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ngrick2006的博客

黄志涛的博客,杂谈,教育,插队经历,美食。内容丰富,欢迎来访,发表意见,交个朋友

 
 
 

日志

 
 

(原创)第一次返乡记(2001.7)(六)  

2017-08-02 09:31:27|  分类: 插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返乡(2001.7)(六)

在预定“小五班”毕业二十周年聚会的前一天,我终于回到了日思夜想,曾度过四年艰苦,快乐而又辉煌时光的州师范所在地贵定。贵定只是个县城,和独山差不多,不像都匀那样繁华喧嚣,变化不算太大,正好可以和我的回忆接轨,因此似乎更加亲切一些。因为预先通了电话,大哥早就在车站等我了。一见面,令人惊喜,他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头发乌黑乌黑的,将近60岁的人走起路来像一阵风,上楼梯三级一跨不喘粗气,还一定要帮我提着行李,轻松上到五楼。他的三室一厅刚刚装修过,布置得有品味,宽敞又通风,我尽管可以独住一间(他的儿子们有自己的房子,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他们夫妻两人住)。虽是炎炎夏日,但贵州这个地方就是怪,因为是高原,太阳下晒着会冒汗,但只要走到阴凉处立刻汗水就干了,电风扇也很少使用,装空调的人家极少。这儿早晚凉,晚上可以盖被子,下雨就要穿外套,所以绝对是避暑的好地方。要出门可以坐机动三轮车或人力三轮车,每人仅一元,可到城里任何地方,即使出租车也只是三元而已,便宜得让人难以置信2001!大嫂会享受,去菜场也“打的”,来回只花两元,太潇洒啦!

可我却不想坐车,只想步行,让大哥陪我再走一走从火车站到师范的老路。一路上变化是很大的,记得原来要经过好多稻田,要走长长的田埂,现在都不见了。到处都是房子,还有相当漂亮的新房子,据说花三,四万元就可以买一套大哥家对门一家有意出售,他劝我买下来,年年来这里消夏,也是很好的投资,当然我并没有这个打算。心里想,谁会年年来?就是来了,我也要住家。还真别说,从2001年第一次返乡到去年2006,我除了一年,真的年年到贵州如果买了房子,利用率还挺高呢!

师范入口处有个大坡,原先的烂泥路依然,也没建造大门,心中奇怪后来才明白,原来师范在另一头建了新大门,相当气派。一进入师范,情况大变了,有新造的教师公寓,宽敞漂亮。要是我还在那里,自然也可以分一套的吧。想不到的是就在教师公寓对面,我发现我当学生时住过的老房子竟然还在,青色的大块煤屑砖墙,泥巴地依旧,门上了锁,显然没人住了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户往里张望,屋顶已经破了,我们当年睡过的双层床杂乱地堆在里面。据说学生即将入住新的学生公寓,五层楼的新房。想当年小小的一间房,得放六个双层床,住十二个学生,箱子堆在屋子中间,上面放满了脸盆,茶缸等杂物,还有老鼠横行。

记得有一次抓到一个大老鼠,好事者用细绳捆了它的尾巴吊起来,不料它竟然咬自己的尾巴根,差点咬断了。后来干脆捆住它的一只后脚待我们上完课回来,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绳上只有一只脚,老鼠不见了踪影不得不佩服,老鼠真是太顽强了,懂得丢卒保帅呢!师范的老房子是有些来历的,建得十分考究,古色古香的,屋顶有飞檐像是宫殿一般红漆的地板,宽畅的房间,大大的窗户,很有气,虽然有些旧,还是保留了下来。我留校当老师时住过的一排平房拆掉了,旁边是新造的图书馆。我上过课的教学楼还在,教室比较破旧了但学校利用假期正在修缮,估计新学期开学时就可以有新气象了。教学楼前往下通向食堂的青色石阶依旧。不禁望着这石阶出神恍惚间,好像又看见一帮小女孩敲打着碗,嘻嘻哈哈,叽叽喳喳跑上来,向我问好呢!猛然间,我意识到,现在他们应该是至少三十八,九岁以上的中年人了!

