院51%;商学院49%。

里根上台以来,保守主义势力在美国的重新崛起,但是当草根社会在悄悄右的时候,高校却一直在稳步左。直到今天,一个幽灵,左的幽灵,在大学校园的上空游荡。

虽然按照美国的谱系,我自己的政治观念算是中间偏左,但是我非常反感美国高校里这种妖魔化右翼的氛围。人家吉尔克里斯特反对非法移民怎么了,还不让说话了这是?宪法第一修正案不正是为了保护言论自由吗?说到底,对自由的威胁,不仅仅来自于政府,也可以来自于舆论。一个人在舆论当中噤若寒蝉,就算那个人不是我,就算那个舆论代表了我,就算是在高校这样的精英机构,也仍然让我不安,因为对自由的威胁,不管来自政府还是舆论,都是对真相的威胁的开始。

读后感

关于“政治上正确”,有没有固定的标准?当然不可能有。因为这里涉及到立场的问题。如果“政治上正确”在某个社会中竟然是一种固定的规范,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大家被洗脑了。

希拉里是政治上正确的专家。这个“政治上正确”是左翼自由派(liberals)规定的。因为美国的高校,精英知识阶层,包括媒体,基本都是左翼自由派的一统天下。虽然他们人数不算很多,但是能量很大,有强大的发言权。所以希拉里在大选时曾经风光无限,民调总是大幅度领先。而这也恰恰造成了假象,让大家以为她稳操胜券。

川普,这个对于“政治上正确”不屑一顾的右派,对于精英知识阶层规定的那一套非常反感,所以他是个“反建制”人物。要对抗如此强大的“舆论”力量,即使是一个总统,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顽强的精神。在商场上曾经经历艰难困苦考验的川普,已经练就了金刚铁骨,他绝不会轻易认输。这倒让人有三分敬佩!

如果你住在美国,对于以下的一些事情会持什么态度呢?

1. 接纳大批移民入境,不考虑美国是否需要他们

2. 在美墨边界造墙是愚蠢和不人道的;

3. 接纳穆斯林入境,阻止难民入境是不人道的;

4. 要保障贫困人口的救济补贴福利制度,即使有人坚持拒绝工作,为了人道的原因,还得让他们过体面的生活;

5. 妇女有堕胎的权利,他人不得干涉;

6. 同性恋者之间有婚恋的权利,他人不得干涉;

7. 必须输出美国价值观,推广到全世界;

8. 为解救独裁国家民众,可以采用武力手段;对“流氓政权”,可以采取经济制裁措施;

如果你的态度都是YES,那么你大概是个左翼自由派。反之,则是右派。当然,还有很多“中间分子”。既然美国民众中左右派基本平衡,那么争论是必不可少的。到底哪一派正确?这个问题无解,也许问题本身并不成立。

实际上,有两种出发点:一,站在美国利益高于一切这个出发点;二,站在更高的“民主自由”和“人道主义”的出发点。川普不搞遮遮掩掩的花头,直接提出“要使美国更加伟大”,是美国利益高于一切的拥趸者。也就是说,凡是对美国利益构成威胁的,他要坚决反对,不管有多少“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行。他的这个想法和主张“唯物主义”的我们倒是很接近。谁不为自己打算?我们不是也想“让中国更加强大”,要有“中国梦”么?

不过,最近看到斯诺登的评论,里面有一句话令人印象特别深刻。他说,如今大家越来越缺乏是非观念了。只要对自己有利,是非可以不要考虑(大意如此)。这正是左翼自由派的要大声疾呼的!还要不要坚持“普世的价值观”呢?但有人提出:哪里有什么普世的价值观?民主和自由在不同的环境里有不同的要求和表现。

我们经历了文革,红卫兵的革命狂热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革命狂飙的推手却不是他们的老师或教授。美国的大学校园被左翼自由派笼罩,学生只能听见一种声音,这难道是真的吗?不过,要说他们会成为红卫兵,肯定是言过其实了。他们毕竟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