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六 赶场  

2017-07-04 21:31:09|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赶场

今年是我插队48周年了,真是光阴似箭啊!从1969年到1977年,整整八年的插队生活,在慢慢的煎熬中度过,从新鲜,惊讶,满怀希望,到逐步沉寂,灰心,充满绝望此中滋味,未经历者根本无法想象如今的年轻人更是完全不能相信,简直是天方夜谭啊。也难怪,任何事不临到自己头上,都是不可能有切实体会的,甚至连理解都难以办到。

在这慢慢的煎熬中,有一件事,不时能给我们带来一点点的快乐,给坚持下去提供一点点动力,那就是“赶场”。在贵州,赶集被称为赶场当时的人民公社是做六休一(农忙除外),赶场基本是每个星期天的固定节目改革开放后有所改变,基本上是逢五,逢十赶场想必是经济发展的需要,多一点对大家都好。

除非农忙星期天生产队照例放假。辛苦一周,好不容易得先睡上一个懒觉。其实也不算晚,八点一定得起来(平时一般五点半六点就得起床,上山割一挑牛草回来,将近九点,才能烧火煮饭)。赶场天不能睡得太晚,这是规矩。起了就忙着弄饭,胡乱就着辣糟,盐酸菜(这是贵州特色,前者是辣椒放在甜酒里酿成;后者是独山特产,有些名气,据说朱老总最爱)吃上两碗对付,就马上出发往镇上赶,好像去晚了东西都会卖光了似的。其实大家心里明白,期待了漫长的一周,要早去晚回才能弥补回来。

寨子的小道上不时响起此起彼伏的呼唤声,那是老乡们邀着好一同上路。出了寨子,条条小路上都有三三两两的人,肩挑着担子,手提着篮子,还有牵着牲口的,都奔着一个方向汇去。最穷苦的挑担柴去卖,赚的是实实在在的血汗钱翻过几座山,花去大半天,好不容易砍了一百多斤柴,却卖不到一块钱。和镇上的买家讲好价钱后,还得将柴挑到买主家中堆好抹一把满头满脸的汗水,点着几张毛票时露出的是心安理得的憨笑。闹腾得欢的是挑猪崽去卖的老乡,猪崽放在竹子编的小笼子里,一边两个,小家伙们使劲地尖叫,好像马上就要将它们宰了似的,煞是热闹。最好看的是姑娘和小媳妇们,虽然人人贫穷,但女人天性爱美,在一片灰,黑,蓝色的世界里(当时服装的颜色),让我看到了一点红那是她们的头巾或戴在头上的野花还有一抹亮黄,那是她们在夜晚昏暗的油灯下辛辛苦苦熬了一个星期,用最灵巧的手编成的竹斗笠,精美极了,堪称为艺术品那竹丝细如头发,最能干的姑娘一周也只能编成两个,据说可以出口,但卖了,刨去成本(买竹子的钱,人工不算),只能得四,五元。有的大姑娘还在篮子底下带去几双鞋垫,那是她们用碎布拼成,密密麻麻的彩线形成精美的图案,又结实又漂亮,她们一般不舍得卖那是花了多少心思,绣进去多少情感的珍品啊!她们要送人,送给谁,不说也猜得着。我也有人送过鞋垫,但那时不开窍,稀里糊涂拿来就穿,穿了就罢,想必辜负了“小芳”们的一片心,实在是傻得可以。老阿婆,老阿公们不会空手长满老茧的手里有的抱着自己养的唯一的一只鸡(当时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一家养的鸡鸭有严格的数量规定),或提着篮子,篮子里是一串串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慢着,鸡蛋还有一串串的吗?有!聪明的贵州人发明了运输鸡蛋最安全,最便宜,最环保的方法:用稻草编成长长的篓子,一个个鸡蛋就编织在其中,五个或八个一串,好拿又好卖)。中年的大们最实在,肩上挑的是自留地里吃不完的辣椒,豆角,毛辣果(贵州独山人对西红柿的特别称呼)等等,到场坝换了钱,买些盐巴,煤油(点灯用),以及小娃娃的用品。那时的钱特别金贵!