我的这批学生如今分布在黔南各县,也有少数到了贵阳,还有一些去了广东,福建,浙江,湖南等地。他们大多数是中,小学的英语教师,有好几个当了领导让我高兴的是有两人当了大学的英语教师,还有担任市教育局英语教研员的他们在当地都可算得上响当当的英语教学骨干,这使我感到非常自豪。想想当年的我,也许数学还算教得不错,可英语水平实在是有限得很。虽说我在初中,高中时英语成绩都很棒,但自从下乡后已有整整十年没看过英语了!突然转型,只好临时抱佛脚找来了许国璋编的“大学英语”,从第三册开始直到第六册天天啃。接下来学了俞大秵编的七八册,真难啊!自己啃,没人可问,问题很多,可还是干劲十足。接着搞来Essential English 一到四册,还有英语九百句,还有其它各种可以弄到的大学英语教材,以及许多英语名著的简写本,有中英对照,自己来回琢磨。另外就是偷偷听VOABBC的英语节目,每天晚上不搞到一点钟不睡觉如此强化训练,进步应该是很的。如果说开始一个月我在教学上感到紧张,甚至觉得有个别学生词汇量比我还大,但是到第二个月我开始觉得可以应付了,到第三个月终于有了充分的自信心。

所以我对他们坦白,当年的我其实算不上一个好教师,甚至连一个合格的教师也算不上,只好请他们原谅了。不过在那个年代,想要找到比我更好的英语教师恐怕也难,或者说根本不可能。记得有人要考研究生,也请我辅导英语我甚至敢接受邀请,到部队医院给医生们上上海二医谢大任编的“医用英语”课程现在想来,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胆大妄为!不过我的学生们倒是对我很宽容,他们都称赞我课上得好,使他们受益匪浅等等,让我深感惭愧。另外,我毕竟是上海人,在贵州这个地方来说,上海来的老师英语好,这是人人皆知的,大家都认可,没什么好怀疑的。这“迷信”让我沾了光,而且是沾了大光的。不过,话得说回来,等到1980我调离时,我的英语已有了长足的进步。结果一到新单位就到电视大学辅导英语,并可同时教高中数学英语课程

和学生的聚会,特别是经过了这么多年,当然是一件激动万分的事。但让我最觉得难堪的,是有人总是让我猜谁是谁,所幸我记性还好,大多数能答上来至于少数那些平时少言寡语不事张扬的,我实在猜不出,只好哈哈一笑了之。

我见到了钱老师他先是我的老师,教我“教育学”后是我的同事,一起教英语。他八十多岁了,满头银发,步履轻健,思路敏捷,谈吐风趣幽默,有学者风度他和“小五班”的学生最有感情,特地从贵阳赶来了(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西南联大的毕业生呢!)。班主任徐老师,现在在贵师附中任教语文和音乐,特别有艺术家的派头,也从贵阳赶来了。最奇的是原师范教导主任林老师,他有电脑般惊人的记忆力,竟然在20年后记得所有“小五班”学生的名字!最最让我想不到的是,有人告诉我,我当学生时的班主任,居然升迁到都匀市里当上了教育局长!记得那时我们的关系紧张,他认为我自以为本事大,不尊重他,看不起他(老实说,我心里的确有此想法。但并未有意给他难堪,也许他比较敏感吧。)。他教我们政治课,居然考试给我打了59分别人得低分没什么了不起,但是对于我这个学霸来说,实在不正常。于是校长找我谈话,我正在生气,脱口而出:你敢把我的试卷和得了95分的某位女同学试卷比一比吗?一比一切就真相大白啦?我一说领导明白了。但实在不好办呀?结果只好不了了之。就是那样的人,偏偏可以做官。就会向上爬,爬得比谁都快,实在令人可笑,也有些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