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十四 声音的回忆  

2017-07-13 10:09:32|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四  声音的回忆

    记得曾经高考监考,考场里安安静静。根据规定,监考老师不可过多走动,更不可在考生旁边停留过久,只得长时间端坐在椅子上,这样,瞌睡自然就来,就是喝浓茶也不管用。怎么办?最好办法是人不动,但是思想动,头脑风暴,海阔天空一番。这一来不要紧,不由自主,思绪又回到当年插队的寨子。记得返城之后,凡是做梦,大多梦到乡下。现在可好,醒着,也来做白日梦了,而且梦的又是同一个地方。人就是那么怪,受了那么多苦的地方,就是让人最牵挂的地方。

那时星期天的早晨,照例可以晚一些起床其实也并不太晚,七、八点的样子。贵州早上七点多,天才刚刚亮不久,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树枝上鸟儿在欢唱。有时候喜鹊一阵一阵的恰,恰恰恰,哈!心中不由一动,难道今天有什么好事不成?但随之更多的是讨厌的乌鸦,扯着大嗓门哇,哇,哇,叫个不停,还拖得长长的,让人心烦意乱,希望破灭了。远处不时传来布谷鸟的谷谷谷------前面的三个谷是降升降调,最后的是去声,拖得长长的。),叫个不停,声嘶力竭。心里不禁奇怪,为什么布谷鸟老是躲在老远的地方叫呢?到底想干啥?房东家的公鸡天不亮就打鸣了,就像传说中周扒皮家的鸡一样,不过很少能吵醒我。现在是母鸡带着小鸡咯,咯,咯地找食吃,下蛋得到下午。隔壁的六嫂拉长了声喊------”,便立刻听得各处的狗忙不迭冲过去,狗爪打在寨子的石板路上,嗒嗒直响。我知道一定是她家幺崽拉了,狗儿真的会舔屁股,真是恶心!可是要是有狗肉吃,我们还是要吃的,那时一个月碰不到一点荤腥,人馋得要命呢。

寨子西头的老木,年纪还小,做事可靠,放牛的活就归他了。他在寨子那头放开嗓子一声吼-------,各家就忙着打开牛圈的门,牛自己知道,放风的时间到了,便慢悠悠的沿着小道,爬到屋后面山坡的牛道上,汇成牛的队伍,向山里进发。此时牛鸣声此起彼伏,像是在见面打招呼呢,甚是热闹牛蹄沉重地踏在牛道的石头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加上老木手中挥舞的牛鞭叭,叭!响得清脆,杂以他威严的高喝嚯嚯组成了特有的农家早晨交响曲,真是雄壮得很呢!而下一场演奏,则要等到傍晚,等牛儿在山里吃饱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再顺着原路返回,于是傍晚交响曲又奏了起来

    因为白天劳累,我晚上总是睡得死沉死沉的,很少醒过来。夏天临睡时,总是有一片吵闹的蛙鸣声和虫鸣声组成的夜曲,那是最好的催眠曲,尽管我那时根本不需要什么催眠。(但是现在那里青蛙几乎绝迹了晚上偶尔听到怯怯的一,两声鸣叫,随即就寂然无声。因为农药,化肥使用过量,田里连蚂蝗都死光了,蝌蚪更不能成活,这样的情况是普遍的,让人悲哀。)我偶尔有时候到了半夜,朦朦胧胧之间,总能听见楼下还有吱嘎--,吱嘎--”的声音那是几个小姑娘,凑在昏暗的油灯下,辛辛苦苦地编斗笠呢!她们起早贪黑,天天熬夜,每周勉强编成一,两个斗笠等到赶场天,拿到镇上卖了,换一点盐巴,煤油回来,补贴家用。到了凌晨五点钟,有时不免起来方便,总是听到隔壁六嫂已经在舂米了,发出咚,咚,咚很有规律的声音我曾经试过那玩意儿,一边脚要不停地踩,一边手要拿着长长的竹竿拨动石臼里的谷子,要配合好还真不容易。而且没多久腿和手就酸得要命了。舂好了,还要放在簸箩里筛去糠皮,这个技术更难,好复杂的,我始终没有学会。要舂够一家人吃一天的米,得干一个小时才行因此,每天女人们凌晨就得起来干活。那时的女人真是太苦了,难怪小姑娘一结婚,刚生了一个娃儿,立刻就老了许多。她们漂亮的青春时太短暂了,仅仅是结婚前的一,两年而已。后来寨子里添了柴油机,有了碾米机,总算这些女人们获得了一点解放,可以多睡片刻。当我高高兴兴开着碾米机时,心里想,我也不必再听到每天凌晨那单调乏味,折磨女人们的咚,咚声了。

    晚上,我一般不感到害怕。哪怕在抗旱时期,连夜抽水灌溉稻田,得守着抽水机,就一个人睡在坟地旁边,望着满天的星斗,瞥见不时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亮光,不知是萤火虫还是鬼火,也不心虚的。侧耳听着抽水机稳稳当当突,突,突地欢唱,知道一切平安。就这样哪怕听着听着睡着了,但一旦机器出现怪声,知道是进水口被草堵塞,引起机器空转,会立刻醒来,前去料理。但也有例外,那就是等到那些下着毛毛细雨,阴冷阴冷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寨子里一片死寂,连狗也躲起来睡觉了,突然从远处山上密林里传来猫头鹰的恐怖叫声---,呼--噜噜噜,好似在幽幽的颤抖,真有点阴森森的瘆人,令人毛骨悚然。幸好我总是很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睡着了就不知害怕了。

