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贵州篇(十一)不寻常的徐老师  

2017-08-20 09:31:58|  分类: 贵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州篇(十一)不寻常的徐老师2013

    36年前,我下乡8年后,才上了贵州黔南州师范。因为学校在贵定,大家就称之为贵定师范了。学校里面上海人教师不多,我作为上海人,自然很快就认识了这几个老乡。其中有一个白面书生徐老师。他身体单薄(上海人所谓肋骨上可以弹琵琶类型),说话轻软文雅,脸上架着斯文的秀郎架眼镜,一看便觉得是个有点来历的人物。有人告诉我,可别小看他,他曾经是复旦新闻系的大才子,那时就很有名气。上大学就戴上右派高帽,才充军来到此地。他走路身子挺得笔直,一只手老是撑着腰。据说他的腰受过伤,动过大手术,里面有钢丝背心撑着,所以如此。我也不知是真是假,至于到底是怎么受的伤,伤得怎么样,在那个年代,是不便打听的。学校搞文艺汇演,我们都喜欢搞一点乐器,他会勉强弹一点钢琴,我喜欢拉板胡,所以曾经打过一点交道。平时里虽也交谈过几次,但他明显话不多。可以想见,在那样的政治气氛下,深入交往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似乎觉得,在平静、矜持的外表掩盖下,他的内心很可能是激烈奔放的,如果没有限制,他讲起话来可以是充满文采、滔滔不绝的。

    不久前,我的一位学长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我的博客,于是我们在就有了来往。她告诉我说徐老师就住在贵阳市,离开她家不远。我是个好奇的人,特别对于有不寻常的人生经历的人很有兴趣,何况他还是相识的旧人,怎能不见?所以我在返回上海之前,特地跑到贵阳去,要见一见30多年前的老朋友。

以下是我从网上搜得的关于徐先生的信息:

 

徐成淼简介

  (原创)贵州篇(十一)不寻常的徐老师 - 黄志涛 - huangrick2006的博客

 


 

  出生年月: 1939/3

  民 族: 汉族

徐成淼,原籍浙江,后移居上海。1955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1957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61年至贵州工作。现为贵州民族学院教授,学科带头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贵州省高校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优秀学报工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散文诗学会会长,中外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贵州省期刊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贵州省高校学报研究会理事长。《文学报》、《海峡两岸诗论新潮》等书报刊,曾著文进行评论、介绍;事迹被选入《中国诗歌大辞典》、《中国当代诗人大辞典》等50余种辞书;并被英国剑桥世界传记中心[IBC]、美国传记中心[ABI]等收录。

    读如此官样文章式的介绍,我有经验,其中问题往往不少,而漏掉的却偏偏是最要紧的东西。细心的人会马上看到,为什么55年进复旦,61年才到贵州工作呢?难道读大学要6年不成?他的确6年!不过其中2年是作为右派分子被发配到农村,变相劳改。那时,他刚满19岁,正上大二。风华正茂,才气勃发,前程似锦之时,忽然晴天霹雳降临,他竟然被划成右派,从此打入地狱,不得翻身(幸亏不是永世)。更离奇的,他受难仅仅因为一首普通的散文诗,阴差阳错,被人看中,发表在文艺月刊上。这本该是件好事,也许他就可籍此成名,也未可知。但这恰恰是祸根!两个月后,此诗遭到骇人听闻的批判,右派帽子,也就非他莫属了。

    大家一定好奇,到底是一首什么样的散文诗,竟有如此魔力?诗名劝告,转载如下:

你无限伤感地对我说:花刚开,又即刻谢了,——好景不长啊!让我对你说吧:没有花谢,哪能结籽呢?须知花开固然是好景,但收获却更是好景啊。

你那么惋惜地对我说:黄昏的景致是最美丽的,可惜立刻要代之以黑夜了!让我对你说吧:今天是黄昏虽然过去了,可是明天,不是有一个更美丽的早晨么?

亲爱的朋友,把你的眼睛看着前面吧!

                                     1957年)

    各位,看出什么问题了么?大概看不出吧?这说明你很正常。但是在那个年代,自有高人,目光独到195711月,徐杨、王冷在《文艺月报》上发表文章,点名批判这首散文诗,斥之为在死亡里悲哀地喊叫,污蔑党的百花齐放的方针要杀共产党人,要共产党下台,妄想资本主义复辟《劝告》虽是短短的一章散文诗,但它是有毒的毒草,我们必须铲除它。具有如此超级恶毒想象力的人,在那个年代,并不稀罕。不过,既然调子已经定下,他的厄运就此降临。我忽然想到,今日,不知当年那两位胡言乱语者是否出来道歉?或者依然风光无限,过着心安理得、养尊处优的日子?

    背负右派帽子20多年之后,徐老师终于得到了解放。并立刻迎来了他创作的高峰。被压抑了多少年的创作激情,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他终于功成名就。他实在是幸运的!想一想,有多少像他那样的精英人士因为遭受打击,早已逝去,或者被永久埋没,不留一丝痕迹?虽然俗话说是金子总会发光,但人毕竟不像金子那样,可以永恒存在的。有人说,反右运动将中国大部分知识精英差不多一网打尽了。幸好还有一些打而不死的,他们还焕发出第二次青春,真是值得庆贺!

徐老师今年74岁了,和当年相比,变化不大,只是稍微有点发福。他的腰杆依然挺得笔直,但不见他用手撑着了,大概不必了吧。显然,他的行动和思维都很敏捷,甚至电脑也是好手。既然是上海男人,一问下来,果然,他会烧菜,甚至会做裁缝,绝对是心灵手巧的人。他既是学者,也是好丈夫,好父亲。他的两个女儿都在广东,事业有成。于是冬天他们夫妇就去那里避寒;而夏天呢,当然就到爽爽的贵阳避暑了。看得出来,他对现在的生活是很满足的,夫人绝对是打理家务的好手,他们的日子过得快乐又逍遥。

他非常自豪地告诉我,他全家人都是光荣的共产党员!哦,我忽然感到震动。记得曾经读过关于非常著名的演讲家曲啸先生的一篇文章(有兴趣可以上网搜一下),他到美国演讲的经历令人震惊。他曾经遭受的苦难当然比徐老师要厉害得多,他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思想的风暴更比徐老师要狂暴得多。多么不寻常的徐老师啊!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