我们寨子里的男人有一项绝活,常见他们挑着一担担沉甸甸黑亮亮的东西走得欢,让我十分疑惑一问下来才知道是靛蓝,染布用的。那是一种植物,割了叶子泡在池子里好多天,再加上石灰,制作起来颇有些技术,家里织的土布就用这来染。还有的男人挑的是一捆捆金灿灿的烟叶老乡们割了烟叶,用稻草编成长长的一串,挂在屋檐下晾干,等到干透了,就挑到市场卖给收购站一担烟叶换不来几个钱,可是在烟厂里那得做成多少烟卷啊!他们自己当然不会抽烟卷,除非有婚丧喜事。他们有独门绝技制作自己的卷烟先把上好的烟叶一张张迭起扎紧,用木工刨子刨成细丝,再喷上蜂蜜水和一点点白酒拌匀,放在干柚子皮做成的烟袋里保存。烟丝闻起来又香又甜,用纸卷着抽(最好的卷烟材料非语录本莫属,真是罪过罪过,阿弥陀佛!),味道据他们说比洋烟卷好得远。

有幸得到许可跟着妈妈赶场的小孩子们自是欢天喜地,蹦蹦跳跳,叽叽喳喳跑着,打闹着稍稍大一点的就得帮着大人拿东西,挑担子了。生活的重担那么早就压到他们稚嫩的肩膀上,我们看了心疼。可他们却毫不在乎,照样兴高采烈。我们知青呢,基本都像小孩子一样空着手赶场去我们当然没什么可卖的,就是有也不好意思去卖,自留地的产品只好送给邻队的知青享。但最明显的差别是我们不如农家小孩子那般无忧无虑。我们是一种另类,别人一看便知。就算我们完全是农民的装束(我们有不少人的穿着的确和农民无异),老乡们依然绝不会看错。

说到基长镇,其实就只有一条南北走向的街和少许小巷公社门口是一片水泥的场坝,那是赶场的中心。到了赶场天,镇上人声鼎沸,水泄不通,真是热闹非凡。我怀疑基长原名可能是鸡场到贵州一看,以动物命名的地方有的是,如牛场,羊场,狗场,猫场,猴场,马场,兔场等等。有一年到贵州旅游,在去织金的路上,看到一辆中巴车的牌子上写的是“猴场---猫场”,简直令人笑喷。基长镇的北头是基长中学,旁边就是大牲口市场,耕牛的交易就在那里进行。那绝对是一项艺术,真正的心理战战场买卖双方从早到晚侃价砍价,往往经历无数回合,双方分别陈述牲口的优劣,争得唾沫横飞买家气势汹汹甩手离去,是在考验卖家的耐心;卖家稳坐钓鱼船,不为所动,是在检验买家的诚意。这是一桩大买卖,肯定不会匆忙达成。上下几块都要争得面红耳赤,何况这个交易上下可能相差几十块,甚至上百也不一定所以,必然要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最终一般在收市时才能成交。这种事和知青无关,也没有个知青会有此耐心,有此兴趣参与,所以在此看不到知青的身影。其实凡是看过一次交易过程的人,无不佩服贵州人的精明,他们天生是做生意的料,我们这些知青可就差得远了去了。

知青赶场,到处溜达辛苦了一周,得散散心。当看到其他队的知青时,赶忙打招呼问候,聚在一起聊一聊,交流一下信息,听听有什么重要新闻,生怕错过了难得的机会。遇到好友,便要约好结束后去某人寨子里来一顿“打平伙”(就是撮一顿的意思,大家各作一些贡献,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身在异乡,同病相怜,所以并不十分计较得失)。镇的另一头是邮局,到那里看看有没有寄来的包裹邮件,是必须做的事情。也有一些败类,等在那里,看见老实人拿着包裹出来,就要来个“见者有份”,甚至干脆抢了就走。幸好那样的事情不是经常发生。老实人并不傻,邀几个朋友集体行动,就安全了。所以一般来说,知青赶场,总要在镇上来回走个好几遍,什么都不能错过,才算满意的。