    令我印象最深的恐怖声音不多。有一次是附近寨子发生火灾寨子里大部分房子不是泥墙稻草顶结构,就是木结构砖瓦房,因此一旦着火,火势极旺的。稻草屋顶的泥坯房,干旱时,只要有一个火星跳过来,便即刻着了先是慢慢冒烟,然后烟越来越浓,最后是的一声巨响,整个屋顶顷刻成为一个大火球,冲上天去,很快就消失了要救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只能目瞪口呆看着。木结构的砖瓦房又是完全不同的烧法。一旦着火,火是闷在里面猛烧,温度极高,离开十几米的地方就烫得不得了,人根本无法靠近了。记得我们借给老乡的一口大锅,里面装满甜酒酿,火灾后差不多整个烧尽了,只剩下一小片铝。火场里发出噼啪,噼啪之声不绝,那是木材在高温下迸裂,折断时的声响,令人胆战心惊。胆大的农民爬到旁边房子的屋顶上,把顶上的瓦片统统下来,然后再浇水,也许有希望保住房子。我想帮着去挑水救火,却发现腿软了,连路也走不快了。原来,吓到腿软是真有其事啊!

    另有一次是上山砍柴,七转八转,来到林中一小块空地,空地中横七竖八堆放着一些木材,好像被火烧过。当时很高兴,忙着捆起来,准备挑回去。等到一切就绪,忽然觉得周围特别安静,似乎觉得身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盯着我看。猛然间,当地的一种怪知了,叫做郎郎咧开始叫唤起来发出郎,郎,郎。。。。咧---”,叫声由慢到快,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急促。我冷汗开始冒出来了,赶忙挑起柴火,掉头往回就跑。好不容易冲出树林,来到大路,才稍稍安心。可是郎郎咧似乎还在头脑中回响。难怪!从此,我听见郎郎咧,就要想起这荒唐又恐怖的经历。

    贵州的冬天,又湿又冷,寒气逼人。特别是遇到冻雨,如今叫做雪凝天气,更是冻到骨髓里,让人受不了。天阴沉沉的,下着细细密密的小水珠,这水珠碰到任何东西便立刻结成冰。结果,手指大小的输电线变成了小腿一般,是原先几十倍那么粗。于是,不是绷断,就是拉倒输电高塔。幸好我下乡那时,寨子还没有通电呢。但山上的松树,每一根松针都裹上了冰。变成一串串胖胖的冰手指。结果树干当然承受不起,纷纷拦腰折断,发出清脆的巨响。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中,周围寂静到了极点猛然之间,远处传来---”的一声极其响亮在山谷中回荡,令人心惊肉跳。心中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声响?出门向远处山坡望去,见一棵大树晶莹剔透如巨人一般缓缓倒下,多么悲壮!随之传来“啪”的巨响。仔细看去,才发现山坡上到处是白森森的新折断的树干,简直是触目惊心!

    在农村,最喜欢听的声音是什么?原来是猪的尖叫。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有人家杀猪,我们也许可以弄一点猪肉,杀杀馋。记得有一回杀猪,农民来请我们一个知青去当手。原来,这是一个五爪猪就是猪蹄上不是有四个,而是五个爪。老乡们迷信,说是此猪的前世原来是个人,犯了罪,投胎变猪。杀它之时,发出的尖叫之声,在远处听来,竟然是人在叫救命!不杀它自然不行,不得已,他们自己不敢动手,只好来请百无禁忌的知青了。而且许诺成功之后,杀手记一天的工分,还要奖励一斤猪肝。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于是有人挺身而出,雄赳赳前去,抄起尖刀,闭上眼睛,按照老乡的指点,死命直捅进去。但觉热乎乎的液体溅在脸上,吓得丢下屠刀,屁滚尿流逃回来,已是面如土色,过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还好,谢天谢地,他这一下,居然成功了。我们在远处听了半天,似乎并没有听到什么“救命”的呼喊。从此以后,此君因此得意洋洋,这一天他自然不必出工了。他也很大方,与我们分享了猪肝。吃人的嘴软,大家都对他的英勇行为赞不绝口。如今见了面,总还有人要提起,大家不免哈哈大笑一番。

    在农村,最不喜欢听的是村里的有线广播。喇叭一响,不是队长催命出工喽,出工喽!的喊叫,就是反反复复播放不完的造反有理大海航行靠舵手之类的革命歌曲,搅得人心烦意乱。终于有一天,广播坏了,让大家清静不少人人高兴,只有队长心烦他必须来来回回高喊,才能将大家赶到地里。这么费力,不得多吃两碗饭?而家里正闹青黄不接的饥荒呢。

    插队的回忆是无穷无尽的,声音的回忆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写出来,还很不全,与大家分享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