知青最爱去的地方是街的中心,公社外面的小广场,那儿最热闹,东西最多知青最喜欢买了带回家的如香菇,木耳,葵花子,花生,核桃,板栗,干笋,土布等,就集中在边上一角。当地人对知青的到来不高兴,抱怨,这些东西自从上海人来了就贵多了以前没人买,便宜极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土货真是好啊!最好的香菇,肯定是野生的,在砂锅里放一个,开盖满屋香。当地产的板栗又甜又糯,质量一流没得说。干笋带回家送人,个个都说下次多带点,放在红烧肉里,又嫩又脆,最受欢迎。那时的药材,全是野生的,灵芝,天麻,甚至麝香都有,牛鞭更多虽然便宜,但我们口袋里的钱实在太少,只能当看客,希罕一番便罢。可是再穷,赶场时八分钱总要花,到粉馆买一碗素粉解解馋。贵州的米粉,白白的,嫩嫩的,有韧劲加上猪油,葱花,舀上一勺红红的辣椒面,再撒一点花椒粉,那个滑,那个香,那个爽啊,至今令人难以忘怀。要是想犒劳自己一下,再加四分,一毛二,就能吃上牛肉粉!那面上的几片薄薄的牛肉,带给人的快乐是现在年轻人绝对无法想象的。光是为了这一碗粉,就值得来赶场啦!多年后回到贵州,第一想吃的就是米粉了。早饭总是一碗米粉,可以加牛肉,羊肉,鸡肉,鸡蛋,猪脚,大肠(称为肠旺粉),臊子(颈肉炸的油渣),咸菜,酸萝卜,香菜,还有各种调料,最后还得来一勺红油,简直是色香味俱全,吃不厌的。

可是我还是不满足,有一个地方不去好像就不能回去似的。那就是一家小杂货铺那儿有饼干卖七毛一斤,很贵,做得又极土,粗笨的耳朵状,厚厚的,加了红色素,但对于我却有很大的诱惑力。这土饼干咬下去有劲,还有一点点花生味。那个年头没得选,只有这一种,竟然让我欲罢不能。我总是拗不过想吃的念头,犹豫再三,还是买了回去,现在想想真是傻透了。今天这样的土饼干,肯定送给我也不会吃的。但更傻的是我竟然爱上了酒。小镇口进入不远,有一家铺子黑乎乎油亮亮的柜台上有一个浅黄色的土碗,掏两角钱打上一提酒,端起来一仰脖,一口灌下去,把嘴一抹,开路!在回寨子的路上,脚像是踩在棉花上,腾云驾雾一般,感觉特别有劲,那种感觉给我极大的快乐。可惜,并不是每一次赶场都可以喝酒的,口袋里面的钱实在太少。所以这种感觉特别可贵,印象特别深刻。更可惜的是,在我有了工作,挣了工资,终于可以随意喝酒时,那种感觉却再也找不到了,酒再也没有那么香,喝酒就再也没有那么快乐了。此事给我的教训是,要是你能够享受,喜欢这个享受时,千万不要对自己限制太多,免得将来后悔。

赶场回来,像是打了一针强心针,让逐渐枯萎的心恢复了一些活力,籍此来撑过下一周。就这样,一周一周地挨过去,熬过去。因为总有下一个赶场天在等着我,我就有了盼头。也许,好消息就在路上,谁知道呢?

2001年起,我几乎是年年去贵州凡是到了那儿,逢到赶场,我一定要去溜达溜达看看的。其实心里并没什么要买的,只是看看看着看着,心里又浮现出当年的景象来,宛如就在眼前!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